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算卦解签价格联盟

【学术科普】从饭岛爱到苍井空

简书2019-07-02 12:16:34

从饭岛爱到苍井空

文/持明院主


有个很有意思的经济理论叫作“裙长指数”,这个略有点“扯”的理论表示:经济发展指数和女孩子穿的裙子长短成反比。经济越繁荣的时候,女孩子穿的裙子越短,在经济高度繁荣的时候,就是超短裙迷你裙大行其道的时候,反之,在萧条期,女孩子就会穿及膝甚至拖地的长裙。这个理论似乎就是告诉人们,社会对“性”的需求是和经济发展成正比的,如果经济繁荣,男女之事会更受欢迎。


至少在日本战后,这个理论看起来似乎成立。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今天流行的AV并没有多久远的历史,在日本经济高度发展的60-70年代才兴起了成人电影,而AV以及成人向的漫画、杂志、游戏、动画则都是在日本经济到达顶峰的80年代初才出现的。


战后的情色文化产品,最早的可能要追溯到1962年,当时,在40年代“东宝争议”中独立出来的“新东宝”在1961年宣布破产,这家电影公司一开始是以制作文艺片闻名的,但在后期却风格一变,迫于经营压力向市场低头,制作了不少大众化的娱乐电影。在破产以后,原任新东宝代表取缔役的大藏贡自立门户,在1962年1月成立了一个“大藏映画”,专门做一些成人电影。对于小公司来说,成人电影有着一般电影无法比拟的优点——成本投入小,受众稳定,从经济角度看相对安全。就在这一年,由小林悟导演的战后第一部成人电影《肉体的市场》正式面世,获得了很好的反响。尝到了甜头的大藏映画就专门做成人电影生意了。很快,原本的新东宝关西支店也开始独立化并改组为“新东宝兴业株式会社”,1964年,这家企业改名“新东宝映画”,也专门制作成人电影,和大藏映画并列为成人电影的两大巨头。五大电影企业之一的日活在70年代也加入进来,1971年日活以“日活罗曼情色”(日活ロマンポルノ)的名义转攻成人电影市场,制作了一大批“日活罗曼情色电影”。日活虽然迟加入市场,但却后来居上,1971年11月,日活制作的成人电影《团地妻,下午的情事》(団地妻 昼下りの情事,“团地妻”指的是在公寓中居住丈夫常年不在家的家庭主妇)和《色历大奥秘话》正式发布。接着,包括宫下顺子、田中真理等一大批成人电影女演员开始崭露头角,她们中许多人通过日活踏上了演艺之路。


成人电影在日本有一个很暧昧的名字——“粉红电影”(ピンク映画),这个词语据说是1963年电影评论家村井实在取材时取的名字。大部分粉红电影在分类上可以算做“软色情”,导演是通过镜头的运用和剪辑来表现色情场面,并不真的发生男女关系。粉红电影也出过大师级的导演,若松孝二就是其中一位。这位出生于1936年的导演号称“粉红电影界的黑泽明”,1963年,他以电影《甜蜜的圈套》(甘い罠)出道,这部低成本的电影却意外获得了高票房收入,若松孝二就此成名。1965年,他创立了一个独立的制作公司“若松production”,开始制作诸多的具有深刻社会性的粉红电影,这位导演同时也是著名的《感官世界》的制片人,在2012年他遭遇车祸去世之前,他一直是日本文艺片的领军人物之一。


粉红电影的“敌人”是日本刑法第175条猥亵物颁布罪,猥亵物颁布罪最早是战后初期用来查禁那些“粕取杂志”的,这个罪名的构成要素有三条:1、徒以刺激性欲的兴奋为目的;2、危害普通人性的羞耻心;3、违反善良的性的道德观。如果有一部作品完全违反这三条,就构成猥亵物。这一法条的关键缺陷在于它的规定有一定漏洞,一件作品是否构成猥亵物,判定的权力归属于法官的个人裁断,这一法条规定的三大要素其实都可以灵活地运用。比如第一条“徒以刺激性欲的兴奋为目的”,那如果性描写本身伏于大段具有艺术性的文字或情节中,也可以被解释为“情节需要”而并非是“徒以”。好在这一法条诞生以来,非常注重判例的日本司法系统已经有了众多的案件判决结果。


第一个引起社会关注的判例是“查泰莱夫人案”。众所周知,英国作家D•H•劳伦斯(David Herbert Lawrence,1885-1930)的小说《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中有大段大段的性描写,这部小说在问世后就曾被英国法庭控告猥亵罪名。1950年,日本小山书店出版了由翻译家伊藤整翻译的该小说日文版,立刻被警视厅查禁并以颁布猥亵出版物的罪名告上了法庭。在东京地裁第一审的时候,被告小山书店社长小山久二郎被判决有罪并处罚金25万元,翻译者伊藤整被判无罪,二审则把伊藤整也列为有罪并判决罚金10万元,两被告不服,上告到最高裁判所,双方就刑法175条是否与宪法第21条“表现的自由”的规定抵触等问题展开激烈论争,最终最高裁判所裁定该法条不违反宪法,认为“表现的自由”必须受到“公共福祉”的制约,这本书最终以有罪判定而告结束。这一判例后来被许多类似判决引用,即刑法第175条并无违宪。实际上,无论是什么国家,言论出版表达的自由都应该受到法律限制,不能违反社会的公序良俗。在1969年,现代思潮社出版了由涩泽龙彦翻译的法国情色小说家萨德侯爵(Donatien Alphonse François Sade,1740-1814)的作品《于莉埃特》,虽然一审被判决无罪,但在二审中同样被判有罪,案件最终上诉到最高裁判所后,最高裁判所的判决中还特别提到:“文学作品内容的艺术性、思想性并不能减轻其性描写带来的性刺激的结果。”1972年,月刊杂志《面白半分》刊载近代作家永井荷风的作品《四畳半襖の下張》(“四畳半”是房屋面积,“襖”是旧日本房屋的纸移门,而“下張”是纸移门的衬里,故事讲述的是作者“金阜山人”购买了一个四畳半的老房子,在纸移门内发现了“春本”),得到了同样有罪的判决。1983年最高裁判所裁决的塑封本(ビニ本,一种用塑料袋封装的色情写真杂志,用塑料袋封装是为了防止人翻阅,在超市里,店主会特点注意不让未成年人翻阅这类杂志)被诉事件和2007年最高裁判所裁决的松文馆发行成人漫画案,被告方都被判决有罪。由此可见,日本的法律机关对黄色内容的纸质出版物其实是相对严格的。


但情色电影在日本的法律诉讼结果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日活在主攻粉红电影之前就因为几次诉讼而争夺了眼球。早在1965年,日活的电影《黑雪》(武智铁二导演)被指控违反刑法第175条。这部电影中有许多直观的性描写镜头,但在东京地裁的第一审中,导演武智铁二和日活的配给部长(发行方)都被判无罪。检察方提出抗诉,二审东京高裁再度宣判:二名被告罪名不成立。比起前述的作家、翻译家、出版社来说,电影导演和发行商似乎太幸运了。翻看该案件的判决,我们可以发现,《黑雪》之所以逃脱处分,是因为它“通过了映伦审查,并且在审查过程中配合映伦对电影做了必要的修正、删减以使审查通过”,判决还指出在“映伦制度出现16年来,众多通过审查的电影都已上映并未被追究刑事责任,本案也不应成为例外”。


“映伦”是什么?竟然有如此大的魔力?“映伦”全称叫“映画伦理委员会”(“映画”即日语的“电影”)。1949年,日本电影行业制订了一个业内规范,称《映画伦理规程》,为了监督执行这个规范,在同年4月14日成立了一个“映画伦理规程管理委员会”,以大映社长永田雅一为委员长。然而在1956年,以石原慎太郎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太阳的季节》引起了电影分级制度和审查制度的争议。于是,这个委员会就从行业内部剥离出来,由非业内现职人员担任委员,改称“映画伦理管理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对电影进行审查后分为四级:G(全年龄)、PG12(12岁以下须在监护者指导下观看)、R15+(15岁以下禁止入场)、R18+(18岁以下禁止入场)。从2009年4月23日开始,该委员会采用新的标准《映画伦理纲领》,同时改名“映画伦理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的审查有许多的令人诟病的问题,比如有人指摘该委员会内部甚少有女性成员,其审查的标准也并不透明化。不论该委员会存在多少问题,它的权威性却足以让一部电影从不合法到合法,顺利地打出法律的“擦边球”。


电视节目也有一个审查机构,叫“放送伦理•番组向上机构”,最早是由NHK和日本民间放送联盟等团体在1965年1月开始设立,经过多次改组,现在也成为一个独立的民间机构,它独立于主管广播电视事业的日本政府总务省之外,和总务省没有任何的人员和财政纠葛,理事长和一半的理事都由电视行业以外的人担任。此机构承担着电视节目、电视剧的审查任务。


有了“映伦”这样的自我规范机构,粉红电影才能畅通无阻。到了80年代,人们熟知的AV就作为粉红电影的延伸物应运而生了。


AV是英语Adult Video的缩写,1981年5月,日本Video映像发行了两部录象带——《ビニ本の女・秘奥覗き》和《OLワレメ白書・熟した秘園》,这两部电影被称为AV鼻祖,因为它们并不是如粉红电影一样在电影院公开播出的,而是通过录象带的形式流入市场,也就是说,AV的基本形式——录象带或光碟传播从此开始。AV出现在80年代并非偶然,首先,80年代日本开始大量普及家庭录象设备,SONY的Betamax和JVC的VHS两大格式的家庭录象机分别在1975年和1976年开发完毕,特别是后者获得了松下电器的大力推广,成为业界标准。到1981年,有10%的日本家庭普及了家庭录象机,让录象带的大规模上市成为了可能。另一方面,在80年代,日本Video伦理协会(NEVA,1972年2月由东映Video,日活等录象产品生产企业组成,最初称“成人Video自主规制伦理恳谈会”,1977年1月改现名)放送了对录象产品中性描写的限制,3分钟以上的性描写镜头被允许,这等于给AV的制作解了套。于是,AV的历史开始了。


1981年10月,一家以制作成人录象带为主要业务的公司——宇宙企画正式成立。宇宙企画在AV界具有元老级的地位。1983年,这家公司拍摄了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录象作品《MISS本番:裕美子19岁》(ミス本番・裕美子19歳),这部录象作品带给当时人很大的震撼:首先,它把主演田所裕美子作为招牌,摆脱了以往成人录象作品“隐姓埋名”的特点,创造了“美少女本番”的路线,这就是后来AV女优的滥觞。其次,它把性描写镜头作为整部录象的主要内容乃至核心,AV主要特征就此定型。可以说,从宇宙企画开始,AV就成为一个有特色的行业。


“马赛克”是AV固有的一项技术,这项技术本身就是为了打法律的“擦边球”。日本Video伦理协会要求AV对关键部位都要打上马赛克进行处理,符合这一行业标准的就是合法的AV,也称“表Video”(表ビデオ),是见得了光的东西。而另外有一种见不得光的“里Video”(裏ビデオ)也同时存在,它们对关键部位没有做任何处理。“里Video”的出现一般有三种可能,一是制作AV的企业倒闭或管理不善导致制作未完成的AV外泄,一是日本演员参与美国等国家的AV拍摄,其作品转而流入日本,一是制作公司为宣传需要故意泄露一部分内容。不论是哪种可能,“无修正”的“里Video”都是不合法的。在80年代初期,“里Video”一度大行其道,所以,为了和这些不合法的东西对抗,才有了宇宙企画的合法物。宇宙企画的产品制作精良程度和品质都大大高于“里Video”,很快占领住了市场。


AV的飞速发展引起了日本社会的热议,特别是1988年11月-1989年1月,日本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刑事案件,几名未成年的少年绑架女高中生实行非法禁锢、强奸和杀害,手段之残忍令人难以想象。1989年7月,涉嫌诱拐、猥亵和杀害幼女的罪犯宫崎勤被捕,警方在搜查时,从他的住所发现了大量的AV,这两起事件使得社会对AV的一些负面影响产生了关注。但这只是AV业暂时的低谷,很快,在1989年6月出现了“素人”(非专业的AV女优)题材的AV作品,同时,到90年代初,包括浅仓舞、白石瞳等一大批新人美女女优崛起,AV业迎来了繁荣。AV女优的第一个明星就是饭岛爱,1992年出道的饭岛爱在参加东京电视台的一个深夜节目《吉利迦美什之夜》(ギルガメッシュないと)的时候,大方地穿出了T字裤,一时间获得了很高的人气,被称为“T字裤女王”。饭岛爱开创了AV女优的另一条路——通过AV出道,加入综艺节目和其他电影电视剧的拍摄,转型成偶像艺人。饭岛爱改变了人们以往对AV女优的看法,她树立起了AV明星的新形象,这个行业由此开始成为为人们所能接受甚至能获得尊重的行业。


AV女优分为单体女优、企画单体女优和企画女优。单体女优是AV女优中地位最高的明星,她们往往和一家制作公司签订长期的合约,所以经常以“XX专属”的形式出演,她们演出一部AV可以获得50万元乃至上百万日元的报酬。许多著名的AV女优如松岛枫、苍井空等都是单体女优。而以红音萤、立花里子等人为代表的单体企画女优又有不同,她们并非是“专属”,而是有拍摄任务就接的状态,这些女优往往拍摄的数量非常庞大,如著名的AV女优武藤兰曾经创造了2年拍摄516部的记录,平均每个月接下超过20本的拍摄任务,企画单体女优风间由美甚至已经达成了1592部的纪录,这对女优的体力也是个非常大的挑战。而剩下80%乃至90%以上的AV女优是企画女优,也就是AV制作公司临时招募的女优,有许多的日本女性为了钱、刺激想来尝试,而这些企画女优一般拍摄1-2部以后就结束了签约关系,如昙花一现。


AV女优是“青春饭”,大红大紫的苍井空、吉泽明步等人的演艺生涯也不过十年而已,有更多的人只活跃了一两年就宣告退隐。她们的去向又如何呢?日本社会并不歧视曾担任过AV女优的人,她们中大多数人在退隐后结婚生子,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也有如苍井空那样通过转型,变身为偶像艺人,另也有一些人继续从事着风俗业或者裸体模特的工作。越来越多的AV女优和男优开始走出日本,走向亚洲,另一方面,日本的影像制品贩卖和出租的店中,AV光盘琳琅满目,新作层出不穷。情色文化产业在日本已是一个不可忽视的产生重大社会影响的产业。


【全文完】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阅读原文」为作者点个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