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算卦解签价格联盟

梦见被女鬼追杀,隔天被路边算命老头说有血光之灾!

冷兔2019-11-20 08:18:01


  我叫夏朗,在沪市一家事务所上班,单身狗一枚。

  昨晚睡到半夜时,梦见一个漂亮女鬼,扬言要杀我,给我吓得,满屋子跑,最后被她堵在洗手间里,我尝试从马桶逃生,然而,口太小,我并不能钻进去。

  女鬼举着一把匕首,阴笑着逼近,我知道自己无路可逃,也知道是在梦里,不会真的死去,便准备束手就擒,结束这场噩梦,不过当我看到她深邃事业线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不对啊,老子都他妈单身20多年了,好不容易梦到个女的追我,还是个大美女,为何不——

  于是,我跟她撕扯起来,夺下匕首,然后……

  早上醒来,趁着还没忘干净,赶紧回味,可惜,后面的事情,记得不是很清楚。

  奇怪的是,这次不像以前做梦那样,醒来之后,记忆会很快消失,当我去阳台抽完一支烟,再去洗手间嘘嘘的时候,那一幕幕还在眼前,就跟真的发生过似得!

  嘘嘘完毕,挤牙膏准备洗漱,无意间,我从镜子里,看见浴缸边缘挂着一坨黑色的东西,转头望去,原来是一条黑丝袜。

  我顺手把丝袜丢进垃圾桶,接水刷牙,看着镜子中牙刷在嘴里捅来捅去,突然,后背一阵冰凉,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一直自己住,家里哪儿来的丝袜?

  昨晚梦见那女鬼,她双腿上穿的,不就是黑丝袜么!

  难道,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我定了定神,把丝袜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突然想起,昨天我姐打电话,说要给我送点她做的蛋糕(她有我钥匙),这丝袜,是不是我姐换下来的?

  给她打电话,她男朋友接的,说我姐在洗澡,我没说什么,挂了电话。

  说实话,我对我姐找的这个男朋友并不满意,他叫周小迪,是个开挖掘机的,蓝翔技校毕业,长得贼眉鼠眼,身材瘦弱,经常把我姐折磨的死去活来。

  甭管怎么说,不是那个女鬼留下的就好!啊呸!神马女鬼,明明就是我做的一个梦而已,别自己吓自己了!

  洗漱之后,去上班,刚出地铁站,我看见路边坐着一老头,穿的很邋遢,脚边有个破铁罐子。新来的乞丐吧,每天我都在这里出站,从未见过他,我摸摸口袋,刚好有枚一元硬币,便丢进铁罐里,继续走。

  “小伙子,请留步。”

  难道嫌少?我回头一看,老头正撸着花白的胡子,眯着细长的眼睛看我,这时我才注意到,铁罐旁边,还支着一张纸板,上书“算命测字”三个大字,而那个铁罐,是个签筒。

  “噢,不好意思,老先生,我以为您是……行乞者。”我道歉,弯腰,准备把签筒里的钱拿回来。

  “诶!施舍之财,岂有轻易收回之理,不吉利!”老头边说,边用脏兮兮的手捂住铁罐。

  妈蛋,这么没职业操守!我笑着摇了摇头,准备离开。

  “小伙子,老夫为你卜一卦如何?”老头又说。

  “不用了,谢谢。”

  “呵,那自便吧,小心血光之灾。”老头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然后闭目不语。


阅读原文,自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