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算卦解签价格联盟

张梦婕专栏 太乙路是一条普普通通的街

西安老男孩2019-09-11 09:55:16


哦,太乙路

张梦婕

  

太乙路是一条普普通通的街,它没有北京十里长安街那样的浩然大气,也没有上海滩淮海路那样的时尚,更没有巴黎或者纽约的金融街那种风生水起的澎湃与潮起潮涌。

 


它是那样的家常与平凡,街上的建筑、人家、店铺,每一个都似乎没有可圈可点之处,从来没有一个画家驻足,也没有哪位导演看上过这条街,只有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才能掂量出这条街在内心里的份量。

 

整条太乙路不是很长,南北向的,大概就2000米左右。这里没有风景名胜,也罕见名人故居,故此这条街的历史只有常年居于此的老人们说得清楚,他们一个个背驮了,腰弯了。夏天里老人们从家里拿出小马扎,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车子飞驰,想一想过往的年华,无限感慨在心头。

 


“哦,那一年,我还是个三级工,在车间里干活,就认识了你”,已经谢顶的老头对身边的老伴说,旁边扇着蒲扇的老太太眼神似乎也温润起来。

 

“还有啊,那时候咱们家的老二才这么高一点点”,老太太比划着,激动地站起来,“那时候这条路很空旷,车子也没有几辆,你记得吗?老二半夜高烧,想去城西的儿童医院看病,你还是蹬着三轮车去的……。”街灯下老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似乎这条路就是他们一家欢乐与苦难的见证者。

 


作为一条路,无论时代如何变迁,它都兢兢业业地尽其所能,供人们踩踏或者车辆奔驰,路作为一条延伸过去、今天、未来的纽带,它永远都是如此地沉默。惟其沉默,路上的人才尽可以把回忆或者温馨带进各自的故事。

 

太乙路的往昔和这个古色古香的都市很吻合,曾经那么狭窄的一条小路,随着社会的发展,渐渐地拓宽,路旁的建筑也在一天天地日新月异起来,对照这一切物质的变化,能够吸引人们内心的莫若怀旧或者畅想。

 

曾经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大学刚毕业,一脚踏进太乙路,转眼华发渐生,有时候就感觉到一切都是一眨眼的功夫。谁又能够留得住时间的脚步呢?路从诞生的那一天起,以泥土的质朴,默默地目睹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从约会到嫁人,再到中年以至老妪。

 


目睹一家杂货铺,从卖鞋的改成卖手机的再到卖绿豆糕的,谁又能说这条路不是一个深沉的哲学家呢?

 

它思索了很多,也蕴含了很多,每一个匆匆的行人都是关于世态与人情的一本书,有的人专谈有钱的生意,有的人只管生活的脚印。有的人醉在今朝,又有人超越今夕,这一切路本身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记在心上。

 

老人们总是爱骑着回忆的单车,徜徉在这条路上。哦,我们年轻的时候住在这里,大家都是平房,邻里之间来往多一些,东家酿的浆水、西家的醪糟,彼此都给对方一碗。而今这条街上高楼一天比一天多,人也多了,但邻里之间来往少了,陌生了,孩子们再也不满院子疯跑,小不点找个伴难,老人呀更难。

 


孤单寂寞的老人自说自话,而年轻人从不,他们从太乙路出发,背着简单的行李去闯荡,去打拼,世界各地都留下了他们的足音,他们甚至可以在欧洲的街上相遇或者在非洲的沙漠上,谈起青春飞扬的太乙路。哦,我是在太乙路长大的,我的爷爷太爷爷都一直居于此,太乙路就是我的家。

 

太乙路上的景观,多了洗车铺、汽车美容;修脚房、中医疗养馆。汽车的维修与保养,已经把古都长安哪些车粼粼马萧萧的记忆,打磨成了一辆辆飞奔向前的汽车新时代的风向标。

 


太乙路是一条普普通通的街,普通到人们都似乎忘记了它存在必要,但如果这是告别,告别一条路,去往其他的路口找生存,那又是何种心境呢?当一条路在我们的心上从来没有苛意地要求人去记住它的时候,岁月的风啊,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吹过来,哦,又想起了曾经的太乙路……

 

当我们一连声的要推开往事的那扇门的片刻,我们还能够真的再回来吗?人是不可能同时跨进两条河流的,也许,两条路可以,我们把车子从此街口开往彼街口,那毕竟只是路过,并没有享受过这条路上四季的鸣唱和欢乐还有忧愁。

 


哦,太乙路上哪些个欢乐的少年,他们放学后奔跑追逐的影子。太乙路上那一个翩翩的身影,是在追赶光阴的脚步吗?

 

当我们在看过了动物世界后,才能够真挚地领会大象为什么在要告别人世前,踽踽独行,脱离象群,慢慢地老去,大象是在咀嚼曾经生活过的味道,经过的泥泞、山峦和森林,哪一处都有过它最甜美或者苦涩的回忆做底料,慢慢地陪着它上路,渐渐地淡出所有的喧嚣。

 


路是不会老的,老了的是生活赋予人本身真正的回味,浓了、淡了,返璞归真了,每一种况味都是人生路上不可多得精神享受。

 

 

张梦婕简介


作者简介:张梦婕,女,七十年代生人。祖籍陕西旬邑,现居西安。做过十年新闻记者,现在在某央企工作。善于写儿童诗和散文、小说。喜欢孩子,喜欢清澈而纯真的童心闪耀。日常以读书、写作、翰墨生涯遣兴。多篇作品入选各种散文集、书刊。发表作品20万余字。

更多文章,敬请期待


往期文章精选


点击文章标题即可查看相应文章

我们是什么,国家就是什么:《没有回家的士兵》读后感

西安往事 |  童言拾趣

张梦婕专栏 |  星期一是暖色调

征稿启事

『西安老男孩』微信公众号自建立以来,本着尊重作者,尊重原创的主旨,以求为广大读者“呈现最有温度的文字”,并致力于打造西安本地最优质的原创文学平台。现面向大众征集稿件,本平台采取打赏制,即每位作者的文章由公众号粉丝酌情进行打赏,赏金全部作为作者的稿费。


稿件要求

  1. 字数:1000字以上。

  2. 须为原创首发。(请勿一稿多投)

  3. 散文,小说皆可。


投稿方式

发送电子邮件,写明稿件体裁,附姓名、作品、照片、个人联系方式,至邮箱:2572471074@qq.com

或者添加主编东门大官人微信:18202987361


备注说明

对于投稿邮件,编辑会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回复。

本期主编: 东门大官人


责任编辑:黑娃


文字校对:瑶瑶

西安老男孩 只为你呈现最有温度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