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算卦解签价格联盟

拆字洞穿曾国藩,莫要小看区区算命人

宏观古今2019-08-22 08:20:07


曾国藩在京为官时,常微服到民间暗访。有一天早朝回来,他又脱去官服,换上便装,独自从花园地角门走出去,来到街口,遇见有一算命摊,卦旗上写着测字看相四个大字。曾国藩一时兴起,便向那算命摊走去。算命先生见来了客人,忙起身打招呼:这位客官,您是看相,还是测字?

‘测字。’曾国藩不假思索随口回答。

‘请客官赐字。’算命先生打开砚台,递过毛笔。曾国藩提笔蘸墨,在纸上一挥而就写了个“人”字,随即将笔搁在砚台上。没料想那笔没搁稳,竟从砚台上滚落下来,停在刚写的字上。

算命先生一看,大吃一惊,又抬头打量了一下曾国藩,赶忙谦恭地施礼道:‘曾大人,恕小人无礼,敢问大人问的什么事?’

曾国藩一怔,没想到这人能识破自己的身份。但他表面不露声色,淡然一笑,道:‘本人无事,只随便看看。’

‘那好,不远送大人。’算命先生不再多问,机敏地拱了拱手。




曾国藩回到家中书房,仍想着刚才地事:那算命先生与我素未谋面,如何能识破我的身份?是果真有过人才智,还是胡猜瞎测、歪打正着?于是,他把府中师爷叫来,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

话说那算命先生见曾国藩走远,心里着实吃惊不小:当朝重臣微服测字福是祸?正思忖间,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穿着绫罗绸缎地人,带着两个随从来到摊前。那人一下马,便大声吆喝:‘让开,让开,大爷要测字。’未等算命先生开口,就抓起桌上的毛笔,在纸上画了一个“人”字,随即把笔扔在纸上。算命先生看了来人一眼,冷笑一声:‘小子莫在这里狐假虎威,回去好好侍候你的主子。像你这般莽撞无礼,小心主人给你苦头吃。’那人见算命先生戳穿他的底细,顿觉脸上无光,赶忙带着随从灰溜溜地走了。

过了不到一个时辰,摊前又走来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那汉子虽衣着光鲜,但面色灰暗,两眼无光,行为猥琐。算命先生问明来人要测字,便递过毛笔,要他写在纸上。‘我没读过书,不会写字,口述可以吗?’
‘那你要测什么字?问什么事?’算命先生问道。
‘我想测个人字,问现在的吉凶。




算命先生点点头,对汉子说:‘按你刚才报地字来看,你的祸事并未脱身,还有牢狱之灾。’

来人一听,大吃一惊,赶紧转身走了。
暮色将近,算命先生正要收摊回家,过来一位清瘦老者。老者自称是曾府地师爷,说曾大人请先生到府上一叙。算命先生看来者似无恶意,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便随师爷来到曾国藩府第。
在书房里,曾国藩笑着对算命先生说:‘本官今天上午到先生摊上测字,先生是如何看出本官身份的?’

算命先生躬身答道:‘小人不才,说出来大人莫怪。大人来测字时,我看大人气宇轩昂,威仪不凡,已有几分敬意。大人所写人字,刚道有力,正是广为传颂地‘曾体’。那笔滚落下来,横在人字上,正暗合‘大人’之意。另从大人讲话口音来看,定是湘籍官员中曾胡四位大臣中的一个。再根据大人地年龄和百姓对大人相貌的描述,因而敢斗胆确定是大人无。’




曾国藩听了,连连点头。又说:‘后来又有两人到先生摊上同测人字,实不相瞒,皆为我所指派,一为府里当差的师爷,一为牢里在押的犯人,不知先生又是如何识破他们的?’

算命先生答道:‘那师爷虽穿着华贵,又有随从在后,但其举止粗鲁,缺少教养,所写之字歪歪斜斜,绝非读书做官之人。

尔后笔搁纸上,恰巧竖在人字中间,形成一个小字,暗喻来人出身卑微,因而断定他是官府衙门里的奴才。至于那个犯人,小人见他精神萎顿,面目无光,远处又有两个捕快盯着,因而推测他是个在押的犯人。另外该人不会写字,只口述一个人字。口里加人,岂不是一个囚字,据此可作出判断。”
曾国藩听了,心里暗暗佩服算命先生的观察能力和分析能力。曾国藩向来是个爱才之人,见算命先生机敏过人,便把他留在府中作了清客。


做人远比做事重要!


评说天下,读书观史,感悟人生

      《宏观古今》与您相约黄昏后,每晚8点整


事务联系:13353598287

私聊微信:wangjunhong1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