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算卦解签价格联盟

资治通鉴|五十一、垓下 · 三分天下

长江商业评论2018-12-05 13:20:43

战略包围圈就差一个齐国了,大将军韩信已经准备好了。


但偏偏这时候又出岔子了,首席说客郦食其跳出来对刘邦说:收伏齐国不宜用武力。


郦食其:说降齐国!


刘邦问,为什么不宜对齐动武?


郦食其使出说客的能力,侃侃而谈。一是人才,现在齐国田氏宗族势力强大,能人辈出,不好对付;二是地形,齐国东边是东海,其他三面有黄河、济水、泰山这样的天然屏障,同时南方又紧邻楚国,易守难攻;三是齐国百姓特别狡诈善变,出兵占领后也很难收伏人心。由于这三个因素,若想通过武力来征服齐国,难度很大、代价很高。


所以,不如让我作为您的使者,奉您的诏命去游说齐王,让他不战而降,归顺汉王。


刘邦同意了。


于是,郦食其就去见了齐王,说了一通大道理后,成功的说服了齐王,实现齐汉媾和。同时,齐国也放松了对汉军的守备,天天跟郦食其纵酒为乐。


好了,不费一兵一卒,齐国拿下了!


真的拿下了吗?


盆友,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那就太天真了。


齐国在当时是个相对独立的第三方、“摇摆国”,争夺天下没他什么事,但保障基本的国防安全却还是可以的。所以,对于楚汉两雄争霸,齐国最理性的态度就是两不相帮,作壁上观、拾渔翁利。


那么,这种情况下,凭借郦食其的一张嘴,能够说服齐国加入汉军阵营么?


外交手段之所以能起到成效,核心还在利益。优秀说客的厉害之处在于,他能让谈判对手发现之前没有看到的潜在利益。但如果全然没有利益,纯靠忽悠,一般是没有机会的——当然,也确有例外,比如张仪忽悠楚怀王那次。


郦食其这次去能改变齐国的利益构成么?不能。


他能让齐王发现之前没有看清的潜在利益么?也不能。


那现任齐王田广是楚怀王那样天真的人么?不是。


所以,凭借说客郦食其的一张嘴,充其量只能得到齐国的“精神支持”,要齐王出兵出力,是不可能的。


不过,确保一个第三方总好过多一个敌人,看上去倒也没什么损失。


获利最大的恰恰是外交官郦食其,原来自己是单挂汉军一条线,现在是汉、齐两国左右逢源了。若是汉军胜了,他兵不血刃拿下齐国自然是大功一件;若是汉军败了,他之后也有地方可以去避难了。


蒯彻:三分天下!


郦食其忽悠齐王那会儿,韩信正带着军队走在通往齐国的路上,惊悉郦食其已经说服齐王归附汉军了,便有点犹豫,一度想停止进军。作为一位将领,韩信自己是不想停下前进的脚步的;但他却更忌惮因进攻“自己人”而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这个关键时刻,一位谋士的出现帮他下了决心。这个人叫蒯彻,历史上的名气不是特别大,但请大家务必记住这个名字,因为这是一个跟张良、孔明同一级别的谋士。


之前武臣奉陈胜之命徇行赵地的时候,就曾用蒯彻的建议,优待前秦官吏,因而在没费多大力气的情况下,就从前秦手里招降了赵国几十座城池,传为一时佳话。后来韩信夺取了赵地,蒯彻也自然成为韩信军中的一位重要幕僚。


能力强的人往往野心也大。蒯彻是不甘于平庸的人,他的目标是成为帝王的谋臣——做国师;而在他眼里,韩信是有机会成为帝王的。


他劝韩信不要停下进军的脚步,继续攻打齐国。


他的理由是,进攻齐国是汉王的命令,且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诏令让我们停止;而郦食其自己说是奉了密诏,却无人确切知晓。这种情况下,我们为什么要停止进军呢?


韩信有点困惑,郦食其已经说服齐国归附了,而且他也确是我方人,我现在再用兵,岂不是打自己人?


那时候的韩信还比较单纯,对刘邦忠心耿耿,并无多大的个人野心。


但蒯彻看得透彻,他视齐地为韩信称霸的资本,拥有了齐地的韩信,将有能力跟项羽、刘邦三分天下!


可眼下形势微妙,这番道理并不宜对韩信说得太直白;但另一方面,对齐用兵之机稍纵即逝。于是,蒯彻用了激将法。


郦食其一个人抖抖嘴皮子,就说下了齐国七十多座城;而将军你带了几万人哼哧哼哧打了一年多,才打下赵国五十几座城。将军出生入死取得的功勋反而不如一个老竖儒吗!


韩信那时年轻,一听这话,血气上涌,立刻带兵渡河进攻齐国。


而由于此时齐国面对汉军处于基本不设防的状态,韩信没花多大的力气就杀到了齐国都城临淄的城墙下。


齐王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被忽悠了,立刻跟郦食其翻了脸,将他烹杀——放在锅里活活煮死。随后逃去了高密,并派使者向项羽求援。


刘邦:说降齐国?


看到这里,有的小伙伴可能会有疑问了。


后台君,既然连你都知道靠嘴皮子说下来的齐国价值不大,那英明神武的刘邦怎么会看不出来?


刘邦看出来了。作为一位深谙人性的领导者,刘邦当然知道,武力征服比嘴皮子上的臣服要可靠得多。所谓的同盟国都是看利益和实力的,之前第一次反楚联盟的倒灶,给刘邦留下了一个极其深刻的教训。


如果摇摆的齐国不发兵包夹项羽,或者发了兵也不出力,那汉军战略包围的效果就无法真正实现。直接结果就是楚汉战争无法在短期内结束,乱世会继续延续下去。这个代价是很大的。


既然如此,刘邦为什么还同意让郦食其试一试?


答案恰恰是,为了方便韩信的进军。


如果郦食其能让齐国相信,齐、汉两军是同盟关系,那必然会降低汉军的进攻难度,从而帮助韩信实现在短时间内占领齐国的目标,并真正实现包围项羽的战略意图,一战定天下。


因此,最后的结果就是,刘邦一方面让郦食其出使齐国做说客,另一方面却没有向韩信下令停止进军。


所以,郦食其的悲惨下场,并非韩信、蒯彻的冲动和野心导致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刘邦自己的安排。


据说,刘邦在后来论功行赏分封诸侯的时候,非常思念郦食其。那时的他,应该是在忏悔自己为了能夺取天下而做了导致郦食其最终惨死的行为的吧!


但对于为了逃命不惜丢儿弃女的刘邦来说,为赢得天下而损失一个说客,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


对决:一流将领vs超一流将领


项羽知道齐国对整体战略的重要性,因此在收到齐国求援的消息后,顾不上之前跟田氏结下的种种梁子,答应了出兵救援的要求,并立刻指派手下大将龙且率领大军二十万前去“救援”齐国。


名为救援的楚军,其实也是想乘火打劫,趁乱拿下齐国这块最后的战略宝地。


之前韩信的对手,魏豹、陈馀、田广之辈,都只能算是二流将领,而这次的楚军大将龙且,跟随项羽南征北战多年,可谓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几位一流将领之一。此时的项羽也是拼了!


龙且带兵来进攻韩信的路上,有人劝他,建议他不要急于进兵,而是做好防守,打持久战,拖垮远道而来的汉军。


——这个计策和之前李左车向陈馀提的建议如出一辙。


但是,这个方法,陈馀可以用,龙且却不能用。


首先,汉军是异地作战,楚军同样也是异地作战,这一点并不占便宜。在拖垮汉军的同时,楚军自己也会面临同样问题,届时占了最大便宜的将是齐王田广。在军事上,龙且拖不起。


其次,拖延战或许可以帮助龙且获得一场战役的胜利,却会对楚汉战争的全局产生消极影响。彼时的楚军已经是顾头不顾尾了,龙且带了楚国二十万大军来齐国,不打仗、干耗着,对楚国的后勤补给、军队士气都会造成很大压力。而项羽也迫切需要龙且在齐地迅速打一场大胜仗,来扭转对自己不利的局面。在政治上,龙且更拖不起。


况且,韩信曾经在龙且手下做过事,龙且自认为对韩信十分了解,对战胜他充满信心。对阵一个吃软饭、钻裤裆的敌方将领,作为当世一流将领的龙且如果还不敢于主动亮剑,岂不是要受天下人的耻笑?


于是,齐楚联军一路进发,在潍水河边摆下阵地,与韩信的汉军隔河相望。


这样的布阵,充分说明龙且具有极高的军事素养。隔河对峙,表明他毫不示弱、毫不退让的态度,士气上不输人;同时,两军阵地中的这条河,也为他提供了战术上的优势。兵法有云:击之半渡。在渡河过程中的军队往往是最脆弱的,颇有点“落水狗”的意思。汉军远道而来,耗不起,必定会率先进攻,到那个时候,龙且军只需“痛打落水狗”就可以了!


善于利用天时地利的龙且是一流将领;但韩信,则是超一流将领。


一流和超一流的区别在于:


一流将领能够利用天时地利,而超一流将领却能够改变天时地利。


深谙兵法的韩信也知道“击之半渡”的道理,但他的汉军又确实需要速战,于是他就想了一个天才的办法:改变水流。


他在对阵龙且的前一天晚上命令士兵连夜赶做了一万多口沙袋,用这些沙袋阻断了潍水的上流,使得士兵在不需要淌水过河的情况下即可冲锋到对方阵地。


次日一早,韩信率领一半的兵力向楚军发动攻击。跟打陈馀一样,进攻打了一半的时候,韩信再一次佯装败走。龙且在后方看得真切,见到韩信败走,非常高兴的说,就知道这小子胆小,不经打!随后,马上下令全军追击,争取一举全歼汉军。


楚军士兵本就勇猛,看到局势对己方有利,且将军下达了全面追击的命令,立刻奋不顾身的向前冲去,踏上了潍水的河床。


看到楚军中了诱敌之计,韩信马上下令挖开堵塞河水的沙袋。被阻隔了一个晚上的水流瞬时如千军万马一般咆哮着冲向楚军。


可怜数万楚军将士,非但没有实现痛打落水狗的战术设想,反而将自己置于了落水狗的境地。


汉军抓住机会,一举反击,“击之半渡”,顺利打垮了齐楚联军,阵斩龙且,俘虏齐王田广,并就势控制了整个齐国。


韩信:三分天下?


刚好在这个时候,为了确保赵地的安定,刘邦正式下令封张耳为赵王。


听到了这个消息,刚刚平定齐国的韩信,立刻上书给刘邦,说,齐国人跟赵国人一样,同样诡谲善变、反复无常,为了能控制好齐国,请陛下封我为代理齐王(假王)。


韩信这是跟刘邦要官爵呢。赵地分明就是韩信打下的,到头来却封给了张耳,韩信心里自然不痛快。韩信想着这次一定要吸取教训,平齐大功再不能落入旁人手中了,便主动上书邀功请求封赏。


同时,韩信这个举动也带点试探刘邦的意味。他曾经对刘邦说过项羽的妇人之仁:对部下喜欢施以小恩小惠,但到论赏行赏的时候又舍不得拿出土地和爵位。如今韩信为刘邦立下那么大的功劳,刘邦的反应会和项羽一样么?


接下来的一幕极具戏剧性。


韩信使者带着书信抵达汉军大营,正是刘邦遭受楚军围困而焦头烂额的时候。刘邦打开韩信的书信一看,立马就火了,当着使者的面破口大骂,老子现在被围困在这里,每天都等着你带兵来帮我抄敌人后路,你丫却还在想着要自立为假王!


刘邦左右两人——张良、陈平——看到刘邦这种态度,不约而同的一人伸出一只脚,偷偷踩刘邦,示意老板万万不可在韩信使者面前如此言行。二人对刘邦耳语道,我们现在的局势非常不利,可不能把韩信推向敌人啊!陛下,你觉得是一个齐王的名爵重要,还是天下的大局更重要啊?


刘邦顿时就醒悟过来了。但话已出口,不得收回——于此,刘邦表现出了极高的情商——他干脆将计就计,继续破口大骂,说,大丈夫,要做王,就要做正式的王,哪有做王还做假王的道理!


去,他转身对张良说道,封韩信为正式齐王,镇守齐地!


刘邦变脸速度之快,完全堪称“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而且还特别自然,毫无违和感。但最有趣的还是张良、陈平一人一只脚踩住刘邦的场景,让人忍俊不禁。


不过,刘邦的这一举动说明,韩信当时的力量之强,已经到了连刘邦都不敢怠慢、反而要主动拉拢的水平,基本上可以跟刘邦平起平坐了!


既然如此,刘邦的对手项羽也不会放过韩信这个刚崛起的新生代。他听到龙且战死、齐国归汉的消息,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对失败的恐惧。于是,这位傲视天下的大英雄头一次放下了自己的尊严,派出一位叫武涉的说客去劝说韩信背汉投楚。


武涉的说辞也有很高的水平,他向韩信摆明了天下的态势:楚汉争斗,胜利的决定权在于韩信。韩信帮汉军,则汉王胜;韩信帮楚军,则项羽胜。而且韩信现在功高震主,若是汉王最终得以击败项羽,下一个目标必定是要剿除韩信!


但韩信却拒绝了武涉的建议。他对武涉说,我之前先在项羽帐下效力,最高也不过做了个郎中,所进的建议项王也从来不听,由此才投奔汉王。但汉王不管我之前出身多么卑微,拜我做了大将军,拨给几万人马,才让我最终有了今天的成就,不久之前还封我做了齐王。我有什么道理可以背汉投楚呢!


武涉失败了,悻悻的走了。


但武涉的话,却是说得很对的。既然天下的决定权掌握在韩信的手里,为什么韩信不单干呢?


阴谋家蒯彻再次登场。他知道,此时的韩信已然具备了三分天下的本钱了,现在到了要逼韩信下决心的时候了!


蒯彻的说辞堪称顶级,综合了情、利、弊三个方面——从“情”开始切入,挑明“利”之所在,并说明不这么做的“弊”处。


他知道韩信是个有野心的人,他的切入点就是要打动韩信潜意识里的那个“情”。他用了看相人的说法对韩信说,齐王,我相您的面,不过是封侯的水平,而且并不安稳;但我相您的背,却是异常高贵。


什么意思?韩信有些担心,也有些兴奋。他担心的是他齐王的位置能否保住,兴奋的是他有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


蒯彻没有接着看相的话题说下去,而是话锋一转,向韩信托出了“三分天下”的想法,“晓之以利”。


他说道,齐王,您现在是楚汉双雄的胜负手,所以不如两不相帮,在齐国打好基础并逐步扩大势力,与他们形成三足鼎立之势。这种局面一旦形成,就没有哪家再敢随便轻举妄动了!


何况,齐王您年轻,聪明,手下人才众多,深谙用兵之道,占据自古富庶的齐国,且能号令赵、燕,凭这些能力足以调停楚汉纷争,顺应天下百姓平息战乱的愿望,让天下苍生保全性命,修养生息,这岂非获取天下之心的做法?届时,您振臂一呼,天下还有谁不愿服从?


所谓“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上天赐给你那么好的时机,如果不把握住,迟早是会遭报应的!


这番话极其精辟,极其精彩。能看透这一点、并提出三分天下战略的蒯彻,谋略才能绝不在张良之下!


但韩信这个时候却极其意外的表现出了很高的道德水平,他说,汉王待我非常好,我怎么可以为了一己私利而背弃他呢!


啧啧,多么高尚的年轻人哪!


但做天下大事,是不能拘泥于道德的。老狐狸刘邦自己,就曾数次背约。韩信当时不到三十岁,还未完全明了个中道理。


蒯彻觉得自己有义务向这个毛头小伙子说明“干天下大事、不能讲道德”的道理。他继续发挥他的说客才能,开始对韩信讲故事。


首先,他讲了个私交的故事:张耳、陈馀这对所谓的“刎颈之交”。一对生死之交,在经历了几年的天下纷争之后,翻脸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接着,他又讲了个君臣关系的故事:勾践、文种这对春秋时代的“模范君臣”。文种于危难之中帮越王勾践保住越国,并最终使之称霸天下,最后的结果却是“野兽尽而猎狗烹”。


齐王,他对韩信说,你跟汉王的关系,从私交上来讲,远不如张耳、陈馀那么互相亲近;从君臣关系上来讲,远不如勾践、文种那么互相信任。但你却一厢情愿的坚信汉王会对你一往情深、不会加害于你,岂不是太天真了么?


且你现在已经达到“勇略震主者身危,功盖天下者不赏”的地步了:归楚,楚人不信,归汉,汉人震恐。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不自立,还能有什么活路么?


这是在讲“弊”了。蒯彻清楚的告诉韩信:如果不三分天下,你迟早是要身首异处的!


韩信用兵从不迟疑,但在这件事上却始终下不了决心。他让蒯彻不要再说下去了,容他考虑考虑。


蒯彻忐忑的等了几天后,又去催促韩信速下决心,却遭到了韩信的再次拒绝。蒯彻自知从此之后,自己已无继续辅佐韩信的可能,为了保存性命,他假装发疯去做了巫师。


但蒯彻不知道的是,他这番话虽然最终没有迫使韩信当场下决心,却给韩信埋下了“当天子”的种子,更给刘邦埋下了“除韩信”的种子。


好了,不管怎么说,汉军的战略包围圈已经准备就绪了。高尚的韩信即将帮助刘邦完成对楚军的最后一击。垓下之战的号角已经吹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