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算卦解签价格联盟

一座长安桥,一条长塘老街!多少岁月的沉淀...

今日上虞2019-01-11 06:25:20



永远放不下的乡愁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


塘,原名“伧塘”,是块荒芜之地。相传吴越天宝元年(908),吴越王钱镠在“伧塘”移民开荒,人口集聚,形成村落,至今已有1100多年悠久历史。


古时,长塘街市因水陆相交,商贾往来频繁,曾极为繁华,在如今的长塘村,有一条老街曾见证它的辉煌。



从木芍溇下车,撑一把伞,漫步长塘。绵绵秋雨,映着起伏群山如一幅水墨画,飘渺云烟,水波轻漾阡陌稻田。



从长安村向南,走向窄窄的老街。在行进路中,居然见着一大叔在湖边摸“青壳螺蛳”,打算“笃螺蛳过酒”,长塘的河塘生态保护得太好了。



大樟树下,小舟横斜,秋叶铺地。热心的老伯边洗衣服边指点我老街前行的路径。



街呈南北向,分上街、中街、下街,全长约2000米。有村民荷锄提篮,说说笑笑走在街上。



沿街走来,宁静悠然。花草恣意生长在瓦盆中,呆萌的“呆婆鸭”眨着眼望望你,胖嘟嘟的小狗绕着椅子转着圈。你若逗它们,或会瞪你几眼,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开。



居住在这里的村民告诉我,原先的街道是卵石铺成的石子路,清清爽爽,舒展蜿蜒,如今已是水泥地了。马路对面新街的建立,使得这里很多店铺已关门,偶尔能见着一两间老店在营生。


△老手艺的理发师傅在给人修面



老街西侧是一条顺街而下的山溪,溪上架着一座座过桥,桥面上建“溪上店铺”,形成“屋在桥上立、溪在屋下流”的街景,和东侧面溪而建的店铺形成双面铺。



原先街上曾建有钱庄、典当行、茶坊、酒肆、柴行、竹场、鸡鹅猪行、肉铺、茶食店、水果行、布店等无数大小商行,物品丰富。逢长塘老街双日集市,东关、梁巷、哨金、道墟等地市民纷纷来赶集,行人摩肩接踵,人气旺盛。看如今两边一间间老屋伫立,仿佛就在述说当年的繁华。


△原先的茶食店


老屋里时有老人出来走动,和他们交谈,能听到不少这里曾发生过的故事。三言两语,恍若时光流转,那一间间旧店铺变成热闹的庆三元、孔德和、福禄馆、芳记等酒肆、饭店,金天兴猪肉店的老板挥舞着朴刀,朱林记米行的伙计操持着量米斗,恒仁酒酱店跑进跑出打酱油的小孩,医药门诊、看相算命,顾客盈门,旗帜飘扬。



据老人说,长塘老街是上街头罗家建造,循着街边的小溪由下街头周家挖掘,故有“周溪罗街”之说。长塘罗氏耕读传家,信奉“文章能传世,德业可传家”,名人辈出,“文武小状元”、“兄弟登科”佳话传古今;而长塘周氏与周树人(鲁迅)同宗,共尊周敦颐为祖,今存《会稽周氏家谱》、《越城周氏支谱》可查。


每隔7、8间店铺,就留有一个“开口”,建着大大小小青石条堆砌成的埠头。



小雨渐至,三三两两村民踏上埠头到溪边洗菜、浣衣、淘米,街上行人也多了起来,农村的女人嗓门大,总能听到爽朗的笑声。



溪水日夜流淌,陪伴了这方街市千年时光,还将永远陪伴着这些质朴和勤劳的长塘人。住着人的老屋前花儿香气四溢,一棵老樟树倾斜了身子,稠密的树叶绿得发亮,细细的滕叶把树身都遮掩了



在上街至头,还有一口老井,石板围成,砌成梯形。面似碗地,井口如圆日,水井里泉水清澈,透明甘甜。旁有一凉亭,记载着这口水井的来历,说着“济人是福”的故事。



老街的繁华终将被世人遗忘,但它留存的印记却还没被完全磨没,它是长塘人心底最温暖的记忆。而如此溪、街、店合一的独特街景,除了长塘,在别的地方已很少见着。





有溪河便有桥。沿长塘老街向北走,在长安村北首,有一座石拱桥,叫长安桥。



谢衍导演的电影《女儿红》中,周迅演的少女花雕和酒坊的年轻画工郑阿藕定情和分离就在这座古桥旁,当时的场景又美好又悲伤。



长安桥始建于清末,据今已有800多年历史。桥全长47.6米,宽2米。曾称为“仆脚桥”、“闸桥”、“太平桥”,一开始是渡船摆渡,后来是木板桥、石桥。1944年长塘大旱,康家湖见底,村民募捐重造,就有了如今的石拱桥。



长安桥南北横跨上大江和横江交汇处的康家湖湖面上,由水平梁桥与踏步梁桥两者组合而成,其中南面的水平梁桥长34米,由方形条石叠砌而成。桥两边各置石栏,共设立18个四方灯形望柱,每一根柱子雕刻了花卉虫鸟图案,顶作四角攒尖形。



踏步梁桥跨径4.5米,两边各有4个望柱,桥墩由条石错缝叠砌,桥南面有12级台阶,北面设14级台阶,北端石栏精致雕花收尾。非常遗憾的是北面东侧栏板已毁损无存。



桥石栏东外侧刻“长安桥”三个大字,是长塘籍的国学大师马一浮先生所题。



长安桥是上虞区现存古桥中最长的桥之一。在2003年,被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石砌八百年,青苍不息。桥上各处,长满了青色的苔藓,桥下溪河,涓涓而流,承载了四季沧桑,感受着岁月的温柔。


????????


过长塘老街,站在长安古桥上,桥下的康家湖微波荡漾,远处的青山时隐时现,忽然想起林徽因的诗句:“面对着山,面对着小河流,什么时候,心才真能懂得,这时间的距离,山河的年岁……”



 一座长安桥,上承八百年,下接新世纪,多少沧桑,多少故事任诉说;一条长塘老街,记录了一代又一代长塘人在这片土地上的传奇。往昔的景象纵然一去不回,但那些经历过的时光仍值得追忆。


这块生我养我的故土,这些流存至今的古物、已然消失的岁月,是一种刻骨铭心的乡愁,挥之不去、久久难忘。



文字 ∣ 青湄

图片 ∣ 青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