当前位置:首页 > 算卦大师 >谈谈学习命理的思维方式

谈谈学习命理的思维方式

2021-09-20 13:57:53四柱八字基础论坛

杨振宁博士有句话说得很好:“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在于思维方式的不同”。是啊,听同一个老师讲课,为什么有的学生一听就懂且能举一反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有的学生则总是听不懂学不会,活到老学到老尚且达不到老师的水平呢?除了记忆力差、学习不用功等因素外,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恐怕就是思维方式不对路了。

在学习命理上,笔者通过与很多人交流,就发现其中有不少人在思考命理的角度和方法上,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具体表现主要有如下八大方面:

 

一、思想观点偏激,缺乏理性思维。

 

如何看待算命,一般人都处于两种极端:要么不信,要么迷信。凡是没有认真研究过命理的人,特别是那些受到过所谓“唯物主义”洗脑的人,一般都是不信算命的,即便是被算命先生算准了许多事情,他们也认为那都是“猜”到的或“碰”到的。他们拒绝接受能凭生辰八字推断人生命运的事实,因为用他们所学的“唯物主义”无论如何也无法解释。他们的思想像可怜的囚徒一样被唯物主义的紧箍咒牢牢地控制住了。他们不敢想象,除了唯物主义之外,这世上也许还有更深层次、更全面、更正确的认知事物的方法。

而另一些人呢,起初也不信算命,初生牛犊不怕虎嘛,等到打拼数年后仍然觉得有志难伸时,才会觉得冥冥之中有一股什么力量控制着他,倘若再遇到几位算命高手算过之后,便相信了命运的存在,甚至还踏上了学习、研究命理的道路。然而就在这些人之中,有的很快便走到了另一个极端,他们相信算命高手能将人生一切大小事情都可以算得毫厘不爽,百算百灵。甚至还相信能用八字算出你某天某时在干什么具体事情的神话。

其实,这是对事物缺乏理性思考的一种表现。试想啊,神卜管辂尚且坦言自己有算不准的时候,诸葛亮也没算出马谡会失街亭。任何学问或技术都有其使用条件和应用极限,而且还必须随着时代和环境的变异而作出相应的调整,命学也绝不例外。这世上只有准确率很高的算命先生,而没有无所不算、算无不准的算命先生,一如没有从不失手的气象预报员。

我们必须面对这样的事实,即:八字岁运完全相同的人,其实际人生遭遇却并不完全相同。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滴水,哪里会有命运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呢?八字算命是按近52万种命式计算的,而世界人口却有近70亿,将70亿人分成52万种八字类型进行计算,那么,平均每一个八字背后就有1万多人。我们只能算出这1万余人的主要共同点,而算不出他们之间各式各样的差异点。这就是说,算命不能算尽人生一切,这世上也不存在百算百灵的算命先生。换句话说,即便人生一切皆是天定,也没有任何算命术能将其算尽无遗。何况老天爷也不可能将每个人一生的所有大小事情都规定得十分详尽,甚至画出命运日程表,因为那样浩繁而复杂的工程任谁也无法完成。老天爷只能以人命类型规划人生,给人生制定一个基本框架,粗线条地勾勒人生轨迹,画龙点睛式地描绘人生重大事件。纪晓岚在其《阅微草堂笔记》中说:“按推算干支,或奇验,或全不验,或半验半不验;余尝以闻见最确者,反复深思,八字贵贱贫富,特大概如是,其间乘除盈缩,略有异同。”为什么算命有的“奇验”,有的“全不验”,有的“半验半不验”呢?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算命是以八字类型推算的,同样八字的人会有一些无法推算的差异点。此外,还有命师技术高低、八字时辰弄错、出身家世不同、祖坟风水各异、国家命运干扰等因素,也会影响到八字预测的准确率。

总之,有海量的实例可以证明,我国先贤发明的八字预测法确实能预测人生命运,技术高超的命师大概能达到80%左右的准确率,对某些重大事件的预测常常还能收到“奇验”的惊人效果,准确率至少可以和当今的天气预报相媲美,其长远性预测的准确率则更是天气预报所无法企及的。虽然八字预测跟天气预报一样,永远也达不到百分之百的准确率,但远远要高于国家的地震预测、经济危机预测、股市行情预测、城市犯罪率预测等其它预测方法,因而具有很大的实用和研究价值。我们不能呼风唤雨,不能人定胜天,但我们能较为准确地预测风雨,并在小范围内还能躲避风雨,虽然在地震和海啸来临时我们还是显得那样脆弱无力,束手无策。

 

二、不分真假优劣,好坏一锅煮。

 

有些人认为:在命理各派之中,既然任何一派都不能达到百分之百的准确率,那各派就应该平起平坐,不分轩轾,不必争长论短,评是论非。因此,他们对各种算命方法都照单全收,比如香港名师钟义明的命书中就充斥着各种算命方法,连西方的星座都有,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用什么方法算命的。一般命师则将各种乱七八糟的四柱算命法,分别名之为“传统派”、“新派”、“平衡派”、“格局派”、“盲派”等等,认为它们都有道理,各有所长,各有所短,主张将它们结合起来,综合运用。

这些人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各种算命方法都是由人创造的,而只要是人创造的东西,便有真有假,有优有劣,有长有短,有是有非。各种金首饰的含金量也都没有100%,难道我们就不用辨别金首饰的真假优劣了吗?易学市场跟其它商品市场一样,到处都充斥着假冒伪劣产品,稍有不慎,我们就会跟许多喜欢玩收藏的文人一样,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最后才发现用天价买回的战国陶器,竟然就是民国时期仿造的一个破罐儿。因此,我们要像精明的商人一样,去仔细考究每一件商品的真假优劣,同时还需要有人出面不断打假,这样我们才不会被各种花言巧语的广告词所迷惑,上当受骗。

       正因为易学市场有不少假命师、假命理、假广告,所以古代明师都不忘辟谬,《渊海子平·论详解定真》曰:“世有不肖之说,未遇名师,道听途说,错论古道,迷误后人,焉能中理!”《神峰通考》则将五星、神煞和奇格异局等均大加批驳。《子平真诠》云:“八字本有定理,理之不明,遂生导端,妄言妄听,牢不可破。如论干支,则不知阴阳之理,而以俗书体象歌诀为确论;论格局,则不知专寻月令,而以拘泥外格为活变;论生克,则不察喜忌,而以伤旺扶弱为定法;论行运,则不问同中有导,而以干支相类为一例……人苟中无定见,察理不精,睹此谬论,岂能无惑?”作者将取格不求月令和以伤旺扶弱(平衡论)为定法的论命之法,一概斥之为“异端”与“谬论”。

实际上,各种算命方法是不能融会贯通兼而用的,尤其是真假方法之间更不能相互通融,因为真理是具有排他性的。传统派说“用神”是月令用来成格之物,而新派和平衡派却说“用神”是用来平衡五行、扶抑日元之物;传统派说财官印食要保护,官不可伤,印不可坏,而新派和平衡派却说凡是破坏八字五行平衡的都是忌神,不管什么正官正印;传统派说当杀伤枭刃为用神时要有克制,而新派和平衡派却说只要是“用神”就都不能克制;还有某些所谓“盲派”说看命不用取用神,而新派和平衡派却说看命的关键就是看“用神”,取不准“用神”就算不准命!如果我们不把算命当儿戏,而是当做一门高深学问或技术来看,那么,只要我们稍具逻辑常识,就无论如何也不能将这些自相矛盾的东西融会贯通起来。当然,他们这样做是有好处的,那就是在遇到命理难题时可以自圆其说的应付人家,特别是应付自己的学生。无论什么命理难题,为了能从理论上给一个说法,他们会在用传统派不行时就用新派,新派不行时就用平衡派,平衡派还是不行时就用格局派或其它什么派,或者将各派理法一起上,来个漫天撒网,十面埋伏,让你无处可逃。不管哪种方法,只要能套着都算他对。

 

三:迷信名师名著,缺乏怀疑精神。

 

不少学习命理的人,不肯埋头钻研子平经典,不多实践,没有形成自己的定见,便盲从名师名著,人云亦云,哪边吆喝声大就往哪边站。很多名师便利用这种心态,拼命给自己披红挂彩,打扮成“中国著名命学大师”、“世界华人命学专家”,甚至“易学泰斗”、“易圣”等等,还有的更说自己得到了什么江湖异人、寺庙高僧的秘传绝学,甚至说“书上的东西不能信,真东西都是师父口传心授的”。但是我们想想:历史上许多祖师宗师级的人物如周文王、诸葛亮、管辂、杨筠松、张子微、蔡牧堂、骆用卿、高其倬等,他们的师父都是谁谁谁呢?李虚中的师父是谁?徐子平的师父又是谁?古来自学成才的人多如牛毛,很多名师也是虚有其名。俗话说得好:“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师父所能教的也只能是一些基本规则以及他自己的一些实践经验而已,须知“大匠能诲人以规矩而不能诲人以巧”也。书上写的东西不正是一些基本的规矩性的东西吗?最高深的东西也都是从这些基本的知识里面升华出来的。为什么我们不能相信书上的东西呢?假如书上的东西全是假的,哪为何命学宗师们都要费尽心力著书立说,藏诸名山而传诸后世呢?难道他们是为了留个万世骂名吗?诚然,有师父带,容易入门,少走弯路,但是如果师父错了,你也会跟着错的。名师未必就是明师,即便是明师,也只是身怀一技之长的大凡人一个,还不是无所不知的神仙。

迷信名师之人,一般也会迷信名著。他们把《滴天髓》吹捧成“命理圣经”,说它如日月经天,千古不废,有谁说半个不字,就往谁头上拍砖;把《穷通宝鉴》吹捧成“子平之模范”,赞誉它字字珠玑,妙不可言,你要不捧场,他就骂你无知。你要较真,拿一些实际命例来论证《滴天髓》《穷通宝鉴》的错谬,他们就会群起而攻之,骂你考你,甚至编造一些故事诋毁你,因为你挡了他们的财路,看低了他们的智商!

这些人不知道,这世上压根儿就没有哪本名著字字闪金光,句句是真理。即便是子平真传的《渊海子平》《子平真诠》等书,其中也不乏舛错谬误之处。至于任铁樵注释的《滴天髓》,徐乐吾注释的《穷通宝鉴》,则在许多基础知识上都已严重误解了子平本义,又哪里算得上是什么“命理圣经”、“子平模范”呢!名人感冒时传播有害病菌更广泛,名著在宣扬错误观点时为害更严重。希特勒的名著把德国变成了一片焦土,列宁的名著把苏联变成了人间炼狱。

须知,真理常常是被少数人发现的。一百年前,全世界只有哥白尼一人说地球是围绕着太阳旋转的。五十多年前,数千名“全国人大代表”中只有陈少敏一人不举手通过打到刘少奇的会议决定。四十多年前的唐山大地震,也只有少数几个人能够提前预见到。三十几年前,全中国九亿人中只有一个小学生发现大家使用了多年的两分硬币上的“贰”字是错的。

所以,研究命理不能迷信名师名著,我们要有一种认理不认人的怀疑精神。不管是谁说的,都要合符逻辑常识,并经得起大量的实践检验。只有具备很大普适性的理论和技法,才是可以采信的。否则,命算得再准再神,也是瞎碰瞎猜得来的。就像民国时期的著名命师林庚白,虽然世人把他视为神算,但他自己却老老实实承认:“这本是偶然的,但中国人为侥幸心所支配,更因历来的封建政治,都以命数为愚民之具,同时在家族制度的社会,也有很多利用着命数之处所以‘玄之又玄’的命数,不期然而然的,普遍了整个中国的人们潜在的意识中,我就不得不倒霉,而被认作‘预言家’,虽则我并不以此为职业。”实际上,林庚白只是灵感很强,有好多次说准了人家的事情,但大家却认为他的算命方法很好、技术水平很高。所幸林庚白说了大实话,没有自吹是易坛泰斗,大肆招生办班,否则就会有很多人盲从这样的名师而误入歧途。

 

四:喜走旁门左道,不走通天大道。

 

有些命理学者对世人皆知随处可买的《渊海子平》《三命通会》《子平真诠》《神峰通考》等子平经典不感兴趣,放着通天大道不走,只想寻一条捷径,找几个秘诀,来个剑走偏锋,出奇制胜,在一夜之间掌握子平。于是,他们一门心思去找什么“九天玄女”、“王母娘娘”、“江湖奇人”、“民间异人”的所谓“不传之密”,诸如什么《马倒禄斜断生死秘法》《追魂铲度定吉凶》《命诀十八口》《巾箱秘术》《串宫压运断流年法》等奇招怪式,整天神神叨叨,诡诡秘秘,说秘诀都不在书上,真东西都是他们师徒口口相传的。谁要他把真东西拿出来晒晒,哪怕是肯花大价钱,他也还是遮遮掩掩,欲说还休,紧捂着葫芦吊胃口。等到哪天倾倒葫芦一看,不过是些骗骗贫下中农的江湖“大力丸”。

更有一些所谓的“大师”,在并未真正弄懂传统命理的前提下,对传统命理断章取义,胡批乱改,说什么传统命理已经过时,我们不能抱残守缺,要大胆创新,勇于改革。于是,什么“大运不分男女”、“冬至换年柱”、“干支互不相克”、“未戌燥土不生金”、“身旺财为子,身衰印作儿”、“看八字无须断旺衰,取用神,论格局”等奇谈怪论纷纷出笼,这个要给子平穿衣戴帽,那个要对子平换头截肢,似乎流传了上千年的子平术早已成一堆破烂,只有他们的所创的“新法”才能让子平起死回生。然而,只要我们认真研究子平,就会发现这些人连子平的许多基本概念尚且没有整明白,哪有什么能力创出“新法”呀!他们才刚刚爬上子平的脚背,便自以为已经站在了子平这位巨人的肩膀上!

孰知大道至简至易,最高深的东西就是最简单的东西,最厉害的武功并无奇招怪式,真正的“秘诀”就在很普通的基础知识里面。子平术是我国算命术的首席代表,也是江湖上最大的名门正派。上千年来,经千百万命师的大量实践检验,早已证明它确实是一宗理论完备、技法精妙、应验率很高的实用预测学,虽然里面也难免有许多瑕疵,但基本大法是没错的。学习子平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没有哪本书能使我们一看就全会,更没有任何秘诀使我们百用百灵。好的子平书籍只能教给你一套正确方法,但成功=正确方法+时间+汗水+灵感。没有正确方法,努力学习一辈子也是白搭。但光有正确方法也不行。学习命理就跟学下象棋一样,基本法则是人人都能学会的,多下棋多研究就一定能不断提高技术水平,时间愈长,流的汗水愈多,则成就愈大。但要想成为国手,就还需要较强的灵感或是这方面的天才。从命理角度说,该吃哪碗饭都是有命的,如果命中带有这方面的信息,运气又不错,那就不难成为真正的命学大师。当然,如果运气不错,灵感又强,即使是略得子平皮毛也能像林庚白一样成为名盛一时的命学大师。

 

五:只重自我经验,不重理论研究。

 

有些人被命理界一片是是非非的争论闹昏了头,找不着北,干脆就以“白猫黑猫论”的思维方式说:“公理婆理,谁算得准谁就有理”。于是便拿一两个命例逢“师”就考,算准了就是神仙,没算准的全是骗子。假设他遇着林庚白一类灵感很强的大师,很可能就会被算个奇准,从而他们就会认定全天下只有林庚白的方法是正确的。他们自己在学习命理的过程中也是如此,今天给人家算准了,就说命理可信,这法子灵光;明天给人家算错了,便说命理不可信,都是瞎碰的。许多年来就这样反反复复,最终对命理还是半信半疑,学习无法长进。

这些人的思维错误在于只重视自我经验,不认真思考和研究这些理论,看看其议论是否精当,思路是否明晰,逻辑是否通顺,技法是否有章可循,是否经得起大量的实际命例的检验。要知道,拿一道算术题去考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学生,有的能答对,有的会答错,有的会半对半错。倘若你五次看见白猫抓住了老鼠,但你也不能就此断定白猫才是好猫,也许更多的老鼠都是黑猫抓的呢。

因此,我们对各种命理的评价都不能那样简单直接,那样以某几人某几次的成败论定真假高低,也不能以少数几个命例所出现的状况就妄下定论,甚或归纳为普遍性的论命断语。我们一定要看其所断技法是否有根有据,合理合法合逻辑,并禁得起大量的实例论证,如此方能走上命理探索的阳关大道。

 

六:只求顺证,不求反证。

 

很多命理学者最常犯的思维错误就是对命理断语只求顺证,不求反证。比如说“伤官见官,祸患百端”,命师们就找几个伤官见官确实有了灾祸的命例来证明,而不找伤官见官反而发财升官的命例来探求其中的原因,致使一般命理学者使用起断语来,感觉时灵时不灵,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还有一些注重以象论命的所谓“盲派”命师,他们离开格局喜忌而论象,其方法就禁不起反证。比如某男命:乙巳 戊子 癸卯 庚申。盲派命师解释说:“卯申合,特指银行。庚主收之象,卯是财源,申收卯放,卯为食神为财的原神,申金为印。甲申运是升迁大运,现在是地市银行行长。”但是,另一男命同此八字,父亲为省委书记,命主一直在电视台工作,现任某市广电局局长。他就没从事过银行工作,可见卯申合特指银行的象,不能广泛运用。又有某男命:壬子 癸丑 辛酉 乙未。盲派命师解释说:“食伤透干,癸水坐丑土,丑酉合,故是骗子。辰运丑不能冲未,29岁庚辰年因诈骗巨资,判死缓。原局只有一个阳,阴制阳,酉丑组合为黑道……”然而,另有某男命:壬辰 癸丑 辛酉 庚寅。一样的食伤透干,癸水坐丑土,丑酉合,但命主既非骗子,也非黑道人物,而是当兵出身的正团级官员。可见,所谓“酉丑合为黑道组合”的象,没有普适性。再看某男命:壬子 癸卯癸卯 壬子。盲派命师解释说:“拉面馆老伴,食神卯木为面,壬子为手,一辈子拉面。子卯破,目前没有孩子。”可是,另有某男命:壬子 癸卯 癸卯 辛酉。一样的年柱为壬子,月日柱为癸卯,但命主先任某市银行副行长,后辞职任某大企业副总,生有一女。其一生从未干过拉面的活,可见所谓“壬子为手,食神卯木为面”的象,完全是不合子平命理的随意想象。

另如一种仅以日柱断命的方法,面对一个庚申日柱的男命,某命师就直断1:此人婚前损过孩,是个儿子,而且损的这个儿子,不是他现在老婆生的,是以前那个女朋友的;2:没结婚老婆就怀了孕,是先有孩,后结婚;3:不孝父母,和父亲处不来;4:得不了家财;5:老婆不爱干活,身体不好等等。并解释说这些都是从十二长生宫看出来的,如庚金的妻子是乙木,乙木在申为胎地,就是胎和妻一道有之象。庚金的儿子是丙火,而丙火长生在寅,庚申一冲,就把丙火长生的寅木踹掉了,所以先损儿子。申金所冲的寅木是偏财,因之孩子是以前那个女友的,不是后来妻子的。而财星在申为绝地,故妻子多病,不爱干活。申又与代表父亲的寅木相冲,所以还与父亲处不来等。总之,不看格局不看岁运,仅凭庚申日这一柱,该命师就推断出了命主十几条,而且据说还条条准确无误!于是,不少人就相信这种推断方法最厉害、最灵光、最简单。其实,只要我们多找几个这种庚申日柱的男命看看,就会发现这位命师的推断只是瞎碰对了,禁不起反证。比如清代吏部侍郎何端命:丙午 辛卯庚申 甲申。也是庚申日,他15岁辛酉年与徐氏结婚,18岁生长子,之后陆续又生三子。其妻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后来受封为二品夫人,并没有上述命造所论诸条情况。此外,还有明朝阁老吕本命:甲子 辛未 庚申 壬午;太子太师周应秋命:戊午 庚申 庚申 庚辰;湖广按察使黄希宪命:丁丑 己酉 庚申 辛巳;太常寺卿袁昶命:丙午丁酉 庚申 乙酉,等等,考其历史均无某命师所断之数条。

 

七:只重平衡,忽略不平衡。

 

中国古代先贤根据《易经》原理,首先发明了伏羲的先天八卦,乾上坤下,坎离对峙,山泽通气,雷风相薄。这是上下左右阴阳对峙而平衡的八卦,用以表达事物的平衡静态。但天地万物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发展,要以八卦模拟万事万物,就必须是动态的,而不是静态的。所以,古人又发明了文王的后天八卦,震东兑西,离南坎北,巽东南,艮东北,乾西北,坤西南。这表达了《易经》中“帝出乎震,齐乎巽,相见乎离,致役乎坤,说言乎兑,战乎乾,劳乎坎,成言乎艮”的四季阴阳变化的义象。

物不平则鸣,水不平则流。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任何事物只有失衡才会变化发展,平衡就会静止不变,不变则会歇灭生机。因此,事物贵在运动,贵在变化。变则通,通则顺。《易经》的“易”就是变化的意思,《易经》就是研究事物运动变化规律的书。咱们看八卦,既有纯阳的乾卦,也有纯阴的坤卦,这就是事物极度失衡的卦象。而这两卦却是《易经》的主卦,其余诸卦都是由这两卦演变出来的。显见,《易经》并不是很看重阴阳平衡嘛。

然而,自清以来,众多命理学者都纷纷滑进了所谓“平衡用神”论命法的泥潭,一味强调八字五行要平衡,并以平衡八字五行的字作为所谓攸关人命吉凶成败的“用神”。他们不知道平衡与不平衡是阴阳关系,就如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有多大的平衡同时就有多大的不平衡,二者互为表里内外、互为其根、互相转化。平衡是静态的,不平衡是动态的,只有不平衡才能引起事物的运动和变化。八字五行本来就是不平衡的,随着岁运的介入,可以说没有一天是绝对平衡的。如果我们只追求平衡,那么我们就不会知道失衡的好处,变化的好处。《五言独步》开篇即云:“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这“病”与“伤”就是不平衡,而八字五行正是因为有了这种不平衡才显“贵”才显“奇”。命书里又说“众杀猖狂,一仁可化”,这“一仁”对“众杀”是平衡的吗?大家平常说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以弱胜强、以小搏大”、“四两拨千斤”等语,讲的不也是一种不平衡状态吗?须知正是这种不平衡方能显出英雄本色啊。如果八字杀印平衡,或食杀平衡,或身财平衡,或印食平衡等,就一定会是无所作为之人,因为没有压力嘛。官杀是功名压力,财星是经济压力,食伤是技艺压力,比劫是竞争压力,压力不大则不会努力拼搏,成就必然微小。古人为什么说“印多印旺,彭祖困获长年”呢?因为印为庇护,为福气,其心性为良善、懒散,月令印星无伤,定生富贵之家,这时八字若财杀食伤轻微,则必然缺乏种种压力,人便会恬淡平静,清闲无为,寿若彭祖。只有那些杀重印轻,或杀重食轻,或财旺印轻,或印多食轻的严重失衡的八字,只要岁运不悖,就一定是努力拼搏之人,其成功的几率也相应增大。当然,前提是病要有治,无治就是绝症,自然更不行。但是,治也不求治到平衡,只要能有力牵制为最佳。比如八字杀重,只要在有制化的情况下,杀愈重则格局愈高,成就愈大。其余伤官与印、财与印、财与比劫等,莫不如此。老百姓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近于此理。

 

八、先入为主,固守成见。

 

古代有个和尚问他师父:“为什么我学习佛法多年没有什么效果呢?”师父先不回答,拿起水壶往一个盛满了水的杯子里添水,一添,杯中的水就立即溢了出来。师父这才回答说:“你的心中就像这盛满水的杯子,我给你教的东西就是这要添加的水,你还能接受我教的东西吗?”

这个故事说明,人们的思维习惯是先入为主,一但形成定见,就不会轻易改变,还会拒绝新的观点,尤其是拒绝否定自己的观点,因为死不认错是人性的最大弱点之一。学习命理也是如此。有些学者由于一开始不懂命理真假,跟错了老师,读错了书,苦学命理多年尚且是一知半解。但他们先入为主,固守成见,坚持一条道走到黑,即便是用大量的实际命例证实其方法的错误,他们也不会幡然醒悟,而是用各种歪理进行辩解。当他们接触到命理新书时,首先就是带着批判性的眼光去阅读,一字一句的挑刺儿,甚至是边看边骂,常常是书没看几页就扔掉了。显然,用这种先入为主的思维方式是无法学到新东西的。

正确的学习方法应该是,先要像新手一样,没有任何成见,所谓“虚心”就是空心,消除成见之谓也。然后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阅读全书,把书中的内容要完全看明白,并基本掌握其方法,然后再用随机选取的大量命例去验证。如果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命例都能通过验证证,说明这个新思路、新方法就是可以采信的。不管这个新思路、新方法和自己以前所学的东西如何格格不入,我们都应该学习它,研究它,并反思自己从前所学的东西。要宽容对待其瑕疵和不足,因为天下没有十分完美的事物。如果只有百分之六七十的命例可以通过验证,说明其思路和方法一定有可取之处,只是还待进一步研究和完善。如果只有百分之五十以下的命例可以通过验证,那么就属巧合,没有普适性,应当予以放弃。不要希望百分之百的命例都能通过验证,因为还有八字不确、国运不同、祖坟风水等多种因素影响命运。

 

 

综上述,要想学好命理,一要找到正确的方法;二要有正确的思维方式;三要收集大量的命例;四要刻苦钻研,勤学好问;五要大量实践,反复论证。如此坚持数年,必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