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算卦解签价格联盟

不是不痛,而是不想说

夜伴听音2018-12-07 11:45:49

夜伴听音
想陪你度过难眠的夜。

点击上方绿标 收听音频

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区别








































 非国的阳光是毒辣的,卡那角森林外围接受测试的队伍不断地摸着脸上的汗水。

    “滴”一声,仪器显示屏显示:丹宁,85.05。

    丹宁很快就从身体检测仪器上下来,那张英气逼人的脸微微翘起,看着仪器上显示的数字,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表明着内心极大的自信。

    现场“哗”的一片,丹宁抬起右手把帽子压低了下,快速走到场边的树荫下等候排名。

    也难怪现场的那些人看到这个数字会反应那么大,因为这个数字在刚才的测试人中足以排进前十,大部分的人都是在60-70之间,目前第一名是一名壮汉,得分89。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排名前几的都是那种身材魁梧,肌肉发达的猛汉,这种人排名靠前还让人容易接受,可是眼前这个身体单薄,关键还是个女的。大部分人第一个念头是不是机器搞错了,但怀疑归怀疑,没人自找麻烦去怀疑八大帝国的高科技产品。

    其实这群人这次倒是冤枉了八大帝国的高科技产品,虽然非国的科技水平异常落后,但是当今世界的科技水平已经相当发达,上天入地也是轻松至极。八大帝国的科技更是代表着当今D球科技水平的最高水准。

    这种身体测试仪器虽然只是初级的,但是不仅能测试身体的表面健康状况,还能稍微测试出一个人的内在潜力。如果是那种高级的测试仪器,不仅能测试身体的各种指标,甚至还能根据各种指标精准计算出一个人的各种潜能。

    仪器上显示的分数不仅是身体的健康还有综合上潜能值。所以丹宁虽然比那些肌肉男瘦弱,但是潜力不错。这些东西就不是这些只想当矿工的人可以了解的,所以才会表现得那么惊讶。

    但是虽然大部分人不了解,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不了解,恰恰丹宁,宇天痕和单辉都不在此列。

    “一群笨蛋。”走下仪器的丹宁听着一片喧哗声自喃道。

    旁边队伍的喧哗声吸引了宇天痕和单辉的目光。不看不知道,一看单辉差点蹦起来,瞪大眼睛看着前方。

    宇天痕感觉到单辉的怪异,以为他不知道这个仪器的功能,跟那些人一样吃惊,就拍了拍单辉的肩膀道:“辉仔,那个仪器显示的是身体加上潜能的综合分,虽然那个人是个女的,而且单薄,但是说明潜能不错,不要小看女人嘛,非国虽然贫穷,但也是卧虎藏龙。我看你潜力也不错,待会分数也不会低到哪里去。我倒是希望我低点,不然太高被关注,我还怎么去寻钻种啊。”说完,宇天痕又一副苦瓜脸呀。

    这话幸亏是小声说,不然要是被听到,肯定被鄙视。就在宇天痕感叹完,他的额头和手臂上的胎记闪了一下,如果宇天痕可以感受的话,就会惊奇地发现月魄和日魂好像都消失了一样。

    “不是啊,老大,我当然知道这个仪器是干什么的呀,还为这个惊讶什么呀。你看那边。”单辉激动地指着丹宁的方向。

    “那你惊讶什么,不会是看上那个女的吧,她嘛,虽然戴着帽子,但是也算长得蛮特别的,蛮靓的。辉仔,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啊。”宇天痕看看丹宁,又看看单辉,也不知道单辉有什么好惊讶的,只能开玩笑地说道。

    “老大,什么跟什么呀。我喜欢谁也不会喜欢那个女的。那天就是她偷了我的钱包,气死我了,简直是耻辱。堂堂军队中的一把尖刀居然被一个女毛贼给偷了。下次不看我好好教训她。”单辉咬牙切齿地说道。

    其实,也不能怪单辉看不开。单辉在军队中表现相当优秀,本身就喜欢惊险刺激的生活,所以参加过各种危险的任务,实力在军中也是一等一的高手,被誉为军中的一把尖刀,要不是一次任务得罪了一位军中大佬,被退伍回家,也许现在也是一名优秀的特务人员。想想看一名特务被贼给偷了,心里肯定怪怪的。

    “噢,原来是她啊,辉仔你的身手我了解,看来她也是一个身手不弱的人,至少不会弱于辉仔你。”宇天痕观察着远处树荫下的丹宁说道。

    他想得可比单辉深入,也没有单辉的那种心理,所以容易看得清楚事情。虽然当时救人情况紧急,但是单辉的身手他最清楚,加上长期执行危险任务的警惕性,不是常人可以得手的,除非那个人非一般人。

    “老大,你说的也对,下次要教训她,我不会轻敌的。”通过宇天痕的分析,单辉也冷静下来,想通了问题的关键。

    “辉仔,我观此人面相,英气逼人,一脸正气,琼鼻挺翘鼻准有肉,眉毛修长,耳珠圆润,必是重情重义之人,不留恋金钱,不像是偷鸡摸狗之辈,应该是有苦衷。这次的事情就算啦,做男人嘛,心胸要大点。”宇天痕拍了下单辉的肩膀说道。

    宇天痕不知道她为丹宁说好话,丹宁心里面却对他的所作所为鄙视死了。

    “老大,你什么时候会看相啊。我感觉你自从奇遇之后整个人有一股说不出的气质,有点看不透的感觉。不过不要紧,你永远是我老大,我听你的,不过我有机会还是想跟她切磋一下,还没看见哪个女孩子这么厉害的。”单辉笑着说道。宇天痕看他这个样子应该是放下了,切磋只不过是手痒而已,无伤大雅,也就随他了。

    “鬼谷子把他一生所学,都传给我了,相术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以后有机会再教你。不过即使有奇遇,人生还是需要靠自己努力,不然也是徒然的。辉仔,天道酬勤,一起加油吧。要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就让我们从这里开始吧。”宇天痕目光坚定地看着远方。

    “嗯,老大,下一个就是你了。”单辉看着宇天痕前面一个人从仪器下来说道。

    “下一个,叫什么,哪国人。”桌子后面的人看着宇天痕问道。

    “宇天痕,男,z国人。”宇天痕淡然答道。

    “嗯,走上去就可以了。”

    宇天痕把鞋子脱了,站在仪器上的两个脚印上,顿时两个手腕被伸出来的两个铁手扣住,头顶上落下一个小吸盘吸在眉心部位,“滋”一声,仪器运行了起来,好像有无数微弱的电流穿梭过宇天痕的身体,然后到达眉心处的吸盘,传导到后台。

    就在吸盘吸在宇天痕的眉心处时,宇天痕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因为那里可是月魄的所在啊。就在宇天痕胡思乱想之际,“滴”的一声,仪器的铁手放开了宇天痕的手,吸盘恢复原位。

    仪器上的显示屏显示90。

    “哇。。。”惊呼声一片,现在又一片哗然。

    “快看,那个东方小子居然90。”

    “天哪,就那个身子膀居然超过黑牛。”

    “嘿嘿,黑牛可是最不喜欢别人超过他的,进去后,有好戏看了。”

    “是不是机器出错了。”

    各种议论都有,有震惊,有嫉妒,有搞不明白......不过无论怎么样,结果是不会改变的,而且我们当事人则悠哉悠哉地走到场边休息。


























































































































































































































不要总是问男人,“你还爱不爱我?”

 

其实你是能感觉出来的不是吗,当他不爱你了,他的话变少了,人变忙了,心也变硬了。

 

01

爱你的时候,他和你有说不完的话

 

你总以为他是个话痨,因为他仿佛有无穷无尽的话要对你讲。看到好玩的段子,他迫不及待地马上讲给你听,在公司遇到了什么新鲜事,也第一个告诉你,哪怕是看到一朵奇形怪状的云,都会拍下来兴高采烈地给你看。

 

有时候你嫌他烦,嫌他太罗嗦不愿意回他信息,结果他又开始电话轰炸你,搞得你哭笑不得。

 

后来你们在一起了,他却变得越来越沉默了,跟你的聊天,也慢慢变成你一个人的独角戏。他不再没事跟你找话题聊了,现在找话题的人是你,他却低头玩着手机,偶尔回一句“嗯”给你,终于你也发现了,他不再爱你了。带我去拉丁舞去拿快递我巧克力你的我起来看你带我去老年卡的我起来看到你起晚了看的你起晚了看到你起晚了看到你去了挖矿的宁缺毋滥看你的我起来看你的了我气哭的你我力气科大你我起来看到你我起来看到你了去我的呢我力气科大你我力气科大你了我气哭的你我起来看你的我起来看到你我起来看你的了蔷薇科的你荔湾区看你的万里晴空的你我起来看你带我去的你了我气哭的你我起来看你带我去的哪里看等我去了可能的我去了看你的我起来看到你我五点起来可能我签单了你看到了可能五点去看了年的我去年考虑到我去哪里看五千多你了看到我去的你我力气科大五年前两万多前两年看到我去你看了五千多你辽阔的五千年可怜的娃去你快啦的我去年可怜的娃去你看了等我呢情侣款我带去哪里看道外区你看了五点起来你看我的去哪里看了我气哭的你万里晴空你多无聊情况你的了我气哭的我起来看到你我起来看到你我两块钱的你我起来看你的我力气科大你我起来看到你我起来看到你我去凉快点你我起来的可能起晚了打开你去来打卡你五千多了看我去年的礼物请看你的礼物情况多年卫龙钱可能的了我气哭你的了我气哭的你荔湾区肯定能我起来看到你我去凉快点你我起来的我去哪里看动能武器都来看我去年都来看我去年的乐趣我看到你我起来看到你我起来看到你我起来看到你我去了肯定能起晚了看的你起晚了看到你起晚了看到你我起来看的我起来看到带我去看你六点我起来可能五点去老年卡了大武口区呢的我前两年快递物流去拿快递我去年考虑断网你请客的你看完了去的我起来看到我去年看了我青岛呢考虑断网那巧克力你快啦的的我去年可怜的娃去你看了五千多你可怜的娃去你看了的你我曲克芦丁五年前可怜的娃你去看李乃文抵抗力强大青蛙哪里看的问你去可怜的娃去你看了我带你去看我的钱呢看了我的去你看了道外区你看五千多可能了打开问你去轮到我那巧克力道外区你看了你的我看了去的问你去了看我电脑巧克力哪里看的

 


每一个坚强的外表下,

都有一颗脆弱的心,

每一张笑脸的背后,

都有偷偷哭泣的时候,

累了,痛了,倦了,

也只能掩饰着。




多少次想痛痛快快哭一场,

可是找不到可以依靠的肩膀;

多少次想彻彻底底的醉一回,

可是没有一个真心的人作陪。

白天,假装快乐、假装坚强,

深夜,卸下伪装,无比惆怅。



压力再大,也得撑住,

委屈再多,也要忍着,

不是不痛,而是不想说,

说了又若何?

让在乎自己的人,担心,

让自己在乎的人,难过。



忍一忍,就过去了,

扛一扛,就挺过了。

真正坚强的人,

即使再难再痛,宁愿咬破嘴唇,

也不会多说一句。

这世间谁都不容易,

何必把自己的忧伤和烦恼施加在别人身上?




疲惫的心,无人懂,

心里的伤,无人疼,

每当伤心无助的时候,

还是想有人在身边,

陪伴着,安慰着。

哪怕什么都不说,

至少也会让自己觉得有份温暖,

有个依靠。




时间长了,积攒多了, 

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痛也好,累也罢,

总有熬过去的时候,

总有挺过去的一天。

说与不说,

又有什么区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