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算卦解签价格联盟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搬花记2019-01-17 04:44:21

我徒然学会了拒绝热闹,却还未透悟真正的冷清。


写点东西,总是不免于俗地提到“青春”。哪怕我现在仍算在青春之中,也不由得常回头看。

上周六,见到了许久未见其实联系也比较少的一帮狐朋狗友,饭桌上又开始作为惯例的吹牛逼。

忘记是谁问起来我妹妹多大了,我说03年的,大家不约而同的沉默了,默默计算我们是多少年前认识。原来,离我们的初中已经过去七年了。大家笑着说,我们也是那种张口闭口“十多年前”的老人了,何同学自己在角落了算了一下,13、14..18应该上大学,我今年21了我才上大一!!!

当时的校园小霸王们,总在下课第一个冲出教室,在楼下的花坛上坐着,身边总围着几个小弟。总有许多女生路过时害羞地低下头,匆匆忙忙地得跑过。在打上课铃时才不慌不忙地往楼上走,嬉皮笑脸地说“老师好!”那时年少轻狂,动不动就是一句“放学后操场等着”,现在想起来我竟然有那么多同学进过少管所...

七点二十校园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而在校园外,总有一小圈人围在一起打打闹闹,丝毫不为所动,直到七点四十马上要打预备铃了,“哎哎哎,等等我,跟我一起进去!!”“你看看老班在不在...”

“你的作业呢,拿出来我看看。”班主任在门口拦着迟到的同学。

“没写...”同学非常诚恳地回答。

“一门也没写????”

“嗯...”

“行了,行了,进去吧。”

在班里幸灾乐祸的几个看到他平安无事的进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静静等待第一节课的到来。

第一排的小个子同学被一个纸条砸中“给我从前边把那谁的作业拿来我抄抄”,作业还没有传到我手中,就被前边几排的同学层层拦下,到我的时候,就要下课了,来不及抄了...


“谁没带物理练习册,撵出去扣五分找班主任!”

听到物理老师这句话,在桌洞里掏作业的手瞬间停住了,左右看看相视一笑,“老师我没带”“老师我也没”,然后头也不抬的蹦出了教室,从兜里掏出一副三国杀就在门口玩了起来...



“哎哎哎你听说了没,放学有打架的!”

“真的假的,在哪??放学等等我啊!”

放学后,大家都很有阵势,附近也全围着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正是剑拔弩张之时,不知道谁眼尖,看到级部主任往这边匆匆赶来。

“老猪来了!老猪来了!”

嗯...大多数情况下这个架是打不起来的..

不过只要打起来,就要见血,现在想想小小年纪的我们,还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



“哎这不那谁谁谁吗!你快来看啊!”

每天低着头,默默跟在那个喜欢的小男生后面,看他跟别人嬉笑打闹,与不同的人说着不同的话。你放学去哪,我也去哪,你走那边,我,我绕路也跟着你。

跟自己暗恋的小男生能说上一句话,都会脸红半天,在多少天以后,依然清晰地记得他说过的每一个字,虽然后来他们也许会远走他乡,但是。

这一记,就是七年。



张××:“你觉得咱老班咋样?”

董××:“和个傻逼似的。”

张××转身拍了拍在后边走的班主任,指了指董××:“老师!他说你是傻逼!”

多少年过去了,张XX还是贱性不改当年。



“董胖子!”

“......”

“......”

“啊?”

“董胖子,你为什么说话这么慢?”

“......”

“......”

“因为我得思考...”

“行了吧,你就是傻逼反应慢。”

“......”

“不是。”

“董胖”

“啊!”



“这节音乐课改成上政治。”

大家一脸垂头丧气的等待着班主任的到来,上课铃响了,班上还有几个同学没来。不是迟到了,就是在迟到的路上。大家习以为常,又过了五分钟,好像事情不太对。

“我操!我想起来了,他们以为上音乐,逃课打球去了!”

班主任也发现事情不太对,“李二狗,你去操场上把他们叫回来!”

许多年后,依然能记起李二狗到达操场大义灭亲地说:“老隋叫你们回去。”一个小矮个此时此刻无比雄伟。




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一直在走,走过了人性的背后和白云苍狗。总以为答案会出现在下一个车站,随后的事情我不说你也能明白。

后来,当初喊着天长地久的小情侣们都记不清对方的模样,只有一两对还在,概率是有的,只是很低。

我们也不再说“咱们班”,而是变成了“我们班”与“你们班”,后来是“我们学校”和“你们学校”,现在啊,就是“我们这个城市”与“你们那个城市”。

那个暗恋的小男生去了别的城市,又漂洋过海去了别的国家,大概也记不得曾经有个天天跟在他后面的小跟屁虫,那个想尽一切办法说一句话的小女生。


我已经不再是天天扎堆拉帮结派的小姑娘了,却始终没知道是什么让我们走散。

这些故事,也许会有某一个,也是你的影子。


感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