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算卦解签价格联盟

算命故事:多年后,高人的预言一直在灵验着......

佛七2018-11-07 16:00:16

佛七

开示|素食养生|戒杀放生|因果故事

乘佛本愿,一心皈命,十念必生,极乐世界,舍命全交。南无阿弥陀佛    

特别提示:佛弟子都知道,如果不行大善或造大恶,如果不修行,命运基本已经注定。本文转载自新浪博客。


作为农业科研人员,我父母一向是致力于果树的,在七十年代,武汉能不能种柑桔还是一个倍受争义的话题,我母亲当然是主种派,在当时也是很艰难的。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大冻!对付大冻的方法还是很原始,比如初冬就要培土,起码把树埋一半,春天再把土趴开。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工作量的事。


秋天干,挖土难,春天雨多,湿湿的土趴起来也难,而且一大片的桔园啊,得多少工人做啊!我母亲就想,能不能预报准一点,今年有大冻,我们就防冻,今年没有,我们就不防冻,省人工,省钱啊。


我母亲满怀希望找到气象局的,谁知他们有人说只有24小时内的预报是最准的,还反问:“你没见过电视里报着晴天,窗外下雨的时候?”这实在是太让人沮丧了。正以为没戏的时候,一个中医对我母亲说,他知道的一个人,对天气的预报是相当准的,不妨找他一试。


我母亲与这个人打交道的前文我就不太清楚了,反正是去了几次以后,我母亲发现这人家里宾客云集,不仅算天气,还看病,还算命,算命啊!那是多么迷信的事啊!在八十年代啊!我听母亲说起这样怪的事时,我都是很不屑于顾的。心里想,这都是骗人的!


我本来是根本就不会认识这个人的,而且也没有想认识他的愿望。但是不巧在于我是学中医的,而听说那人医术了得,所以我有幸见他便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我实在是不应该在那个时候认识他的,就算他一神医,我这刚学医的,我也是没有多大体会的,于是想到我母亲认为,读研究生的人,一定要本科毕业后出去工作一段时间再回校读,才有意义。她认为她一直读上来的,实践太少了。当时我就是又没实践,又几乎没有多少理论的人。


母亲也不是见几面就相信这个人的,随意一年一年地过去了,发现这人的预报还真比气象局准,怪了!而且他说这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一年一年地算好了,不过是去翻一下本子看一下,明年是什么年成就行了,那样子就象说这事一点含金量也没有,根本不能算他的本事。


当然,我去见他,完全是为了能有所长进,多学点中医,对于这种历史遗留下来的糟粕我是绝对不会接受并学习的,现在想来,是想学还没有门道。那时还没有二十岁吧。


当然,首先,还是说说当时知道的这个人吧,他出生是有钱人家,做生意的,有点残疾,不影响生活,幼时从名中医学针灸,大学倒是学西医的,毕业后因家庭原因分到小山沟,又因言论在文革以反革命罪坐了牢,那年月牛鬼蛇神们都关了进去,闲暇之余和那些人学算命。后来总算是出来了,那年月,不管什么原因,劳改释放人员找工作还是不容易的,好象他的个性的原由,当时就没上班了,就在家里坐着,有人找来看病就看,来聊天就聊。


我当时见他的时候,有神秘感,有不信任,年轻的人还是气盛的。他家住在老胡同房子,现在住的地方是当年他家佣人的厨房。可我早上一进他家门,看见什么?他在吃热干面呢!所以我这人从来也不追星,也不崇拜人的人就也不崇拜他了!原来和我们一样啊!可见人年轻时想法多容易走极端。


很不巧的是他问:“你们是坐船过江的,还是坐车过江的?”我在心里重重地哼了三次,教授老妈在旁边坐着,我哪里能喜怒于色呢?我心想:“哟,这人不是很能算的吗?那就算呀,怎么还要问我们是怎么来的?”其实也不是年轻人,很多人都容易在自己不熟的领域表现出很无知又很自傲的样子。


那天还有什么就不太记得了。

这人自己不是收钱的,全是他爱人在收钱,聊天的人一般去了就不想走,一坐一屋子人,就在那吃饭,看病的人也是他开了方子到外面任何中药店买药,与他没有经济关系。来算命的也是给多少是多少,那时的他是全然不问钱的,不过一般的人还是会向他爱人打听,还是有价码的。


那时我真的年轻,不懂事,有时觉得好玩,带上同学朋友的去他那里,全然没有想到我妈在后面付账的事。


不久,我喜欢他的生活方式了。


他在家一坐,并不是来了病人就看的,一般很小的毛病,告诉人家买点什么药吃了,稍重一点的,他会告诉人家你去某某医院,找某某看病,那医生还不错。很奇怪武汉各大医院他还蛮熟呢。要是人家说协和同济都看不好了,没办法了,这病人他才收了,诸位,你当他是钓大鱼么?非也。他说看病和算命其实都是和术数有关的,就象解数学题一样,太简单的真没意思,难的解出来才有味道。我看见一个神经性厌食的姑娘,十几岁,在协和同济花了三千多了,(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这个钱是很值钱的哟)也没查出原因来,越来越瘦,那肉瘦如柴现在仍记忆犹新。我因上学断续看了这个病人,还真给治好了,他总说在某一步要想到什么问题,在某一步要想到女孩子以后还要结婚生子的问题,很可惜,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步要怎么去想这些问题。


我见他治病并不多,他扎针灸并不要求别人拖衣服的,隔着衣服就扎进去了,说实话,就是不穿衣服,把每个穴位都弄很清楚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学中医的,光这一条真的就可以镇住很多人了。


我母亲有年手腕因大扫除痛,结果是怎么也好不了,母亲还想真是娇气了,以往这算什么呀,有很长时间都没好,一次到此人家中,还是无意说起来,结果他拿起针就扎,疼得我母亲咬牙坚持,他也不留针,回家还疼了二天,后来,十多年都没有疼了。这二年才疼了,我仿着扎了一次,也还管用。我就奇怪了,医院里都是留针20分钟啊,这人怎么不留针啊,他说:“那是,花一样的钱,有人躺20分钟,只给我一分钟就让我走,太划不来了。”医院的医生也多半是不会他这一手的。


至于算命的,也不是你来了就给算,你给钱就算的,他高兴,投缘了,你不是来算命的,还非得给你算,不顺眼了,就是不算。所以觉得他就是在做他自己喜欢的事情。他只有一间房,来人一律平等,您是大领导也好,平民小百姓也罢,到他这全一样,没雅座单间,你要问什么就当大伙的面问,在他这没人有隐私,当然不排除有人请他出去,但是好象他一般出门很少,后来才惭惭多了。当然现在也不住这样的房了。


在这样的场合什么人都可能遇到,电视上看到的,报上看的,在这里看到都不稀奇。但是你真当那些人命好吗?人家吃苦的时候你没见呢,真是王熙凤说的:“说出来还未必有人信。”


这人记忆力特别好,给人有过目不忘的“错觉”。来的人五花八门,各行各业都有,他还不管您是什么专业的,还都能稍高层次地谈一下。他自己的专业书大段大段地背下来不奇怪,(其实也奇怪啊,现在哪有人能背出来啊)可什么红楼梦啊,资本论啊,毛主席的,恩格斯的,他都能大段大段地背出来,总会有人问:“您到底是学什么专业的?”


(因隐私的原因,本文的人物均以匿名出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对于别人的隐私我一向以此为负担,所以看完忘完,只记得事情,不太记得人。


有时人是因为有钱,所以可以不顾忌,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可他也没钱,却可以以这样高的境界来看待人和钱,才让人觉得他的与众不同。


他的爱人我称呼阿姨,阿姨是个很现实的人,没钱的人白看病白算也就算了,有钱的不给,就没什么好脸色看了,那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一次阿姨在家骂人,骂一个人没有良心,落魄的时候天天粘在这里,混吃混喝的,亏了他给他算,算得现在有钱了,没了人影,也没见来给钱。


当时那个人在某个领域已经比较有名了,至少我们这样小老百姓也听说过。他说:“那是他命里有的,难道是我算出来的?他有钱是他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做人做到这个份上,是如此惬意啊!什么叫宠辱不惊啊?

大家进来想来也是看此人如何算命的,不是看此人如何看病的,其实他看病很少,算命和风水居多,风水后来是很赚钱的,可惜我一次也没亲眼见他算过风水,更不知风水为何物。


我那时年幼无知,常常把同学朋友带去,觉得算命很好玩,他算命只要八字,不要名字,也算是算完忘完,日后若不拿着他算的单子去,他也不认的。现在我几年也难带一个人去。


去算命的人多半自找苦吃,常常见他把来人说得痛哭流涕,出门之后只怕再也不敢进来,或想天天进来,没有人能忍受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毫无隐私可言!他从来不需要别人确认他说的事,他只会说:“不用跟我犟。”不过也是说过去的多,或以后较近的事,太远的有时不一定说,这个不一定也许就是不好啊。


在那里,我才知道算命原来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没有一点感情可言,没有一个人真的准备好了。所以有时我会回贴问:“你真的准备好算命了吗?”现在人真是不知道算命的厉害!


女性,只给了八字,他说这个人在家里老三,应该黑,如果不黑反而白的话,她脖子后有颗黑痣,这个人很犟的,我当时是问婚姻的,他说这个人至少得走二家人家的,不嫁给结过婚的人,婚姻不能长久。现在结婚36岁离。我问能不这样吗?他说这是她的命,和谁结都一样。要么就不结婚,这人长途恋爱,感情很深,我被当头一棒,我问,能不离婚吗?他说那这个男的就死了。我左右思量了一下,发现好象离婚的结果还是要好一些,毕竟人还在啊..我暗自庆幸没有对她说给她算命,要不我怎么回复去?


差不多20年了,很多说过的话都已经对应和开始对应了,所以才可以写出来,要不借我几个胆子也没敢写啊。


分段故事.1.带去的时候因她妈也记不住具体生的时间,所以本打算就是去好玩,见见这样的高人,不成想还挺投缘的,于是从她父母、姐姐的外貌,性格,还有隐秘之事,让人以为他熟悉这家人,最后说她明年元月结婚。我虽然也信他,这次却是怎么也不信了,因当时才五一不久,而她没有谈朋友呢?在我们那个20多岁的年纪,哪个不是谈几年才结婚呢?朋友的影子都没有,婚从何结起?后来她在十一有人介绍朋友,因拿结婚证才能分房,那九十年代初房子多难啊!还真就第二年元月结婚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教训,我没有问他,她的婚姻会如何,好在现在仍然很好呢。有时人能够湖涂地生活也是一种幸福!


分段故事.2.中秋节晚上在一起吃饭,席间还有另外一些人,也是与这个人相处一二十年的人,谈到一个人,当年他算的她一个姑娘家,得嫁一个二婚的人,而且10年内这个人得死,头胎生女养着,生男就送人,或“只能当没有这个儿子”。二婚仍是嫁结过婚的人。现在想来,真是准啊,其实那个姑娘长得好看,身材也好,确实嫁给一个二婚的人,七年男人去世,头胎是儿子,脑瘫。这个人比上面的人惨多了,知道了,是幸?还是不幸?


分段故事.3.一次有个中年女人由一个熟人带来,男人坐了牢,她想离婚../这故事又离奇了,他们都是大龄结婚,快三十了,这男人坐牢的原因是受贿。数目也不小,可是家中大老婆是一分钱也没见着,全给几个小老婆分了,男人在外面有几个女人,家里的大老婆是一点也不知道,后来因为几个小老婆间分赃不均,一个不受宠地把这个男人告了。结果居然告倒了。我很为这个女人不值,这个男人真不是东西!那女人也是气愤愤地。谁知高人淡淡地说:“你也犯不着这样生气,你在外面也有人,还不止一个。”旁边所有的人全惊呆了,那女人也呆了一会,辩解到:“真正好的,只有一个。”高人说:“我只说与你交身的人,谁说与你交心的人。”而她外面的人,她老公也不知道,不到二十岁的我,听到这样乱的故事,真是吓得不轻,哪有这样的人生,这样的夫妻啊!

算命中的人生,无奇不有。


分段故事.4.谈谈生儿子吧,生儿子也是有命的,如果命中没有的话,一般就是没有,非强求有了,其实就是祸了。一次见某人高人说:“你没有儿子。”来人说我有儿子。高人说:“那不是你的儿子,是你老婆的儿子。”来人很气愤说:“这个你就错了,长得象我得很!”高人说:“我不是说那不是和你有血缘关系的儿子,我是说命里就不是你的儿子。”那是怎么一个说法呢?那就是这个儿子和来人一点也不亲,甚象仇人一样。来人不说话了。真的在生活中,大家都可以看到这样的事,有的人与儿子,有的儿子与父亲就真不象一家人,不往来,甚至象仇人的真有,在命理说起来,这个命中无子的,所以有了儿子也和没有是一样的。那么非要生一个儿子的人,不知道看了这些有没有点感受?

分段故事.5.她在被人追求的时候拿着八字找到这个人了。其实他也不错的,名牌大学毕业,醉儿在95年不是拿10个250吗?他那时在外企比醉儿还多拿二个250.她也没想到要和他谈恋爱,也可以说没爱上他,只是还谈得来,结果算的东西不太乐观了,说这人好是好,可40岁还要结一次婚的。她就想,这可不好办,要不是离,要不是死,好不划算啊。所以没成。这就是一个人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了。而且还有一点是他啊,是无论如何是和女方家的人搞不好关系的。不要以为岳母和女婿都可以处得很好,有的人命中就是这样,可能是无论他怎么好,女主家都看不上他,觉得自己女儿跟他亏大了,所以如果有人家里是这样的话,最好分开住,我也就这个问题问过他,为什么?他说过敏是为什么?就是遇到了过敏源,有的人见到某一个人一见如故,有的人见到某个人就看着不顺眼,没有什么原因,有人吃海鲜过敏,难道是海鲜不好吗?是这个人不好吗?都不是,就是这二样不能在一起和平相处。


最后写的那个女孩子,之所以就因为他的话而没有选择这个男孩子,其实也是因为相信算的准,因为她在早恋加初恋才二年的时候,就被高人结束了。他说那个男孩子是会很好,命好,有钱,但是这都与你没有关系,他会伤害你,会离开你,所以还是你离开他吧。而她呢,是个死心眼,以为爱情可以战胜一切,最后,七年之后,他离开了她,她也只是转身就走,没有多余的话。

其实她早就知道,他克妻克子,他在外面会有人,他会有什么样的福,会有什么样的灾,但是她不信,她不信他会是这样的人,不信自己会看错,不信人间真的会有如此的变化,不信高人没有失一次手的时候。她只是想,如果人生真的这样,为什么不少要点福少受点灾呢?


多年后,高人的预言一直在灵验着,人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

那么这也有个问题,如果一个男人一生中要娶几个的,你愿意当第几个?其实男人也存在这个问题,那个女人克夫的话,你愿意当第一任老公吗?

每一个人的命运的轨迹早已是上天注定,一生之中遇见的每个人,所做的每件事的结果早已被注定,怎么死的也早已被注定,命理学只是让我们看到自己的命运的一个工具,让我们意识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的一个工具,一个指给我们正确的选择的一个工具,而不是成为侥幸逃脱劫难的一个工具,更不是一个为了私人目的而不折手段的工具。我们只是命运之中其中的一个傀儡,主宰每个人的命运的人能修改我们命运的人在天上(看雪客注:这是文章作者的观点,掌握每个人命运的人是自己),他们看的不是我们的表里不一,而是心感与行动的统一来衡量福与报,我们要做的是发自内心去做更多的好事,从内心中产生仁慈,尊重每一个人,帮助每一个人,要学会怎么大爱。男女之间的爱情是束缚,但是这束缚却也是我们主要修行之一。无穷无尽的私欲与贪婪更是自己把自己推入地狱的深渊。


地藏经


金刚经

大悲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