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算卦解签价格联盟

走过算命的日子

李泽顺2018-11-07 14:12:23


从05年到深圳后,已经很少摆地摊了,深圳真是个历练人的地方.别的不说,那么多培训的机会真的让人脱胎换骨.一次和某部门工作的几个朋友吃饭,他们趾高气扬的宣称:能够在深圳这个地方混下去的都是人才!当时我差点要躲到卫生间去捂着嘴巴偷偷的笑了:哈哈,那我都成了人才了,可我一直不知道啊!


  在路边摆摊,听到的常有那样的感叹:年纪轻轻就来摆这个!在人家的眼里是自甘堕落了吧?事实上摆地摊的也是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也不为主流社会所重视和理解.哪些摆摊的年轻一点的后来都相继离开了,哪里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个驿站, 世界大得很,每个人都有其它的选择.


看了一些摆摊的故事,忽然有新的发现,原来摆地摊也是创业呢?我可一直当找不到工作或不想工作的混饭的手段,毕竟成本低门槛低,相对自由很多,当然赚不到钱连吃饭都成问题的时侯也有的.而被城管抓住没受了东西的时侯也是有的.

    我也是地摊出身,并且从业时间很长了,从01到05,当时在番禺市桥,大北路的那个环形天桥上面就是我们的主场,一到下午太阳照不到的时侯,上面就延绵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东西,有卖手机套的,影碟的,小吃的,耍魔术的.当然最多的可能就是看相算命的,当然其中也有一个是我了.不过惭愧的很,一直没有什么起色,直到后面转行了事.同时一起摆摊的也各有各的发展,混的好一点的都不是摆摊了,目前还有联系的,就是几个也来了深圳发展的,一个在做手机批发的大区经理,一个转展去了厦门,目前应该是给一个老总做顾问吧.

    我还是本行相关的职业,也难怪,最黄金的年龄都做那个了,现在想改也迟了,人的一生能够学好多少东西呢?在命理上面我可是花了十年以上的心血了,还有几个十年可以用来学习的?也许这个就是命运吧,后来研究自己的八字,真的很符合命理经典上面的评论:三月甲木见壬水,才学必富.无庚金寒儒而已.看来自己确实是寒儒的命,既然是命理注定,那正好乐天这命而不忧了.只是有时回想起了也觉得奇怪,当时上班上的好好的,怎么忽然想到去学易经的呢?.


最初学习易学,是95年,当时是在虎门,一个建筑工地做木工,详情我也不想说了,总之忽然有一天就想到:不打工了,以后到外面摆个地摊算命去.


    先父也懂点算命,不过是业余的.我老妈才不愿让他到外面去算命呢.!他是老年才学的,看了一些书,遇到算命就吧人家请回家了讨教,但是一般走江湖的又懂多少呢?就是人家懂也是吃饭的家伙不愿轻易给人.学了几年也没有大的起色.平时也就是排个八字起个大运什么的,看看这个人是才旺还是官旺,有没有发展.深入的分析基本不会,不过他很喜欢看书,也记住了很多的口诀,给人算命就是套口诀,有时也很准的,但他的口才很差,所以也不适合到外面去混江湖.这一点我是完全遗传了他的了,好在我在外面的磨练的时间也长,这点还是有了许许提高.

    当时市面上最流行的就是<四柱预测学>,那次我去市场的时侯没有买到那本书,而是一本介绍易经的书,名字是忘记了,总之看了之后就是对算卦有点了解.后来也陆续买了很多,也换了几次工作,也去地摊摆了几次,感觉书上哪些基本没有用处.后来还是专心专意打工.当然也一直没有放弃对易学的钻研.直到97年来到番禺.

    在虎门的时侯,我算了一个特别准的卦,那个卦放到古今中外的卦书里面去都不会逊色.但是那样的卦我现在都算不来了,嘻嘻,要说碰巧也太巧了吧:

     当时我在虎门的白沙四村的一个鱼肚厂,那是一个小作坊,加工鱼肚片的,连老板一起也就十来个人.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不过那里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清洗鱼肚,用刀来挂,刮干净后就在太阳底下晒干.一起做事的几乎都是四川的,其中有一个姓李的,好像是南充人,还没有女朋友,一天就让我给他算算什么时侯有女朋友,我也就煞有介事的算起来,得出的结果是:46天之后,有个红衣服的女孩子会来找他,要他好好把握住.

    当时谁也没有在意,都是当玩笑来开,不过也都算这那个46天后的日子是什么时侯.然而事实就是那么的巧:那天正好发了工资,正好有个红色衣服的女的来找他了,他还请那个女的吃了饭.

    后来这个姓李的仁兄拼命的去追人家,结果也是没有追上,但通过这一次,我在他们老乡圈子里面就小有名气了,甚至有一个人对我说:如果我给他也算的那么准,就拿半个月工资来酬谢我,遗憾的是,后来从来没有这样准过了,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知道那个四十六天是怎么来的了,呵呵!

97年的端午前夕,我来到了番禺的沙湾紫泥,不久就进了当地一家还小有名气的工厂:皇都家私,这是我第一次在正规的工厂工作,虽然只是一份很普通的工作,用黎叔的话来说,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的那种.但和以前比起来,已经好了不少:工作时间稳定,发工资也及时.工资虽然不高但同比有了很大的进步.我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于是就就一直在这里呆者,一混就是四年,也就是这个四年,我的易学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这里我很感谢台湾的易学大师钟义明老师,虽然没有见过面,我也是看了他的作品之后主动联系他的,当时没有太大的期望,没有想到他老人家真的给我回信了,并且切切实实的回答了我的问题,而正是他的回信确确实实的给我指明了方向,知道哪些书该看,哪些书不该看,并且给我提了其它的建议.可惜的是,由于后来搬来搬去,哪些信件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现在只记得老师的字很小,很工整,密密麻麻的,看上去很舒服的那种.

  

    我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钟老师的书的,而他书里面的东西一下就吸引了我,于是到处搜集他的书来看,包括他推荐的书.其时也看了司萤居士的<八字泄天机>,光连先生的<活断八字特别函授讲义>,还有其它台湾命理学家的书,也因为这样,好长时间我都不愿意碰哪些国内"大师"的作品,感觉太垃圾.直到这几年才发现终于有了比较好的著作.同时随着水平的提高,也更加容易发现其它优秀的作品,包括六爻.风水等方面的著作.平时就拿同事们来练手.好在那个时侯,五术类的书籍真的很多,地摊上面到处都有,.当时我常去找书的地方,一个是陈涌一个是大石.陈涌是个小书店,在工业区里面,店面不大但易学方面的书还真不少,去年我想到一本什么书的时侯曾经千里迢迢的杀过去的时侯,发现现在这样的书已经不多了.而且没有什么新增加的好书.大石那个是书摊,原来白天也可以摆的,但去年去看的时侯,已经不在了,据说是城管的功劳.

  

  虽然哪些书都是盗版的,但其印刷质量和装帧水平绝对不比正版的差.而价格却是正版的几分之一.想想也该感谢盗版,要不是盗版的书便宜,以我一个星期一本书的速度,那点工资根本就不够花了.

     2000年公司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我也没有打算再找工作,于是就开始了职业算命的生涯.


在2000年的下半年,公司的生产已经每况愈下了,我们上班也是有一天没一天的,有门路有技术的同事纷纷另谋高就,我呢,这时才感觉自己除了手头那份工作比较熟练之外,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年龄也不小了,还能够找什么工作呢?或者可以搞清洁吧,也许还可以去建筑工地做小工.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什么都没有学会,内心感觉还是很失败的,而且紫泥是个孤岛,也根本没有提升自己的机会,当然也没有人来提醒过除了上班之外,还有哪些提升自己的方式.05年来深圳后才发现原来这里有这么多的机会,但是在当时,真的就是上班下班,所谓的培训听都没有听到过.

    当然自己也是学了一门技术的,就是易学吧/.四年的时间,除了上班就是看书,到外面去玩的时侯也是找相关的资料.那时没有网吧,所以都是去书店和书摊.现在回想,感觉还是很惊奇的,那时正是谈恋爱追女孩子的时侯,为什么自己能够这么安心的研究在别人看来很枯燥的东西呢?也许真的是命运.当同事们知道我会算命也就纷纷来找给他们算算,不过那个时侯水平还是很菜的,更多的时侯是在用他们的经历来检验自己学到的东西.在没有上班的时侯也会去市桥看看,当时没有摆摊,只是看哪些算命的怎么说怎么做,和哪些摆摊的交流,了解行情,当时也认识了几个同行,对他们的水平有了基本的了解后,自己也有了信心.但后面的经历告诉我,那个信心是错误的.

    在外面摆摊是不需要什么水平的,有个湖北的老头,50多岁,相学命理都不懂,他就是一套话说到头,可能是形象不错吧,找他看的人还不少.每次有客人的时侯,他就是拉着人家的手,看都不看,眼睛盯着对方,就背书似的说起来:"----你表面看起来逍遥,其时你过得并不逍遥,别人看起来你很好,其时你并不好 ------你这个人适合在南方,在东方发展,其它地方都不合适----".旁边哪些卖小东西的人都说他们都吧那套话听熟了可以去给人家看相了.但他每天也那个收个几十上百的.多的时侯更多.

    还有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自称慧源大师,每次出来摆摊,都是穿和尚的衣服,地摊上面会摆个观音菩萨的相,还有一张电脑合成的照片,是当时的总书记的相片和他的合影,自称曾经给总书记看过相的,来了客人,三句话不到就说人家有灾,然后画符,烧香,放生.可能是那个行头还真能糊弄人,每次轻而易举的都是几百块.

     但当时自己可不懂哪些,无知者无畏,到年底公司关门后,反正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就画个太极图摆两张凳子算是开业了

  当时主打的项目,也就是算卦和八字,对于这两样,自己感觉还比较有底,毕竟学的时间也久了.而且和周围的同行比起来,专业上还是比较自信的.但摆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1 在外面看相的比较多,很多人一座下就是把手一伸,然后等你来评论.问起八字来很多都不清楚.

     2 算卦更加少见,在那个天桥上面,当时只有一个姓湖北人.姓李,也算卦,他是某大寺院的皈依弟子,平时也是和尚打扮,和我们一起吃饭都是吃素,他很好学,对中医尤其喜欢研究,当时他有个门面,平时都是客人找上去,很少来天桥.后来从海南过来了几个人后,摇卦的才慢慢多起来.本来那时完全可以把算卦当成特色项目来推广的,但那个时侯没有这样的眼光,反而随大流了,没有生意还真的是自找的.后来从海南来的胡子就做的很好,胡子是湖北人,年龄也不大,不过下巴留了长处的胡须,看上去还真有点出家人的,他在海南做了多年的,经验丰富,也是是算卦和八字.水平和我差不多,但他的生意就好得多 ,找他算卦的也不少.还有回头客.(胡子以后再详谈,他后来也来了深圳,现在在厦门给一个老总做顾问)

     3 来看相的主要是小女孩,他们往往要找年纪大的,认为哪些胡子长的经验也丰富一些.对于年轻的,往往怀有戒心.用她们的话说,年轻的肯定没有经验.一般不会主动过去的.而我的形象恰恰不像在外面算命那种,走到哪里人家都当是公司里面的白领,不过后来还真在深圳当了一段时间的白领.这是后话.

     4 有几个人也比我年轻,当时他们都在大石,偶尔来市桥.大多也是看相为主,可能在外面的时间长了,看上去都很老练,很自信.很会拉客.也有一些道具,象我这样懵懵懂懂的自己出来混的,就只能等人家上门,效果不可同日而语.

     5 还有,后来才明白,人家来算命看相,肯定是遇到什么不好困难了,他们自己内心理都有一个答案了,来找你的目的不是寻求答案,是要来验证自己的想法,比如他认为他的风水不好,如果你说不是风水的原因,那他就认为你不准,还有,他先前在某个地方算了,说他什么时间结婚,如果你说不是,那么他肯定和你争执,说你不准.应该是什么时侯才是.其实他说的那个时侯不过是先前人家说的.

     6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自己的水平有限,准确率不高,同时表达技巧很欠缺,语言也不标准,乡音很重,沟通起来有些吃力.直到现在一说话别人就直到我是那个地方的了.

    在整个2001年,我是勉强维持生存了,不过我还是感谢哪些那个时候在我这里算过的朋友,说实话,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也撑不到现在,而那个时侯的水平,真的很菜的.直到后来我用了其它的方式.才有了改观.

  
  不过现在回想,水平菜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不会推销自己不会变动才是最关键的.

在外面摆摊,空闲时间还是比较多的,天时地利上,晴天太阳大,雨天更加不用说,天桥上面可没用遮日挡雨的地方.好在周围有几栋高楼挡着,下午三四点后考验摆了.更麻烦的就是人祸了,有个什么检查之类的,我们的天敌------城管一定会兢兢业业的守在桥上.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那个时侯我们就只好休假了.或者下乡去摆,那时比较适合去的,晚上到处有夜市,白天则除了旧水坑外就只有赶集,.旧水坑是个很大的工业区,里面有个公园,有石桌石凳,打工的人很多.大多是小妹妹,哪里平时有几个人专门在摆,我们也偶尔过去一趟.想想我们的存在,也给市桥人民增添了不少就业机会,那几个守桥的同志绝对是因为我们的存在而存在的,没用我们这些摆摊的,说不定他们还是下岗人员一个.饮水思源,也该对我们客气才对,事实上却是人一阔脸就变,狗腿比人更可怕.

  

  我比较喜欢看书,有空的时侯就说在书店呆着,或者是书摊,在节假日,离天桥不远的地方有个新华书店,中午的时侯我经常去那里,不过那里也没有多少书,尤其是易学方面的,当时我也主要看销售和励志方面的,对策划方面的内容也感兴趣,当时看了王志刚的策划系列作品,印象深的就说碧桂园的成功炒作和一本<知本时代>的书,不过看的时侯津津有味,自己怎么应用却是一筹莫展.真的很想能够把自己推销出去.


    一天周日的中午,在星海公园靠番禺宾馆的出口处发现一个书摊,也就凑过去看了一下,找到一本<金口决实用预测学>,作者是张得计,这个名字我当时并不熟悉,不过有预测方面的书我都会随便看看,不料仔细一看,发现这本书还真是很有料子的那种:里面的起课方法预测思路都很简单,但是预测内容却很全面细致,更为重要的是,那里面对于天干地支的解释很清楚到位,生克制化分析的简明扼要,针对性很强,实用性也高,比起坊间其它的书了,明显高处一个档次,于是就买了一本回去看.

     在金口决的预测过程中, 首先考虑的是用神,其次是五动,对于一个学习易学有8年历史的人来说,这些内容很容易掌握的,3天后,我便开始用金口决来作为主要的项目来推广了.

    当然我在招牌上没有说金口决,这个名字很少有人知道的,因为金口决的起课方法很多,其中就有报数法,也可以根据对方写字,还有生肖等,当然我没有必要弄的那么复杂,我就选了一个内容:测名测字.实际上就说根据写字的笔画来起课预测的.而我的招牌也就是整个天桥最简单了,自己用白纸写的四个大字测名测字.


    没有特色不开店,在当时的天桥算命看相的当中,测字测名绝对是我的独家项目,虽然挂羊头卖狗肉,但是客人大抵是外行,只要你的结果准确,才懒得管你用什么方法呢.而单凭一个名字就能够看出自己的运气性格,财运婚姻,大多数人都是将信将疑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坐到我面前的人明显的多了.结果他们也还满意,只是疑惑一个名字居然包涵那么多的信息.其时金口决和奇门六壬一样,都是很深的预测法门,就算你什么都不说也可以测试,何况还写了个字呢?后面生意也就慢慢的好了一些.当然,由于收费很低,就算生意好了也就是混个温饱而已.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段时间确实是运气很差的时侯,也难怪一直找不到发展的方向,唯一感到奇怪的是,在那样艰难的环境当中,怎么没有另谋发展,而是死死的吊在易学这棵树上.

不过说到运气,我还是相信人是可以主宰部分的.


    市桥南边大概五六理的地方,有个村叫陈涌,那里是个很大的工业区,一到晚上,来来往往的人相当多.我们有时也去那里摆摊.当时那里也有个同行,内蒙古人,不知道名字,平时就是称他;内蒙.六十岁了,自称是下岗后才开始学习算命的,师从泰斗的弟弟,也算是名师吧,也是算卦和八字,当然也准备了一副签.他也不喜欢拉客,平时都是等人上门,所有一个人在这样的地方更合适.在天桥上面大家都挖空心思拉客,不拉客的人生意明显要差很多的.


  一次,也是区陈涌,当时他也正闲着,便过去和他聊了一回,交流经验吧,看到他的签,便顺手抽了一支,在外面摆摊的人当中,一般都是观音灵签.哪些签文我都看过,然而这个签文却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也是四句话,具体什么话已经记不得了,大意是运气不好,后面有句好像是点明为什么运气不好,前面四个字是:心思下流(还有三个字,忘记了),当时我心理说不出的吃惊,说实话,在外面这么多年,我不瓢不赌,唯一的爱好就说看黄色小说,越禁忌越喜欢.那段时间我去书摊,一般就说看两类书,易学类的和淫秽类的.自己也认为不好,但是就是改不掉,也没有想到居然可以影响到运气.!


   2002年的时侯,我住在丁沙.往北走大概十分钟的地方有个小小的寺庙---眉山寺.正殿供的是观音菩萨.左右好像是文殊和普贤.据说这个寺庙是苏东坡的后裔在番禺为官的时侯留下的.也是市桥唯一的宗教活动场所,最初去那里的时侯还有几个和尚,有时做做法事,后来和尚也不见了,就说几个当地人在张罗.不过香火还是很旺的,每到初一十五和菩萨的生日,到处都挤满了烧香祈福的人.但平时人就很少了,那里有很多的佛经和其它的善书,都是信众免费结缘的.

    我也是偶然之间发现这里的,后来就就经常往那里跑,我有早炼的习惯,每天早上六点多就起来跑步,有时也打打太极拳,不过我的太极拳也是自学的,二十四式.拿着书本照猫画虎,练了几年也没有长进.好在自己也没有想过要练出什么名堂来,就当普通的锻炼了,每次炼完,大概是七点半左右,而平时摆摊都要等到九点半左右(太早也没有人来的).中间这段时间,我就去了寺庙里面看书.


    也不记得是从那一天开始,我找到一本<金刚经>,从此每天早上都会跪在菩萨面前念一遍,大致前后坚持了半年.后来又找到一本南怀瑾老师的<金刚经说什么>,也就带回宿舍天天瞎琢磨.也有著名的<了凡四训>.于是记住了袁了凡是靠念准提咒改变命运的,于是也跟着念准提咒.而一本俞静意遇灶君的小册子,却真的让我醍醐灌顶了:原来意念不净对命运有那么大的影响!想想也是,正如灶君指出的."邪淫雖無實跡,君見人家美子女,必熟視之,心即搖搖不能遣,但無邪緣相湊耳!君自反身當其境,能如魯男子乎!遂謂終身無邪色,可對天地鬼神,真妄也,以此君之規條誓行者,尚然如此,何況其餘,君連歲所焚之疏,悉陳於天,上帝命日游使者察君善惡數年,無一善行可記,但於私居獨處中,見君之貪念、淫念、嫉妒念、褊急念、高己卑人念、憶往期來念、恩讎報復念,憧憧於胸,不可紀極。此諸種種意惡,固結於中,神註已多,天罰日甚,君逃禍不暇,何由祈福哉!”看这段话,内心感受完全是震惊,似乎所有的话都是针对自己一样!难怪我的运气一直那样背.


  从此真的洗心革面,有杂念的适合就大声的念佛.如此大概过了半年,虽然运气也没有大的改变,不过智慧上感觉有了很大的提高,原来无法理解的东西那个时侯很容易弄明白.而生意方面也有了起色.至于运气方面大的改变,是2005到深圳年以后的事情.这里我不想说哪些,因为不适合在这里谈的,总之通过这段时间的修持,自己认为改变了很多的.


    在2004年秋,收了个徒弟,他是做IT的,收入还不错,从此,手头紧的时侯就有徒弟来供养了.再也不用担心没钱吃饭,也算松了口气.唉,混到这个程度,其实也是很可悲的.

徒收弟的时间,是2004年的秋天的一个晚上.


    应该有九点多了,晚上的天桥,正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侯,打工的都已经下班了,来来往往的人比较多,一般做小生意这个时侯都会比较忙碌,不过我向来生意都不怎么样.当时正闲坐那里,正好看到一个人路过,无意中打了个招呼,对方竟然停下来坐坐到我前面的小凳子上,还拿出一个排好的八字听我来分析.看上去对八字有了点初步的认识,也有很多地方也是模模糊糊的,我也就随口给他解释.

     "你就是资水吧?"末了他问到.

     "是的?"我有点惊讶,看来对方是人家介绍过来的.

     "那边桥上一个老头告诉你的水平不错的!"大北路有两个天桥,都坐满了算命的.接着他就说起他的事情来,原来他是对易经方面的内容很感兴趣,在那边天桥上找了一个老先生教他,这天晚上他很另外一个老先生聊天的时侯,那个了老先生就向他推荐了我.当然我对八字的分析也让他很满意,于是提出和我来学,我答应了,不过没有提到学费,或者他提到了我婉拒了,但他承诺如果有需要钱的话随时可以找他.当时只留下了算那个八字的润金.


    那个教他算命的老先生姓欧阳.名字我也不知道.湖南人.六十多岁,懂的东西还很多.八字六爻奇门六壬样样玩.道家佛家还有杂七杂八的东西也都说得上,水平也还过得去.不过性格有些孤傲,对于同行很冷淡,言语之间也得罪了些人.所以大家对他也是敬而远之.他说是退休后才学命理的.来市桥的时侯从业时间好像还不长.生意也一直不这么样.当然,在外面摆摊,拉客很关键,而他也是那种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钓,平时都是默默的坐着等待客人主动前来,门可罗雀也在常理之中.他有个特点,就是每天出门先算一卦,如果卦上显示不好就不出来.不过他还是有些真的水平,所以也有点稳定的客户.


    那个让他来找我的那个老先生快七十了,也是湖南老乡,也是退休后开始玩这个的,他当时主要是测名字,用那种所谓的诸葛神数,那个东西学起来很容易,不过计算很复杂,有时也准的出奇,往往看一挂名字就断人家已经不在了,居然都是正确的.在天桥上面,这个神数也是独家生意,加上他的年龄优势,生意很还不错.不过他很喜欢打牌,那天如果赚了一百块钱那下午肯定斗地主去了.他也很好学,看到人家看相赚钱也就买来相学的书来看,经常找人请教,不过大家混江湖,一般都不会教人的,但我向来百无禁忌.你来问我就尽我所知来解释,所以他对我印象不错.平时经常向他的客人介绍我.这次也就给我介绍了这个徒弟.


    当然这个徒弟也是业余爱好,我也没有专门的教他,很多的时侯都是在我算命的时侯坐在旁边听我分析八字,或者不懂的地方来问.好在他的基础还扎实,学会了分析方法后就也就可以看个大概了.后来我也向他推荐南怀瑾老师的<金刚经说什么>,他一看就喜欢上了.并在网上下载了很多佛教的资料.不久还去广州六榕寺皈依了.但我却是直到2006年四月初八的佛诞,在深圳弘法寺皈依了著名的百岁长老本焕老和尚.

最初接触佛教,是在99年,当时我在番禺的一个小岛上工作,工厂附件有个小庙,原来了很冷静,不过在99年前后有时有些善书,当时自己什么都不懂,不过平时总喜欢去庙里拜拜,随便的看看书,那时主要有观音菩萨普门品,和大悲咒等,那些我都看不懂,不过一本《了凡四训》,给我留下了一些的印象。

  

  后来由于公司倒闭,我没有再找工作,就以预测为业,2002年前后,我在番禺市桥摆摊。幸运的是,住的附近也有一个小小的寺庙。叫眉山寺。寺里没有和尚,只有几个管事的本地人。不过香火还不错,也有一些佛经和善书。由于我是自由职业,空闲比较多,闲事常常去那里看书,一天,发现了一本《金刚经说什么》。南怀瑾著。当时我对南师并不了解,不知怎的竟然把这本书带回家了。从此也就迷上了佛教。又去找南师的其他著作来看。也看别人的注解的经文和善书,如印光,虚云等大师的作品。

  

  这段时间,又找到了《了凡四训〉。是净空法师的讲解的,以前看的是原文,理解其实很有限,现在看了老法师的讲解,才发现原来有这么深的意思,尤其是讲到准提咒那段,极大的打动了我的心思。当时我的处境也很艰难,从命理来讲是很坏的运气,但能不能改变呢?老法师说能够,了凡先生的经历也是这样改变了的,于是我就持起准提咒来,没有人教,资料也就这几本书。自然也不知怎么去持,只是背熟,不时的念一会。效果自然也不理想。但我居然也没放弃,一路持了下来!


   04年7月,一个重庆的小伙子经人介绍找到我,他是做电脑的,对易经很感兴趣,以前和一个老头学了一段时间,感觉有些理念不能认同,于是就来找我,小伙子悟性很高。只教了一个月左右,就能单独分析八字了,而他还只是晚上学习白天上班。他的八字是丙辰壬辰 壬子 乙巳流年流月都是长生,难怪这么学的快!我于是又让他看佛经。最初的一本,就是南师的〈金刚经说什么〉。随后又让他去找准提咒,他也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并且在一个星期之后对我说已经有了感应!我念了三年还没反应,可他一周时间就有了感应,这徒弟还怎么带啊?也就在那个时候我不让他再叫我师傅。对于八字,八卦,风水等,我有了十年的经验。做个老师还有自信,可学佛我可只是看了几本书,而他有电脑,能从网上找到资料。很多东西还要问他才明白。此一时彼一时,还是谦虚点好。


  当然有了个‘徒弟’的激励。从此我也精进了许多,气色也慢慢好了些。不过大运不变,处境转变也有限。但有困难总有人帮忙,也算是佛力加被了。


   06年正月,我到了深圳,我来时没什么钱了,没料到竟然有人帮我介绍了一些客人,帮我度过了一个个难关。而且整个情况比起以前来也算是丰衣足食了。药师十二大愿中有:愿我来世得菩提时,---众生得无尽受用物,莫令众生有所乏少。诚然,如果学佛的人一个个穷苦潦倒,那么还有人愿意学吗?南师说,如果你有药师佛的那样的愿力,你就会有那样的感应。对于我来说,别的我难以做到,但有一点,我一直是那样作的: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行邪道者,悉令安住菩提道中,若有行声闻独觉乘的,皆以大乘而安立之。我所学的易经就是为人解惑。我能做到的就是不骗人不坑人不害人,尽自己所学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后来由于其他的原因,也没有继续给人预测。而是学了一些企业管理人力资源金融等方面的知识,最初的愿望,是想把易学和现代企业管理商业运作方面结合在一起,希望能够更好的服务社会。同时去了一家有名的易学论坛作版主,免费给易友们服务,通过一年多来的网上交流,结实了很多对易学很有水平的同行,也检验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至于学佛这一块,就是持准提咒,很惭愧的事,自己的积习太深,明明知道不对的事情就是很难改掉。总是一边忏悔一边又忍不住重犯,不过自己总算还是坚持了每天都要护念,并且原来的习气也变谈了很多,自己在其他方面也顺利了些。

   对照网上的同修,深感自己作的还很不够,罪从心起将心忏,现在事新的一年,希望更加努力,有新的提高。


2003年的春天,确实有个一次创业的经历,开了个预测工作室,不过是被动去做的,当时我并没有去做那事的资本,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我.

  记不清到底是那一天了,只记得是阴天所以上午也可以在天桥上守株待兔的等着.(如果说敬业,我看世界上最敬业的应该是被称为走鬼的哪些摆摊的,南方的太阳那么大,他们中午的时侯都能够坚守岗位,而收人就是那么微薄,还要担心城管的袭击),当时没有生意,我们几个也是哪里摆着闲聊.这时来了个戴眼镜的年轻人,看上去很斯文秀气.不过手上打了绷带,显然是受伤了那种.他在天桥上转了一圈,最后在我的摊子前面停了下了.问:"你这个算卦是用金钱来摇那种吧?"

  

   "是的!"我就掏出三个乾隆通宝来,自从泰斗说了算卦用乾隆的铜钱效果好之后,外面摆摊的用的都是真真假假的乾隆通宝.他坐下来算了个卦,结果还算满意.算完就开始闲谈,谈着谈着居然发现他很内行的,并且知识面还很广,对八字奇门风水都在行.奇门我是刚刚看了张之春的<神奇之门>,排个局断点简单的事情还可以,深入下去就不行了.他也介绍了自己,姓雷.也是湖北人,也是易学方面的内容很感兴趣,一直在自学,还参加过张之春的函授班,资料比较多.也买了很多的书.学了很长时间了,曾经在海南也摆过滩,不过现在是在大岗一家工厂上班.前段时间手指工伤,还在休假.

  

  到吃中饭的时侯,小雷便邀我一起去吃个饭,饭间也一边闲谈.似乎是很随意的问了一句:你这么多年一直在路边摆摊,有没有想过开个预测的工作室呢?

  

   "没钱,没客户资源,现在还弄不了!"我实话实说.那个时侯我身上所有的流动资产很少超过三百块钱的,交完房租就差不多玩完那种,那样的事情只能想想而已.天桥上门也有几个有实力的同行,大家都有这样的梦想,也有人实实在在的这样做了,但是很多人都是因为没有客户源而撑不下去.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也就打了水漂,后面的要开也就谨上很多了.

  

  也有很多是别人出钱投资,利润分成,这种方式很手欢迎,广州黄大仙庙附近的算命馆很多就是这样的模式.上次提到陈涌那个内蒙古人,后来也是去了哪里.据传回来的消息,混的还不错,一个同行从哪里回来,告诉我们:内蒙现在还配了个年轻的女秘书呢?"满脸的艳羡.(我们在外面一步都是用地名来代替人名,很多时侯也没有记住人名).这种投资的老板往往有一定的客户资源,能够保证公司开业后有足够的收益.同时要对预测师的技术有足够的信心.但是找投资的老板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小雷沉吟了一会,说他也不想打工了,目前有点积蓄,想自己做点上门,也学了这么多年,相靠这门技术出来干,不过一个人力量太单,所有想找一个合作伙伴.他也很理想化的,对合作伙伴的要求是:有一定的水平,不能搞乱七八糟的手段弄钱.希望建立自己的声誉来做长远的打算.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反正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于是决定一起开个预测的工作室.他来出钱,我没钱就出力,多跑跑腿.

  过了一个月左右,我们的工作室也就弄好了,说是工作室,就是在市桥东边大约四五里的地方--石岗---的一个小区里面租了个两房一厅的居民房.两间房是一人住一间.也就是居家办公在一起了,把厅里面稍微装修一下,就当办公室,摆两张张办公桌,拉了网线电话就算是开业了.他自己有电脑,电话是新装的.加上办公桌和椅子,总共花费也就是二千多点吧.

  

   然后就是怎么寻求客户资源,当时我们也没有明确的目标,更不用说客户群的定位和准客户群体的调查了,算命是流传了上千年的职业,大多数人的潜意识理还是很相信的.客户群体肯定是很大,但问题就是:客户凭什么相信你呢?我们最初的相法也就是派发传单.如果有客人来先免费的测一些,算是积累客户资源,等到资源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侯再适当收费.当时是他起草了内容.并印刷出来.我就到外面去派发,派发的对象都是针对商铺,就像现在哪些派传单的一样,就是在人家的商铺门口,家门口,车上,到处塞.一天发一千分.发完了就去桥上摆摊,毕竟我没钱,住的问题不用考虑了,吃饭的问题还是要自己解决的.象我们这样的弄法,三个月能够拉倒生意都不错了.

  

  小雷就在家里负责接电话,他也在网上弄弄.记得当时他经常上的是西祠.有时也去龙隐,都是易学的论坛.不过在西祠的时侯多,也和那里面哪些版主打得混熟,白天在那上门回帖,晚上就和我吹网上的见闻.或者讨论里面遇到什么奇怪的八字和卦例,由于他整天的泡在上面,回帖也积极.哪些版主也邀请他加入,不过他谢绝了.龙隐他很少去,据他说龙隐在当时是水平最高的易学网站之一.高手很多,不过那时我还不会用电脑,自然也就是看看他和人家聊天了.也没有想到去哪些论坛玩,直到07年9月,我从公司出来后,实在闲的无聊就去龙隐帮人家分析卦和八字.后来看到招聘版主于是也去弄了个来当当.

  

  也许真的两个人的运气都很背,三个月时间只接到了几个询问的电话,生意是一个都没有弄成.天天就是这样的无所事事,小雷慢慢的失去了信心.最后他邀请了一个朋友过来,三个人用奇门八字六爻仔细的评断了之后,终于决定结业散伙:他去了海南.我还是回到天桥,继续战斗在摆摊的第一线.

  

  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使用电脑和上网.(实用电脑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是台简单了,但当时如果我没有进入这个领域,那么后面就没有在深圳的进一步的发展和提升了),其次是看了他收藏的资料,很多都是他高价买回来的,在地摊上门根本淘不到.而小雷则是有了一次网恋.那时一个上海上班的女孩,经常在上面算命的,于是两个人一来二去就来电了.花费了金钱收获了爱情,只是不知道这样的爱情有没有结果了.他到海南后再也没有和我联系.也许对我还有些许怨言吧!

  

  后来听说他去了南京,具体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他的八字我也忘记了,之记得是戊子日出生的,日下坐财星无冲无伤.,注定不会是穷人的.

第一次创业就是这样结束了,现在想来,那段经历与其说是创业,不如说是赌博.就是赌运气而已.事实上开始就决定了最后的结果了.只是当时缺乏这样的眼光,还以为只要用上生门开门加上乙丙丁三奇就可以财源管滚呢!奇门博大精深,岂是我们那两下就可以明白的?

  又在天桥混了一段时间,正好家里有事,便回去了,由于一时半会出不来,在县城办事的时侯,就和哪些摆摊的同行打得火热,于是就和一个老师傅下乡去了:在村子里面取拉客算命!


老师傅是我们一个镇的,四十多岁,个头很高.平时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穿的很邋遢的.以前也包点小工做.没事就来摆摊.他可是正经拜个老师的,除了算命之外,也能够做法事,好像是师公一派的,和道教和佛教都不一样.据他说他老师以前给人家算命,都是三句话:当然来算命的大部分是有事而来.所以他就针对别人的事情来回答:现在有什么事情了,应该怎么解决,什么时间解决.多说一句都不会,说哪些废话没用.但大家都说他准,每天找他的排队等候.不过这些都是80年代的事情,老人家早过世了.后来他儿子也子承父业.同样也学他老爸三句话来算命,但比起来可差远了.

   "那你呢?"我看过他算命,好像和我们用的差不多.难道还有什么密招没用用上来?咋听到这样的传说还是很新奇的.我们平时算命,先排八字,大运,喜用神,能够半个小时吧问题说到点子上都是高人了.

   "我也做不到啊?"他哈哈一笑.

   "是不是你师傅留了一手>?"江湖的行话,教一手.留一手,免得徒弟打师傅.据说很多行业的绝招都是在师傅临终的时侯才传.而且不是传给所有的徒弟.

   "他儿子也做不到,总不会儿子也留一手吧!"

  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在外面混的人,不是遇到异人就是祖传秘诀.拉虎皮做大旗是行走江湖的不二秘诀.不过他真的懂的很多.就那算卦来说,现在一般就是用三个铜钱来摇,他还是用古法,用五十根小竹签来代替草来演算.


  认识他的第二天,我们就一起搭车下乡去了.我什么都不懂,就凭他说去哪里就去哪里.他也好像没有目的."走江湖就是走到哪里就是哪里!"他说.那好,我也就懒得问了,就跟他去,只要不把我卖了就行.他在路上一路张望路边的村子.也许是物色地方吧.不过他不提我也不问.也不知道开了多久,看到一个岔路口.他说到了,于是就下车.


   "我们今天就从这里开始!"他跺了跺脚,我疑心是不是出门之前有这样的仪式.

  下乡的算命一定要吆喝的.我试着喊,可是还真喊不出来.于是他来:"看八字哦-------"声音嘹亮悠长,我佩服的不得了,于是学样,试了好多次,才马马虎虎的象那个样子.他就一直笑咪咪的看着我.

  一个上午,我们也算了几个.开始我也学他那个三句话的算命方法,但是不是很成功,人家付了钱就要帮人家解答啊,难道不让人家问问题?只有一个中年妇女的,比较接近.不过最后还是王师傅搞掂,还是人家经验丰富.


  那时问他女儿的八字,七八年出生的,26岁了,在农村绝对算是大龄青年.排出来之后,由我来打头陈,那个八字比较简单那种,就是伤官旺,官星弱,伤官主漂亮,也主才华,性格上就是叛逆.所以我也直接的说:这个女孩子人比较聪明,漂亮.不过婚姻很不顺的那种,父母介绍的都不会满意------"那个中年妇女连连点头.然后问有没有改变的办法.这时王师傅就出马了:

   "那要看你这个做母亲的舍不舍的花钱了!"这时师傅不再笑眯眯的,而是很严肃的那种,"他要架一座姻缘桥,姻缘是来了,不过在河的那边,都过不来,结果是谈的多,满意的少,如果不架桥,你女儿要35岁后才有婚姻!"


   "三十五岁,那人都老了,还有人要吗?"那女人显然吓着了,在农村里面,二十七八没有结婚大家都指指点点了,真要到那个时侯还得了?赶忙问怎么样做!

  当然不时要架真的桥,在农村常常有那种求子的桥,说是女人怀不上,是孩子在河边过不来了,所有要架桥.江湖算命时有的会提到,有人命理就注定欠几座桥,如果不架好就无法怀孕.姻缘桥到没有听说过.做的方面到简单,就是用几段小木头扎成一座木桥的模样.上面钉上几个铜钱,架在水沟上面就行了,不过有一套仪式,当然也要收点香火钱了.不过不多,说的多了人家不做,那就一分钱都没有了,先保证今天的开销再说.


  那个妇女犹豫了一会,然后就让我们等等,过了一会找了他男人过来了,那男的开始不信,老王又吓唬了他几句,作势要走,说师傅来帮你们的,你还挡师傅是来骗你那几个小钱的.那就看着你孩子吧.男人也没有了脾气,加上女人在一边叨叨不休,何况钱也不多.也就同意做了.


  这天晚上,就在他家里做法了,整个过程就是他在哪里念念有词.我就是傻呆呆的看着,需要的时侯就打打下手.佩服之情差点就如滔滔江水了:看看人家就是专业:什么神套,怎么做表.上香,起香,请神,画符.许愿.送神.一气呵成.尤其是几个卦,说保婚姻就是婚姻卦,保平安就是平安卦,打得天衣无缝,那个男人好像懂点,整个过程都在一旁看着,不时的还点点头.当然在农村,这样的仪式是经常可以看到,看来师傅真的是专业人士.

   第二天一早,我们又开始了新的路程.


我一直纳闷那个所谓的姻缘桥,子女桥听得多了,是说结婚后一直怀不上,于是就有人说是欠一座桥,送子娘娘到了那边过不来,于是就有道士师公之类的过来,用几根小木棍扎成一派,找个小沟加上去,于是送子娘娘就可以把孩子送过来,灵不灵不知道,不过也是耳口相传的方法.不想现在推陈出新,也发明了姻缘桥了,如果真有那样的桥,那么现在城市里面那么多剩男剩女,你王大师傅整天的架桥都可以财源滚滚了,还用的者这么来穿村走巷么?不过城市里没有小沟小渠,好像也真没有地方可以架桥,真需要架桥的是河流,又架不起了!

   等等到了村外,我便问他:老王,你这个桥有什么理由呢?

   "你说她的八字问题在哪呢?"

   "伤官太旺,克制夫星."

   "拿要怎样财可以有婚姻?"

   "财运通关吧!"我恍然大悟,原来就是这么简单.原来他一直说要到那个方位,走多少步路都规定的死死的,原来就是用的那个所谓的五行方位和数字.很多著书立说的大师也是这么用的,不过大师们都在城市,没有用农村的方法吧


  经过了昨天的一路锻炼,今天我的胆子也大了写,吆喝起来还真有那么回事,但反响寥寥,也难怪,年轻的都外出打工了,留在家的都是老弱妇孺,到中午的时侯,才在一个村头有两个纳鞋底的中年妇女说要算个.


   这是一个小孩的八字,刚出生几天,然而他的问题也很简单:出生的时侯是什么人第一个到他家?

  天,还有这样的算法吗?反正我是不知道了,但这个时侯没有办法,硬着头也要顶上去.我寻思良久,后来想,干脆就要时辰的后天卦来确定了,然后对照自己,感觉还象那么回事,于是就装着很有把握的样子来回答.结果还真碰对了.


  对方显然也是无聊,并没有真正的听我们算,就和另外一个女人闲谈"-----拿桥上那个瞎子,真的厉害,我那个侄女的八字一报上去,他就是,第一个来的是小女孩,也真是的,那时早上,隔壁家打发他小女儿来借个篮子---"

   "是啊,那个瞎子很多时候也不怎么准,但算这些就象看着一样!"那个女人附和着说:"算我家那个小孩,也直接说.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还是当官的,那天正是他舅舅过来,他舅舅是县里做事呢!"

  我望了一眼师傅,在抽烟,低着头什么都不说,我百无聊赖的望旁边东张西望,原来还指望给这个小孩拜个干爹,看来没戏了.今天的吃法的钱都没有赚到呢!


  在离我们坐的地方大约五十米,有一栋还是新修不久的房子,两层的红砖房,外面铺了瓷砖,在农村来说也不错的,房子的左前方是邻居家的猪栏屋,是一层的平顶,上面是水泥板,用来晒谷字.下面是养猪,而且那个一层楼的墙角正对着那座新房子的大门.根据当时的太阳我目测了一下,房子应该是巽山乾向,乾为天,为父亲,一个家庭的主要负责人.心一动,就叫了一下老王.仔细看了一下,等那两个女人暂停的时侯,就问;"那座新房子是那个家了的啊?这个房子对主人不利!"

  两个女人怔了一下,互相对望了一样,一个马上说:"什么不利啊,不要乱说,人家听到了就麻烦拉,人家男人是在外面做包工头,一年赚十多万呢?"


  显然已经注意到她们两个的表情了,马上底气十足的说:"十多万,真要有那么多我把脑袋给你们.他如果现在不死也是躺在床上!


  又来来往往争辩了几句,那两个女人服气了,原来那家的男人还真的还真的在医院里面,想象也是,2003年年运四绿,五黄在乾,乾宫有尖角,正合家长有灾,但是我可不敢那样段人家不死也躺在床上!


   现在显身手了,于是就去这两人家里看风水去.


房子就在那个坐的地方不远,在一排房子的最后面,这是一栋比较旧的土砖房,前面有个大概一座房子那么大的空地,左边是路,右边是一个小的菜园,没有通路.后面一条水沟. 我们走过去,老王先绕房子周围看了看,我就去下罗盘,门口,堂屋中间,厨房.卧房,一一下了,然后记下,并排好飞星盘,这个房子也是巽山乾向,这样的房子气运都不长,二十年的光景,不知道这里的人怎么都是选这样的方向呢?


  不过我当时是大姑娘坐花桥,头一回现场看风水,理论虽然学了不少,什么沈氏玄空学,飞星风水学,阳宅三要八宅明镜,宅经等等什么都拿来,但到了现场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看看自己排的盘,九个数字转来转去就说没有转出个结果来,无意中往周围一看,正好有两只公鸡打架,一看罗盘,东北方,艮卦,公鸡是酉,兑卦.想都没想就起了个泽山咸的卦,加时辰五爻动为雷山小过,体卦艮泄气于兑,受变卦震的克制.加上公鸡打架的外应,艮是少男,那么是小儿子有问题了,什么原因?兑为女人,是不是离婚了,不过是两只公鸡打架,难道是争女人?心理还是拿不定.


   "这位师傅,你看这家里风水怎么样?"两个女人站在一边,看我忙了这么久了,还没有说话,似乎等不及了.


   我想说,又担心不对,正好老王也过来了,他看到我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说:"你先大胆说吧,等会我来补充."


   我顿了顿,硬着头皮也要上了:"这个房子对小儿子不利的!"还是不敢段什么原因不利.

   两个女人对望了一眼,刚才问话的那个又问:"那时那个方面不利呢?可不可以改变?"

  看来蒙对了,那好办了,那个主人没有满脸黑气,有什么事情肯定不是很久前的了,而她的表情也很平淡,当然不是什么生死大事,在心理用六爻排了一下,兄弟持世,财星暗藏,这个地方民风强悍,在广东那边打抢偷盗的很多,八成是是这个方面出事,刚刚准备开口,眼光一落就是一张春牛图,牛为丑,是金库,心一动,莫非是牢狱?想想又不敢说,但又不能不说,新一横,他妈的,错了就算啦,反正老王在:牢狱,由于钱的原因!


  这一下对方终于不再怀疑,于是更加客气了,我顿时来了精神,就跟她们介绍风水为什么不好了,拿着结果找理由还不简单,山水不正,龙神不安,祖先不灵,等等等等.当然断风水的是徒弟,那个改风水的才是师傅.然后老王又来做法.


风水改造常用的是换门,移床和改灶,条件好的可以打池和挖沟,堆土山,不过这两点都要周围有水,针对家里的风水改造主要是前面三点.换门的工作量比较大,而且农村的房子一般都改不了,移床最简单,但是那时主要针对夫妻关系和生儿育女的,毕竟床是生产孩子的加工厂,相对来说,改灶的效果更全面:人的力量都来自食物,所以厨房关系到一家人的运气.


  有这样的一个故事,一个很穷寡妇帮助了一个风水先生,那个先生很感动,当他知道这个家里的几个孩子都还没有娶亲的时侯,就决定帮她一把,就主动提出来给她打个灶,告诉她什么时侯会有个妇女经过他的家门口,让她吧人家留下来.后来到了那个时间真的有个年轻的女人来他家里讨水喝,而这个女人后来就成了他的儿媳妇.并且慢慢的家里也变的富裕了.这个故事流传的很广,很多书上都提到过,但是大多数的人都不明白当时风水先生的理由是什么.


   不过,灶除了要看时间外,还要看方位.对于江湖风水先生来说,其实比较困难,因为时间不是说有就有的,所以要想其它的办法.


  办法总是有的,对于农村风水的改造来说,还是比城市有更大的空间,都是独门独户的,东南西北都可以动作,而且是地面都是泥土,也容易埋点什么东西.一般埋的都是罗盘或铜钱之类的,力量据说比较大,但那时也就是一点书本知识,实践经验等于零,有没有效果自己也不知道.更不用说让别人相信.但老王不一样,他是跑了十多年江湖的了,还能不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露几手看看?摆上香案念念有词一翻,然后说什么观音菩萨保佑太上老君保佑,不过要送五鬼送替身,扎个和他儿子差不多搞的草人穿上他儿子的内衣写上名字和生辰八字在十字路口烧掉,还要在什么地方埋点东西,烧点纸,摆个刀头,磕个头,总之两个人真真假假的又弄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终于皆大欢喜的收场.

   也就在这个晚上,也探明这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在农村,送五鬼和替身是常有的事情,替身主要是针对童子和童女来,是从八字上看上判断的,如果是童子或童女主要是婚姻不好,其他也没什么。现在很多人的婚姻不顺,在八字上看确实那些人都是童子或童女,难怪有人就专凭这一招就财源滚滚。五鬼则是针对运气不好,是非破财连连,于是就怀疑是不是五鬼守命,要吧五鬼送走。


  想想中国的民俗文化真的有意思,想发财则要请五路财神,打开五路财门。甚至想用五鬼运财。想免灾则要求送五鬼。是不是真的那么灵?一个师傅说:小事灵,大事就不灵了。问他原因,开始不愿说,后来才来一句:佛祖都无法改变定业,你请个神就让你发财拉?这么好的事情那世界上没有穷人了?我笑了起来。


  那次我是第一次去充当神棍的,是经我过师传的,看他跳神花样百出,不过内行看门道,那些花样其实都说表演,真正有用的东西都在不动声色之中,之所以要这么表演,其实也是为了吸引大众,创造更好的影响,外行看热闹,如果不能娱乐大众,大家会认为你没本事的,以后的香火就有问题了。


  我把草人扎好后,写上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就有他们的一个本家叔叔陪同,之所以要叔叔,也是去赎的意思。这样可以赎回好运。如果没有叔叔就要舅舅,当然就是取救的意思了。老王是属于道家的一个支派,结合了当地民间的巫术,我可什么都不懂的,好在看了些佛经,于是就用准提咒来支撑场合。


  接近子时的时候,我们一路三人到了十字路口,在农村都睡的早,不用担心有人来冲破,尤其是怕那种有精神病那种,那是是初夏,天气有些热了,可是自己分明能够感受寒气,我可从来都不是胆子很大的人,尤其怕鬼,一个人睡觉经常被鬼压床,好在压的次数多了,也不太当回事,不过送五鬼确实第一次啊,千万不要送给自己了。


  怕归怕,咒语可不能丢下,好在老王知道我没有具体做过,大部分的事情都说他自己搞定:摆上刀头,公鸡,鱼,插上香火,倒三杯酒,然后烧纸,烧草人。一边念念有词。真的很奇怪,在烧纸的时候,地上起了个小旋风,把纸钱的诙都圈起来了。似乎还有声音。那个本家后来对我们说。他也是第一次看到烧纸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好在随后的几个保卦都打的很好,说是一切顺利,本家大叔很高兴,连升称赞李师傅高明,不过对于专业神棍来说,打什么卦可以随心所欲的。在做某些法事的时候,往往打不出需要的卦,于是说主家不诚心,要加钱,钱加到满意了就诚心了。卦也灵了。呵呵。江湖就是这么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