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算卦步骤 >我和蒲剧割不断的情缘--朱秀英大姐

我和蒲剧割不断的情缘--朱秀英大姐

2022-05-14 12:37:56河津市小梅花蒲剧团


我在网上看到运城清凉茶社的明心斋先生写的《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蒲剧冯派青衣演员朱秀英采访记》文中讲到:“走进北屋,朱秀英方才慌慌张张地迎了出来。初看上去,她精神还算健旺,五六十岁的样子,后来我们知道,她今年61岁。一米五几的个头,长得比较胖,短头发,大脸盘,颜色较白,小眼睛,眉毛耸起,好像是长期化妆的结果。说话是一口晋南方言,吐字特别清晰,嗓音宏亮。”


1971年我从二炮部队转到国防科委,从这年起到1978年的这段时间,曾好几次回家乡翼城县。每每去剧团看元寿他们。只要他们在家,总要住上一天两天的。每每这时候,元寿和青梅姐就会弄个小小的聚会。元寿总会找几位剧团里合得来的人过来,在一起喝几口,用翼城话讲就是再“坐坐”,也就是聊聊天,认识一下。记得有一次回去时,物资供应够紧张,元寿就让他们县的一位去商店买了黄颜色的葡萄酒来。说什么全剧团里就他去才能买出来,别人去就根本没东西。这次喝酒时,元寿特意把亓建生找了来让我们认识一下。先前我只知道人家,人家不知道我的。


有一次我们吃过晚饭,元寿说:“走,今天晚上咱去串个门,你老说你知道小钢炮,咱们就去朱秀英家看看去。”


在我以往的记忆里,看过几次朱大姐的戏,有印象的大概是回戏《三娘教子》。见了面能认出来她。但是1970年后再回去,就没看到过朱大姐的戏,不知道是不演了还是没赶上有她的戏。听说去她家里,自己当然高兴。为什么叫她“小钢炮”?我实在的不知道原由。这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搁到今天我怕是知道人们称她“小钢炮”的也没了,更别说怎么来的了。

我们从县礼堂后面元寿家里出来,往下走到十字街口,向东拐过去走上不远,在路北的一个大院子就住着朱大姐他们。我们进了朱大姐的家,虽然他们是一个剧团的,一看我们进去,朱大姐还是非常的热情和客气,马上就让座倒水,还问吃了没有。


翼城人有个特点,串门什么的先问对方吃啥饭。这里也不例外,我们从吃饭所起,可就东南西北的话题全窜出来了。说着说着元寿就说起来当年(飞行文中肯定时间为1963年)朱大姐上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音一事。说她从北京一回来,头发也烫了,穿一件布拉吉,整个人都变了样。朱大姐一听就笑起来,也就把她当时上北京的情况又历数一遍。后来又说到我当初的当兵,不知道怎么就提了到当时的刘子伟县长。朱大姐马上说是真的呀,刘县长就挨着我们家住,咱们也去他家串串门。于是我们就出来进了刘县长的家。我们去时刘县长正端个碗吃晚饭,好像吃得是米棋能(小米粥里下面条,典型的翼城人的当家饭)。他一看我们就让座,问朱秀英吃了没有,末了儿还来句典型的翼城客气话,要不叫给你盛一碗(盛字翼城人读she)。朱大姐赶紧说咱们就别客气了,我带个人来看望你县长了。说着就把我指给刘县长。他一看不认识,就有点在那里“想”。我赶紧说我是1966年当兵走的,那次在县礼堂开大会你第一个表扬了我。他略一沉思,马上就说,你是浇底曹村的。刘县长这么一说,元寿和朱大姐都立马大吃一惊。他说完这句一下就显得热情起来,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后来我们又回到朱大姐家里,他们就聊起来他们剧团的事情。     


我这里至今还保存着朱大姐的一张剧照。但是现在想不起来是怎么引出照片的话题的。这可是几十年前的黑白照片,还是那种全身的长条照片,我看那扮相像是《三娘教子》里的。乘今天这机会也就来个翻拍发出来。


明心斋先生文中有“终于在2001年9月15日成行,从运城到翼城,做了一次跨地区的采访”和“她今年61岁”字样。那么今年是2009年,就应是69岁。按照我们的习惯,今年的寿诞日应该过“七十大寿”。我想在这里先恭贺朱大姐的“七十大寿”,再祝福她快乐生活,健康长寿。


                     文章来源于红楼闲士新浪博客

                                     2009年元月       

相关阅读

纪念朱秀英逝世三周年暨蒲剧冯派艺术座谈会公告

【名家访谈】朱秀英谈蒲剧

蒲剧音配像《三击掌》朱秀英配音、崔宁宁配像

蒲剧音配像《十告状》朱秀英配音、崔宁宁配像

蒲剧《教子》选段(2007年朱秀英在河津演唱)

蒲剧《教子》选段(2011年朱秀英在侯马演唱)

【蒲剧老唱片】朱秀英《三对面》选段

【蒲剧老唱片】朱秀英《女绑子》选段

纪念蒲剧冯派传人朱秀英逝世两周年

一出《三对面》,响彻平阳城(任致祥)

忆剧界亡人(尹开章)

一言难尽朱秀英(李廷玺)

一代名伶朱秀英(王永泉)

为蒲剧名家朱秀英赋诗二首(秦治国)

独树一帜的蒲苑青衣朱秀英(郭成文、贾合意)

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蒲剧冯派青衣演员朱秀英采访记(明心斋)

艳秋歌声成绝响--我所了解的朱秀英(小流水)

朱秀英老师在河津戏校的日子(杨会泽)

赋得永久的痛(范小民、程黎明)

朱秀英老师的冯派艺术(王国强)

怀念朱秀英老师(丁世杰)

缅怀朱秀英老师(胡晓瑜)

怀念恩师朱秀英(李爱玲)

和朱秀英老师在一起的日子(兰红英)

难得的表扬(原晓蓉)

两记“耳光”(崔宁宁)

我与恩师朱秀英(芦芯茹)

怀念我敬爱的朱老师(解婵娟)

我学习朱秀英唱腔的一些体会(管红萍)

河津小梅花蒲剧团微信公众平台主要发布蒲坛快讯、梨园往事、演员介绍、视频欣赏等,回复您喜欢的演员名字或剧目可查看相关信息。欢迎戏曲专家、演员及戏迷朋友投稿、荐稿,小编微信号284172105,期待您的来稿。演出预约电话:13509793612(任团长)、13994999205(杨团长)。

弘扬传统文化,传承蒲剧艺术。

走进蒲剧了解蒲剧爱上蒲剧,从这里开始。


长按二维码,快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