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算卦解签价格联盟

起底68只可耻的基金 竟眼睁睁的看着投资者钱蒸发……

投资者报2018-12-05 14:20:58

从2011年至今5年间,错过了各种机会,各个年度规模都没能超过5亿元的“侏儒基金”有68只。相同的市场环境,别的产品能长大,自己却沦为侏儒基金,相关基金公司应深刻反思

■金元顺安、天治、信达澳银3家基金公司旗下侏儒基金最多,分别是6只、5只、4只,总规模为上千亿的上投摩根,旗下照样有侏儒基金,上投摩根双核平衡就是豪门中的破落户

■作为侏儒基金聚集地的各公司都有自己的烦心事:金元顺安股东频繁更换,公司动荡影响基金业绩;天治旗下产品难有亮点;信达澳银产品业绩大起大落,投资人难以摸准脉络

■坐以待毙不是好办法,基金公司应从资源、人员方面给这些基金以倾斜,在规模滑至清盘线之前动手拯救,是为上策


《投资者报》研究员 常阳


正如永远长不高的娃儿,错过了各种机会,规模一直不能增大的基金,只能称之为侏儒基金。尽管刚刚过去的这一周A股大幅反弹,但对积重难返的侏儒基金来说,显然是杯水车薪。从2011年至今5年间,A股出现过不少结构性牛市甚至整体大牛市的市场机会,大盘股、小盘股都曾登台表演。身处其中的公募,如能抓住其中一次机会,将业绩做好,都能推动规模增长。可惜的是,侏儒基金却屡屡与机会失之交臂,从2011年至今,各个年度规模都没能超过5亿元。


沦为侏儒基金,要么是公司内部调整不断,要么是此基金排名持续低落或大起大落,又要么是在大公司中被边缘化的产品。长不高的娃儿让人愁,不能变大的基金则成为基金公司和投资人的心头痛。从基金公司角度,如果放任侏儒基金自生自灭,侏儒基金很可能会变成迷你基金,进而滑入清盘的境地,对持有人也极不公平,因此需要设法拯救;从投资人的角度说,真的只能珍爱资金,适当远离。




侏儒基金垂危


从2011年到现在,A股市场给各类基金均提供了适合成长的环境:2011、2012年是连续两年的平衡市,这其中结构型机会频出;2013年是成长股领衔走强,创业板指数上涨83%,主投成长股的基金收获丰厚;2014年至2015年6月的大牛市,指数翻番,其中2014年四季度大盘蓝筹股持续飙升,一个季度内涨幅近60%,2015年上半年创业板最高涨幅几乎翻倍。


这么多的机会,抓住一次推动净值快速上涨,就能吸引投资者的申购资金,规模就能长大。2011年之前成立的403只投资股票方向基金(普通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中,占比多数的基金,都能获得业绩规模双丰收。以2011年当年成立的75只基金为例,经过5年的运作,其中39只、占比五成以上的产品,规模曾经超过10亿元,今年一季度末时,有19只产品规模超过10亿元,更有4只产品规模超过30亿元。





然而,恰恰就有68只一直未能长大(见表1:68只侏儒基金规模变化),近5年每年年底的规模都在5亿元以下,成为名符其实的“侏儒基金”。相同的市场环境,别的产品能长大,自己却沦为侏儒基金,基金自身和所属公司均应猛醒。


业绩影响规模,反过来,规模也影响业绩。正如轮船排水量不够,难以远航,侏儒基金规模小,也掣肘业绩。规模小,基金经理要留出应对赎回的资金,可腾挪买卖股票的空间小,同时必然担心是否会滑入到“迷你基金 ”的群体,成为“清盘基金”的候选人,实际操作中就会更有顾忌。即使坚定看好牛市,也不敢在仓位上限运作。


管理规模小的侏儒基金,由于给基金公司赚取的管理费少,在基金公司内部难言地位重要。一个基金经理管1只基金,5亿元规模基金,比30亿元、40亿元乃至上百亿元基金赚取的管理费少几倍甚至几十倍,公司当然首先重视大基金的盈利能力、净值增长情况,侏儒基金被边缘化自不待言。


业绩差导致规模小,规模小又造成其获得资源少,进而再度拖累业绩,如此形成恶性循环,后果相当可怕。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年初到5月25日(下称“今年以来”),这68只侏儒基金,排名跑输同类的分别达23只、40只、44只。今年以来,更有22只处在后1/5的位置,侏儒基金已经成为业绩垫底基金的大本营。




具体到公司(见表2:侏儒基金聚集公司),金元顺安、天治、信达澳银3家基金公司旗下此类产品最多,分别是6只、5只、4只,成为侏儒基金的聚集地,东吴等公司也达到了3只。而梳理侏儒基金的聚集地,则可谓是各有各家伤心事。


乱班里面侏儒多


金元安顺旗下侏儒基金最多,涵盖了从公司创立之初最早成立的金元顺安宝石动力到成长动力、价值增长等6只产品。


作为公司发行的第一只产品,金元顺安宝石动力基金诞生于2007年8月,当时正是上一轮大牛市中基金发行最火热时,首募49.89亿元,此规模超过现在公司整体规模,这也是这只基金曾经有过的最大规模,辉煌只在那一刻,从此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类似于下楼梯的多个“L”型,2008年缩水破40亿元、2009年破30亿元、2010年遭遇大额赎回直接跌破10亿元,2011年初,步入“侏儒基金(5亿元)”贫困圈,到现在一直不能脱贫。该基金的最新数据是,今年一季度末规模只有1.21亿元。当年其他基金公司同月成立的7只基金,有5只规模超过20亿元,其中4只超过30亿元。


从业绩上看,自成立到现在,该基金累积收益一般,但却历经7任基金经理,可谓更换频繁。但换来换去,业绩不见什么改观,规模则每况愈下。或许公司是有病乱投医,不得已而为之,但对投资人来说,则更难形成稳定预期。


投资人对公司的担忧是有原因的,因为公司旗下另一只基金也是如此。金元顺安价值增长从成立到现在的7年时间,经历了8任基金经理,平均每位经理管理不足1年。这8位经理中,第1任管理只有9个月,第2任管理17个月,第3任管理了12个月,第4任上是两位经理,其中一人管理14个月,现任经理的前一任管理15个月,就这样走马灯似的换人,投资人对未来根本难有中长期的预期。


事实上,此基金业绩也乏善可陈。年度排名业绩看相对百分比排名,百分比值越大越靠后,低于50%就是落后行业平均。从2012年到2015年,金元顺安价值增长各年度业绩排名分别是81.30%、50.50%、91.28%,今年以来继续跑输同类。反观行业内其他公司旗下基金,有些产品的经理已四五年不换,有的长达七八年,基金经理有自己的操作思路和理念也能贯彻并被投资人熟悉,投资人也能根据历史表现,确定自己对此基金的预期。任职时间按月计算的基金,培养不出稳定的基金风格。


实际上,这家公司股东的更迭也非常频繁,这可能是公司旗下侏儒基金丛生、基金经理频繁更换的主要原因之一。


2006年11月,这家公司刚成立时,名叫金元比联基金公司,是首家港资入股的合资基金公司。但之后不久,即开始多次改名,先是更名为“金元惠理”,再到现在的“金元安顺”。每一次名称变更的背后,都是股东的更迭,而这也是令基金公司各方面人员最困扰的事情之一。股东变更一次,投研部门通常都要来一次大换血,各位基金经理的定位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如果基金经理都不知自己明天的午餐在哪里,管理基金的积极性必然大打折扣。所以,整个公司自成立到现在,规模一直没能做大。


公司刚成立家底并不差。成立整一年后的2007年年底,整体规模排名所处位置,比同在上海的中欧基金略小,比北京的新华、深圳的大摩华鑫两家公司规模略大。经过近7年的发展,到了2014年年底,与原来领先者比,差距更大,中欧是其规模17倍;和远不如己者比,已被赶超,新华和大摩华鑫分别是其规模的12倍、8倍。2014年年底的这个成绩,让当时的股东觉得握着一个“鸡肋”,3个月后的2015年3月,公司进行了最近一次的股东更迭。从那时到今年一季度末,新股东入主整一年,现在看来效果并不显著,旗下主动股基规模全部在两亿元以下,小于首募规模。


业绩要么垫底要么大起大落


天治旗下有5只侏儒基金,天治低碳经济是绩差基金的典型代表。该基金于2005年1月成立,成立后的11个年度中,9次处于同类后50%。近6年更是连续在后50%;近5年在可比的64只基金中,倒数第2;近3年在全部96只可比基金中,倒数第1。该基金首募12.12亿元,现在只剩0.65亿元。有3只基金和其同年同月成立,累积收益均大幅超越此产品,现在的规模分别是其97倍、22倍、11倍。


信达澳银精华旗下4只侏儒基金,分别是信达澳银精华、信达澳银中小盘、信达澳银红利回报、信达澳银产业升级,这4只基金的业绩均大起大落。


信达澳银精华成立最早,也是最爱玩“过山车”的。2011年、2012年在同类基金中排名分别是总62名中第17、总73名中第16,按照百分比排名在前1/5。到了2013年,在总83名中排名倒数第5。时间到了2014年,在总数128只基金中,冲到了第3名,这已经是相当好的业绩了,基金规模在2015年一季度增加了几乎3倍,没想到2015年在同类226只基金中倒数第2,将追排名的投资人全部套在高点,2015年年底时规模再度回到年初的起点。


信达澳银红利回报的套路相同,在2014年,相对排名在总数426只基金中第14,2015年却是倒数第17,可谓一年是九霄云外,一年是地狱十八层。投资这样的基金没有一颗大心脏,真是难以承受。


信达澳银中小板倒是稳定,但不是稳定地排在前面,而是稳定地落后,近5年,只有一次稍微跑赢同类,却有3年在后1/5,2011年在301只基金中倒数第18,排在后1/10;2012年在365只基金中倒数第37,处于后1/10;2015年还是后1/10。今年以来稍好,但还是后1/5。


要么大起大落,要么一直落后,让投资人怎样跟随这样的公司?出现如此之多的侏儒基金,公司确实应该想想办法拯救这些基金,拯救公司自己。


先天不足后天不良


东吴旗下有3只混合基金都是侏儒基金,分别是于2009年12月、2010年6月、2011年9月发行的东吴新经济、东吴新创业和东吴新产业精选。


当然,这3只基金初始发行时,成立规模就居于末端,属于先天发育不足型,经历了各任经理的管理,后天成长还是不良。与其同年同月成立的基金,规模大的超过20亿元,小的也超过10亿元,并且,其他基金或是曾经有过大规模风光时,或是规模在相对高位保持稳定,而东吴旗下的这3只产品,却是齐刷刷地长不大,而且越来越小。到今年一季度末,3只基金规模分别是0.48亿元、0.21亿元、1.35亿元。


对比同年同月成立基金的业绩,东吴新经济、东吴新创业处于垫底位置,规模小是市场自然选择的结果,符合“业绩差规模小”的简单逻辑。但是,东吴新产业精选却是在同年同月诞生的7只基金中排名业绩第2,在2013年、2015年,东吴新产业精选基金业绩都冲进过同类前1/3,但规模却未见明显增长,这就需要基金公司的有关部门找找自己的原因了。从长期业绩看,富安达优势成长和该基金同年同月成立,累积业绩跑输20个百分点,现在规模却已达18.36亿元,而东吴新产业精选规模只有1.35亿元。东吴旗下产品,如果无论业绩好坏,都长不大,东吴基金是不是该学学其他基金公司的市场推广,知耻而后勇?


豪门中也有破落户


无论是金元安顺还是东吴,都是现在市场上的小公司,这是普遍规律,公司小,基金自然也小。但公正的市场会惩罚所有的绩差基金,无论它生于豪门还是寒家,只要业绩差,一样会被打入侏儒基金之列。所以,警惕侏儒基金,大公司亦应未雨绸缪。


总规模上千亿的上投摩根,旗下照样有侏儒基金,上投摩根双核平衡就是豪门中的破落户。


上投摩根双核平衡在2008年5月成立,初始募集14.23亿元,之后就一直走下坡路,2011年年底开始进入5亿元以下的侏儒基金行列,到现在只剩下2.47亿元。该基金之所以规模日下,主要是自诞生起业绩一直没有起色。同年同月的混合型基金共有7只,自成立到今年5月25日,平均累积收益1.71倍,该基金只有1.01倍,位于倒数第3。同期累积收益最高的3只产品,规模分别是其19倍、17倍、10倍。


就此类侏儒基金的未来出路问题,笔者与一位资深基金研究员进行了交流。他坦陈,当规模触及证监会规定的红线后,基金公司固然可以召开持有人大会决定清盘,但对基金持有人而言,难言公平:第一,此类基金多数业绩一般,投资人当初认购时,看好基金管理能力,历经多年却发现竹篮打水一场空,其时间成本、机会成本损失无处可以挽回;第二,基金公司一再说择时是难为之事,那基金公司又怎能保证,其选择的清盘时间是损失最小的时点呢?如果再延迟几天,市场好起来,可能损失会小一些。也就是说,本应由投资人选择退出的时间,由基金公司代为决定,难言圆满。


对于如何挽救此类基金,该基金研究员认为,在保证公平交易的基础上,基金公司应该从投研两方面对业绩差的基金进行适当倾斜,至少使得同一公司旗下基金不至于分化太过严重。如果旗下有业绩不错的基金,市场推广部门有责任抓住机会将其推荐给合适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