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算卦步骤 >算卦

算卦

2022-05-14 12:26:15懂懂日记


陪宝鸡的朋友去崂山。

去干嘛?

算卦!

道士算卦准不准?

有说准的,有说不准的,我觉得就是瞎忽悠,2005年我来算过,忽悠我买了个镀金的八卦图,花了888元……

恨死我了!

对道士没啥好感,坑蒙拐骗的,曾经问过赵老师一个问题:“道士里有没有修行高的?”

赵老师说:“有,《乾道坤道》的主人公原形就是一个,修行非常高,我是先看到了他的博客,感觉写的很有深度,我就跑到天台山去找他了。”

我问:“为什么道士喜欢拿算卦来忽悠人呢?”

赵老师说:“我采访过一个道长,道长说,现在职业道士收入非常低,若是再不占卜算卦,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明白了,生活所迫!

我问:“你采访了这么多道士,有没有功力深厚的,你能感受到的?”

赵老师说:“我遇到过两位,道长拿手靠近我的头顶时,我能清晰的看到他的手掌,手掌发出蓝色火焰,跟煤气的颜色差不多,这种事跟别人说,别人都未必信,只有亲身经历了才会信。修行深的那位道长,手掌上的火焰大一些,颜色蓝一些。”

我问:“是用头顶看到的?”

赵老师说:“是的,手掌是黑色的,很奇妙的感觉。在迷信跟科学之间,是有真空地带的,不能盲目的下结论。”

我问:“《乾道坤道》写的那个心电图成直线也是真的吗?”

赵老师说:“我没有亲眼见到,但是我采访的道长亲眼见到了,是他师父。”

听赵老师这么一说,貌似对道士又有那么一点点好感了,原来真有两把刷子。不过道教也好,佛教也罢,有一点挺牛B的,就是选道场,崂山依海而生,本身就云雾缭绕,有仙气……

我在青岛的时候,每周都爬崂山,但是爬的不是大家熟悉的那个崂山,而是崂山山脉,属于野山,崂山太大了,山连着山,水连着水,我们的登山队长60多岁了,他从30来岁就开始爬崂山,即便是现在,他依然要带着地图和GPS,怕迷路,比较象样的山峰就有72座,其实不止72座。

我在这里有朋友,原来是大学生村官,后来在街道办事处,我喊他过来带我们进景点,不仅仅是为了省钱,是希望给找个“灵”一点的道士算一算,他熟呀,整天跟这些人打交道。

我跟宝鸡的朋友说,无论算的准不准,给200块钱就行了,多了就扯蛋了。

他满口答应。

找了一个年龄比较大的道长,看胡须花白是有两把刷子。

引我们进了房间。

房间里香气缭绕,一进去,就感觉进了孙悟空大闹天宫的地方,太像了,让人油然而生敬畏感。

道长问了生辰八字,然后嘴里念念有词。

突然,我手机响了。

我使劲捂住裤兜,往外跑。

可内疚了,仿佛孙悟空正在跟玉皇大帝理论着什么,突然牛魔王手机响了……

我就没再进去。

过了差不多半小时,宝鸡的朋友出来了。

我问:“给了多少?”

他说:“500。”

我说:“不多,还可以接受,上次我们一个姐姐来,被搜刮了个精光,你这算好的。”

走,去山上吃鸡去,崂山深处有一些村庄,村庄里有几家饭店,炖的鸡特别好吃,若是跟饭店老板熟悉,还会给搞些野味,斑鸠啥的……

吃饭时,我问:“算的准不?”

宝鸡的朋友说:“有些挺准的,说我父亲挺不过今年了。”

我说:“你少听他瞎BB,有这个本事,他算算双色球多好呀?”

他说:“其实我不信占卜算卦,只是来寻求一些安慰,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来,让自己别这么痛苦。”

我问:“你到底给了他多少钱?”

他说:“3000。”

我说:“一会,我帮你要回来。”

他说:“我自愿给的。”

我问:“是不是拿那个本子给你看了?谁谁捐了3000,谁谁捐了1万。”

他说:“对,但是我给钱不是因为本子,是使我豁然开朗了,我父亲病的太突然了,我有些接受不了,心里特别特别的痛,甚至感觉人生没意思了,我就是想寻求解决这种痛苦的办法,道长一句话就点醒了我,他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每一部分都是人生,都是体验,你咋能只要甜呢?去拥抱痛苦,这也是你的人生,是完整的人生,是必须要经历的,要看成生命的一部分,而不是试图去逃避,说:我不要,我不要!”

我说:“这话也值3000块钱?我也会说。”

他说:“我问了他一个问题:是不是修行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对痛苦麻木?道长说,不是麻木,而是不会沉湎于痛苦,人有个特点,越痛苦的时候,越执着,越容易往里钻,就跟黑洞一样,越陷越深,若是平静的对待呢?”

我问:“没忽悠你买茶叶?”

他说:“要送我,我没要。”

我说:“山东有两大名山,泰山,崂山,但是都急功近利了,为什么疯狂宰游客?因为很多地方都让私人承包了,能骗就骗,想尽一切办法去忽悠,把客户体验做到了极差,若是政府有眼光呢?反过来做,就把名山做成名片,没有坑蒙拐骗,倒是四处有志愿者,爬次泰山仿佛去逛了一次世博园,到处都有免费饮用水,你说能不火吗?”

他说:“没办法,政府没钱。”

我说:“可以成立基金会啊,让人们去捐助,不过我们也是瞎操心。若是我当上了市委书记,可能把崂山门口的木栈道都承包给小商小贩了。去日照的游客,都嫌海边尿尿贵,可是你没想想,一个厕所承包费80万,你的尿能不贵吗?这还是10年前的承包价。”

他说:“有机会去我们终南山玩,那里不宰人,纯粹原始生活。”

我说:“去过。”

他说:“再去呀!”

我说:“要是前几年,你这么说,我接着就跟你走了,但是现在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我走不开。”

他说:“去吧,我们一起。”

我问:“请我们坐火车?”

他说:“这个我做不了主,陕西段可以。”

宝鸡的朋友,是个火车司机,平时我们都喊他绰号:火车头。私下里他做些小生意,倒腾些土特产啥的,酒泉产的锁阳,他一直都是全网第一,这两年锁阳泛滥了,他又开始搞黑枸杞了,具体做的怎么样,我没问,但是不会太差。

我问:“你小子不是信佛吗?咋来找道士算卦?”

他说:“道教现在属于传统文化范畴,已经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教了,其实道教比佛教对中国老百姓的影响深,因为道教是渗透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我说:“那这样,我回家换车,咱开皮卡去,晚上我安排你去寺院住,可以不?”

他说:“可以啊,你熟悉不?”

我说:“还可以吧,安排个住宿没问题,找个小尼姑陪你,可能不好找。”

他说:“这个不能随便开玩笑。”

我说:“你知道为什么同样的话,我说了你不听,道长说你就听吗?因为他贩卖的是神秘感,一进他的房间,你没感觉就跟上了天宫一样吗?”

他说:“可能是吧。”

我说:“假如从来没人见过我,追随我的人更多。”

他说:“这个我信。”

我说:“我在寺院里住过两天,凌晨4点起床,4点准时打板,听到这个声音,仿佛是听到了佛祖召唤,急忙提上裤子就往外跑,而且格外的精神,仿佛真的沐浴在了佛光里。”

他问:“你喜欢住在寺院吗?”

我说:“偶尔还行,图新鲜,就如同我们去住蒙古包,在沙漠里,租住一个蒙古包,一晚上600块钱,就是地铺,咱为什么住?就是图个新鲜嘛,去寺院住也是如此,就是来凑热闹的。”

他问:“有没有想出家的冲动?”

我说:“从来没有,我采访过主持,他爸爸出家了,他大伯、二伯也出家了,他奶奶出家了,他三个侄子也出家了,他13岁就出家了,他说,哪怕不吃饭也要念佛,就是痴迷了。”

他说:“佛化家庭。”

我说:“对!他今年49,我问他泡过妞没,他说从来没有过这个想法。他每天磕头400次,30多年从未间断。”

他说:“真修行的师父,很常见。”

我说:“我见的,多是花和尚。”

他说:“你关注的焦点决定了你吸引的和尚,你总是问人家有没有泡妞,凡是有的,你认为就是正常的,就跟人家玩,说没有的,你就说人家虚伪,就不跟人家玩了,所以你熟悉的全是一类的。”

我说:“差不多,吸引力法则嘛!”

他说:“在寺院里生活,你没觉得内心特别平静吗?”

我说:“我体验过寺院生活、军营生活、校园生活,我深刻理解了一个概念:磁场,在寺院里,大家就是营造了那么一个磁场,你进入就会按照他们的思维模式去思考问题,在部队里也是如此,?其实就是营造了一个磁场。”

他说:“你这么说,也对,也不对。”

我说:“和尚要是整天跟着我们泡酒吧,他也变成了我这样,因为他进入了另外一个磁场,若是我天天生活在寺院,也许我也能成高僧。”

他问:“你在寺院生活的收获是什么?”

我说:“没啥收获啊,我又不会念经,去看热闹的,若说有收获,我觉得规律生活很重要,我们应该学习寺院、部队的作息方式,给自己制订一套规矩,严格执行,要有戒律,不能如此放纵自己,我们现在是想几点睡觉就几点睡觉,这不好,我有个朋友,日照农村信用社的,他吃素,我问他是不是肉不好吃?他说,肉好吃,也不是信佛,我就是想给自己一个戒律。”

送火车头去寺院,安排明德师兄照顾一下……

明德师兄戴个眼镜,一看就是个文化人,出家6年,出家前是法官,公务员。职业不错吧?已经成家立业,有个可爱的女儿。

突然有一天,想出家了,谁劝也不行,就是出。

出了。

老婆带着闺女改嫁了,老婆也蛮内疚的,为嘛呢?

因为,是老婆先信的佛,她感召老公信佛,没想到老公如此的痴迷,为什么要感召老公信佛呢?因为明德师兄这个人属于愤青型的,眼里揉不进沙子型的,?人性最扭曲的地方。

他看的多了,对人性失望了。

对“人”也失望了。

明德师兄跟胡律师有的一拼,很有才,很个性,但是胡律师比明德师兄强了太多,因为胡律师懂的变通,在内心最纠结的时候,胡律师让导师把内心给捣开了:做人与做事是可以分开的……

明德师兄,一根筋,什么棍子都捣不开。

以前,我采访过他:还跟过去的亲戚朋友交往吗?

他说:“也会。”

过了一会,他补充了一句:“一般,我只回去参加葬礼。”

冷血不?

他对人性彻底失望了!

他信佛吗?

我觉得他不信,,把自己关在里面,只求一点:别跟外人接触。

我问:“你为什么喜欢僧侣生活?”

他说:“僧侣之间交往特别简单。”

他就这么日复一日的等死……

寺院里还有个老和尚,跟明德师兄不同,他是个粗人,小学都没毕业,我也采访过他,问他为什么要出家?

他说:“外面太浮躁了,现在社会变了,有钱人也不懂的布施了,若是这辈子布施,下辈子更有钱。”

我说:“你说的这个事,有个前提,就是有下辈子的存在。”

他说:“肯定有。”

跟他聊过几次,我觉得他是把和尚当成职业了,至于佛法之类的,不能说他一窍不通也差不多,表面功夫肯定做的不错,例如背诵经文啥的,至于理解,他差了点火候,连我都觉得他信的有点偏了。

第二天,我去接火车头。

火车头说:“这里太好了,这么安静。”

我说:“我们村也很安静。”

他问:“我就纳闷了,你为什么不信佛呢?”

我说:“不是我不信,是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不信,综观全世界,相比基督教、伊斯兰教而言,佛教属于小教派,佛祖会不会把他们下辈子都轮回为猪狗?”

他说:“别看国外,看国内。”

我说:“为什么别看国外?我们都是人类,其实‘国外’、‘国内’本身就是一个催眠,地球不属于任何人,因为人类只是地球中的一个物种而已,说的通俗一点,我们家的那块地,不属于我爹,不属于我们村,应该属于我们地球上每个人,我们怎么能把自己的眼界非用地理界限给封死呢?!”

火车头感觉我在污蔑佛教……

我说:“胡律师说过一句话,我觉得非常的经典:佛教能千年不熄,不是因为没有被污蔑,而是经受起了污蔑。”

他说:“中国的国土就是中国的。 ”

我说:“阶段性的,再过上5000年呢?!你们的终南山就是你们的吗?我搬去住行不?有人管我吗?我给钱行不?那就成我的了?陕西省政府没钱了,10个亿把终南山卖给了我,那就真是我的了吗?那是全人类的,美国人来爬,咱应该让人家爬,为什么呢?他跟我们一样,都是地球人,终南山是地球的,疆域这个概念,本身就是阶段性的产物,无国界是趋势,欧洲已经没了,以后我们中国也会的,我们去日本就跟回家似的,一个国家强大的表现是什么?就是去国界,例如美国人,买张机票可以行走全世界,我们呢?要提供房产证明,要交押金,还要去面签,没钱的还会被拒签。”

他说:“这个言论不爱国。”

我说:“什么是国?三国时期,我们属于曹操,你们属于袁绍,我爱曹操,你爱袁绍,我们就是敌人,懂不?春秋战国,我们是齐国,你们是秦国,我们也是敌人呀?我爱我们山东,不爱你们陕西。”

他说:“你知道为什么中华传统文化在消逝吗?就是跟你这样想法的人越来越多。”

我问:“什么是传统文化?”

他说:“《孙子兵法》就是。”

我说:“朝鲜全军研究《孙子兵法》,也依然是个孙子!我听过马骏教授讲的《孙子兵法》,我觉得很多例子都太牵强,特别是现代战争的例子,都是往《孙子兵法》上硬套,现在战争格局发生了变化,不会再出现绞肉战了,至于说非要把《孙子兵法》上升到‘道’的层面,过了。”

他说:“西点军校都把《孙子兵法》当军事圣经。”

我说:“这个你也信?西点军校从来没用《孙子兵法》教过学,只是在图书馆里有这么一本书,想多了,想过了,足球也可以理解为战争,中国人这么精通《孙子兵法》也没把中国足球踢出亚洲。”

他问:“你不觉得古代人比现代人聪明吗?”

我说:“我觉得我们村的医生比华佗厉害。”

他说:“你是抬杠。”

我说:“李时珍也就是死的早,放在今天,就是张悟本。”

其实,我是故意调侃他……

我们俩轮着开,晚上6点就进西安了,先去酒店,然后去一家茶馆,老板是火车头的朋友,据说当年一起开过火车,不过现在他们俩都不开火车了,吊儿郎当的自己创业了。

跟火车头一样,茶馆老板也是一身古装,仿佛拍电影,还留个鲁迅般的小胡子。

我问:“这衣服是不是很凉快啊,你们咋都穿着?”

火车头说:“亚麻的,可舒服了,给你来件?”

我说:“饶了我吧,我发现你们喜欢传统文化的人都是一搞一疗程,穿古装,戴佛珠,学中医,搞针灸,搞的好象是穿越过来似的。”

他说:“你没发现,中国风在流行?”

我说:“没发现,我也有个朋友,他原来特别喜欢泡妞,技术高到什么程度?下雨天,小姑娘跑的快了一点,溅了他一身泥巴,就因为这点小事,他把小姑娘泡到手了。后来,学佛了,觉悟了嘛,又走入了另外一个极端,家里连电视也不要了,全家在家抄佛经,而且还办了私塾,不允许孩子读书,俩孩子都在私塾里。”

他说:“我觉得很好,我就计划让我们家蛋蛋读私塾。”

我说:“使不得,教育是唯一不能试错的,因为具有不可逆性,不能拿孩子试错。”

他说:“终南山有个国学班,你听说过没?”

我说:“我在终南山待过很久,那里的情况我比较了解,那里是镀金圣地,从唐朝就是,连李白、杜甫都去镀过金,有个成语叫:终南捷径,就是讲的所谓的终南山隐士,意思是自己进了终南山,给人感觉是世外高人,从而把自己神化了,皇帝一听,哇,高人呀,快出来做官吧,于是这些文人骚客纷纷上山了,跟尼姑逛公园被强奸了的段子是一回事,报纸报道以后,第二天100多个尼姑在逛公园。”

他说:“那里的国学班办的很好。”

我说:“我知道有夫妻俩,带着俩娃在山上住,开办了一个传统文化夏令营,严格按照孔子的那六艺来教的,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他们夫妻俩?姓李?”

他说:“对,对,对!”

我说:“平时还教射箭之类的,小朋友见了面,相互要作揖。”

他问:“你觉得不好吗?你看他们写的文章多么简练。”

我说:“我觉得挺好啊,赚钱的好门路呀!我问过他一个问题,对现代文学怎么看?他说古代人几千字的文章就可以千古流传,而今天的文章呢?几万字都是废话连篇。”

他说:“很有道理。”

我说:“有个流浪汉,住在深山里,不是经常有人去终南山上寻找隐士嘛,把流浪汉找到了,非要拜师,流浪汉赶他走,他就是不走,还扑通跪下了,一跪就是一天一夜,试图打动流浪汉。”

他问:“这是段子吧?”

我说:“你去看看那些隐士就知道了,跟流浪汉一样,有啥区别?”

他说:“修行是要在深山里的。”

我说:“这个我倒是认同,2011年来时候,我遇到了一个老和尚,天津的,写一手好书法,他没有住在山上,而是住在村里,里面有水有电,反正就是正常生活吧,偶尔爬爬山,他就说过,进山修行的人,不一定是出家人,但是出家人总是要进山修行几年的,让自己远离人群,自己跟自己对话。”

他说:“这种修行的人是值得敬佩的。”

我说:“我还是那个疑惑,好好的日子不过,躲到深山里算怎么回事。”

他说:“你不知道吗,他们内心特别的平静,特别的幸福。”

我说:“我是接受不了,好日子没过够,我原来也计划在山上住一些日子,但是山上的饭不好吃,又死贵,后来就干脆搬到镇上的旅馆去住了。”

他说:“我的梦想就是在深山里待上几年。”

我说:“祝你早日梦想成真,村民说过,一到冬天,山里就没人了,纷纷跑了。”

王莉,一系列图书出了六册,每一册都在10万本以上,属于超级畅销书了,我问过她一个问题:你见过读者吗?

她说:“严格意义上讲,我没有见过一个纯粹的读者。”

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她没见过陌生人。

我心想,怪不得那么多人把她想象成了女神呢!这就是神秘感造就的,为什么人们喜欢装神秘?

有部分,是真修行。

有部分,是为镀金。

镀金的成分要多一些吧,例如我最近关注了几个公众帐号,因为我没见过作者,也没有搜到作者的相关信息,突然觉得好崇拜呀,就如同《造物集》里的女主角,我一直都把她想象成女神,希望别爆出艳照门啥的,我会伤心的。

在终南山的时候,我总会问同一个问题:修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每个人的答案都不同。

我在想,假如“假设”不成立的话,那岂不是一切都白费了,我所谓的“假设”就是有“来世”,若是没有,你这辈子都蹲在了山旮旯里,不后悔吗?

你的人生没有颜色,只是一味的研读古书。

我问了开办传统文化夏令营的李先生一个问题:“学传统文化,你为什么不去北大、清华学?”

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你猜?

他说:“他们路子不正!”

这些传统文化爱好者有个共性,总是想兴复传统文化,让我们穿上汉服,说文言文,会射箭……

看到他们的表现,我总想起四个字:反清复明!

历史的车轮轰隆隆前进,历史本身就是一个笊篱,优秀的东西,自然留下了,糟粕的东西,自然放弃了。

不用忙着回头找包袱。

那包袱里,多是糟糠,欧洲没有老子,美国没有孔子,去欧洲看看,去美国看看,无论人文还是经济,哪个落后于我们了?

倒是我们这些由传统文化腌制而成的中国人,在世界上被贴上了素质低下的标签,不是人家鄙视咱。

是咱,的确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