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联盟故事 >周易讲解 1 《周易》热评述(上)

周易讲解 1 《周易》热评述(上)

2021-10-22 15:02:10MACD股票论坛

背景:

随着特异功能热的兴起,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国也兴起了一股“《周易》热”。一些特异功能大师,也都纷纷成为“易学大师”。并且互相或者自我标榜,称为什么“易侠”、“易仙”、“易圣”等等。学术性的《周易》研究,成为伪科学的一块重要领地。许多连繁体字都认不了几个的人们,纷纷成为“易学专家”,就像江湖术士一夜之间就成了所谓“气功大师”一样。


而且直到现在,在清理特异功能和伪气功的时候,《周易》研究中的种种问题还没有得到很好清理。据不少读者反映,许多地方,打着《周易》旗号的“预测公司”或者“预测大师”仍然十分活跃。

和特异功能热一样,《周易》热也是上一世纪末在我国出现的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它从一个侧面,展示了我们民族文化和民族素质上的弱点和缺点。这段历史,值得认真总结,以便使前车之覆,能够成为后车之鉴。这篇文章的写作,仅仅是就自己所知,为这个总结提供一点线索。

由于《周易》研究的特殊性质,这个介绍不可能仅仅披露事实,其理论分析是必要的和重要的。本文将竭其所能,尽力而为。其不当或者错误之处,欢迎有识之士批评指正。


第一篇:《周易》热评述


一、《周易》热的兴起


“《周易》热”是在特异功能热之后兴起的一股热潮。

二十年来,特异功能或者说伪气功,是伪科学的主流。“《周易》热”,则是伪科学泛滥中的一股重要的支流。只要看看《转法轮》这本书所援引的《周易》研究的“成果”,就可能知道“《周易》热”在伪科学泛滥中的地位。也可以得知,《周易》热中那些夸大不实之词,如何成了邪教坐大成势的思想基础。


特异功能热兴起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期,从四川一名小学生耳朵认字开始。

《周易》热的兴起则要晚一些,大约兴起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1987年12 月,经国家教委批准,在山东大学召开“国际周易讨论会”,成立“中国周易学会”。


有人认为这是“《周易》热”的起点。其实早在会议召开之前,“《周易》热 ”就已经兴起。这个国际性的会议,不过是为已经兴起的“《周易》热”加了一把火罢了。


从此以后,各种“周易研究会”纷纷成立。许多县府所在地也都成立了“ 周易学会”或者“周易研究会”。各种有关《周易》的国际、国内讨论会也纷纷召开。和“气功大师”满天飞一样,“易学专家”也如雨后春笋般地生长出来。


和特异功能热兴起的初期一样,一边要掀起一股热潮,另一边也有人在激烈反对。

甚至有文章认为,“《周易》热”可以休矣。也如特异功能热虽然遭到反对但未能休矣一样,“《周易》热”也并没有因为有人反对就休矣。相反,这些反对意见反而如火上浇油,随着特异功能热度的升高,《周易》热也不断地升温,成为一种燎原的、且至今未熄之火。

那么,《周易》热和特异功能热是一种什么关系呢?


二、预知与《周易》


特异功能大师们宣称的特异功能,其中重要的一条是预知。

而《周易》,原本就是一部占卜书,即算命的书。占卜算命,其目的就是预知。《周易》的占卜功能,在整个古代社会都一直保留着,没有消失。这两方面的一致,是《周易》热得以在特异功能热潮中迅速兴起的重要原因。许多特异功能大师往往又自称易学大师,就表明了二者密切的相互关系。


预知未来,是人类的普遍愿望。

然而未来又是很难预知的。谁知道2001年美国会发生911事件?谁知道2003年人类会发生非典型性肺炎?至于人的吉凶祸福,前程未来,更是每个人都十分关心、却又难以知晓的事情。难知又想知,于是从古以来,人类就动用了自己能够动用的手段,去预测未来。

在古代,在人们都信仰神灵的情况下,人类预测未来的重要手段就是求神。

占卜,不过是求神的一种方式罢了。而占卜又有许多方式,《周易》中的占卜术,不过是古今中外形形色色占卜术之一罢了。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逐渐认识到,一切占卜术都是不可靠的,因为神是不存在的。

在乌龟壳上钻几个洞,然后用火去烤,看那裂纹的状况,就能够知道吉凶吗?一个算命先生,子丑寅卯甲乙丙丁地嘟囔一阵,就能够知道你的吉凶祸福吗?靠什么呢?


在古人看来,乌龟是神物。

所谓麟凤龟龙,谓之四灵。四灵,就是四种神。是神,当然可以预知。在今人看来,就是乌龟那傻玩艺吗?让它告诉你前程,岂非笑话!至于算命先生,假如他知道如何升官,如何发财,自己早就照样去做了,还能把秘密告诉别人?所以,今天的人们把这些东西称之为“迷信”,是完全正确的。所谓 “迷信”,就是相信那不该相信的东西。


和传统中那些五花八门的占卜术相比,《周易》占卜术的重要特点,就是具有丰富的理论色彩。传统的占卜形式中,有相当一部分,原本就是从《周易》占卜术中分化出去的。《周易》自身的理论色彩,成为占卜术掩护自己的外衣和招牌。在这个合理外衣的掩护下,其他形形色色的占卜术也都在《周易》的名下死灰复燃,劫后余生,形成了延续长达十数年的热潮。


三、占卜术与“科学易”


要使占卜术显得合理,单依靠传统的外衣是不够的。在历史上,人们往往根据时代特点,给《周易》涂上不同的色彩,就像有些动物随着季节变换自己的毛色一样。在上一世纪六十年代,当时提倡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有人就说,《周易》就是辩证唯物主义。七十年代后期,提出“科教兴国”。


在这种情况下兴起的《周易》热,就打起了“科学”这面旗帜。“科学易”,就是就在《周易》热潮中涌现出来的新思潮。



所谓“科学易”,不是用科学的方法对《周易》进行研究,也不是像他们自己宣称的那样,是从自然科学的角度研究《周易》,而是把《周易》中的文字和现代科学内容进行简单的比附,甚至干脆信口胡说。


比如说,“《周易》八卦是天外来客教给周文王的”,“用《周易》预测地震获得了极大成功”等等,就是信口胡说的典型。至于把《周易》中的某些词句和近现代自然科学的结论相比附,在一个时期里,充斥于各种有关的学术会议,充斥于各种相关和不相关的的出版物,也充斥了当时的书报市场。而制造这些胡说和比附的,有科学院院士,有获得国家荣誉的教授和研究员,也有离退休的老干部。


胡说和比附的结果,就是造成了这样一种似是而非的印象:似乎《周易》的确是一部自然科学书,其中有许许多多自然科学的成就。


过去的成就,从日心说到相对论、量子论,到所谓新三论、旧三论,《周易》中就已经有了。而现在还没有发现的科学结论,《周易》中也早就有了,只待我们去发现。最后,就是有人宣称:依靠《周易》,将使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国的世纪!


科学易所借助的事件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所谓“二进制”问题,再一个是就是阴阳鱼《太极图》。

在一个时期里,“德国学者莱布尼茨根据邵雍《先天图》发明了二进制”的说法不胫而走,尽管一开始就有人写文章说明情况并非如此,然而这样的说法仍然广泛传播。量子论的代表人物玻尔把阴阳鱼《太极图》作为自己的家徽,据说他认为这个图很好地表现了量子论的“互补原理”。


这两件事极大地鼓舞了中国的一些学者,也极大地鼓舞了科学易的兴起。

一些人认为,外国著名科学家如此重视我们的《周易》,说明《周易》与自然科学一定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而我们又在提倡“科教兴国”,因此,从自然科学角度对《周易》进行研究,一定会有重大收获,一定做出新的科学发现。


《周易》既然如此“科学”,那么,其中的占卜术还能是迷信吗?于是,占卜术成了预测学。

老的、新的算命先生也都纷纷给自己的生意贴上了新的标签:“周易预测”。邵伟华《周易预测学》的出版,给所谓“周易预测”起了烈火烹油的作用,也说明了“科学易”与占卜术的依存关系。邵伟华和算命先生们甚至还办起了各种各样的、遍布全国各地的、名称大同小异的所谓《周易》“预测”、“咨询”公司!


支持这些公司的,有名人,有教授,有政府官员,甚至还有管理自然科学的国家机关:地方上的“科学技术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