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算卦解签价格联盟

道学参赛作品丨读懂这张图 你就能明白人类社会演进的秘密

腾讯道学2018-12-05 13:42:55


道学全球有奖征文活动持续火热进行中,我们在近日已经与大家分享了部分参赛作品,犹豫的小伙伴赶快来投稿吧!切记要未经任何发表的原创稿件哦!

详情点击道化天下,世界玄同 丨2017“玉蟾杯”道学全球有奖征文活动通启

作者简介
吴小潭,原名吴玉中,毕业于浙江财经大学,1997年参加工作,主要从事国学方面的学习与研究。自2006年起讲解《道德经》、《论语》《金刚经》等经典,2013年有幸被浙江大学《揭开道德经中的宇宙奥秘》课题组聘为特邀专家,参与编撰工作。


天道运作有一个重要特征,那就是天道二重性。其一纵向的生养关系或者说是新旧传承关系;其二是横向的协作互助关系。在形而上的世界当中,这双重关系不停地相互作用着,同时操控着形而下的世界。


文/吴小潭


天道的重要特征:二重性


对于男人而言,有一个问题始终是难以回答的,那就是遇到婆媳关系紧张时,媳妇就会问,当我和你妈一同掉到水里时,你先救谁?面对这个千古难题,是任何一个极具智慧的男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其实提出这个问题的女人是很厉害的,或许她的认知并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但其实这个问题已经涉及到操控整个世界运作的天道的一个重要特征,那就是天道二重性。哪二重性呢?其一,就是纵向的生养关系或者说是新旧传承关系;其二是横向的协作互助关系。在形而上的世界当中,这双重关系不停地相互作用着,同时操控着形而下的世界。


我们来看,这个男人与他的母亲就是一种纵向的生养关系。这是一种以血缘为纽带的关系,可以说是先天性的关系,谁也无法改变。人类社会就是这样一代又一代繁衍至今。


看一看族谱,时空感就会油然而生(资料图)


现在的小孩子很少进祠堂了,其实有机会到祠堂里去的话,可以看一看自家的族谱,一代代先人记载在册,那种时空感就会油然而生。


但是,每一个男人不讨老婆就没法生孩子呀!所以,除了这个纵向的关系以外,还有一种横向的关系。最典型的就是夫妻关系。结婚之前,两人之间是你是你,我是我,各过各的生活,毫无相干,因为机缘巧合,相互吸引,瓜熟蒂落,成为一对,又组成一个新的家庭,开始养儿育女。但是这种关系与纵向的亲情关系相比就显得弱些了。可以说这种关系是双方后天所形成的关系,与生养关系相比较不具有稳定性,说不定会从两看相不厌变为不愿再相见,劳燕各自飞。


父母与孩子的关系,是一种无选择关系。在孩子出生之前,不存在有什么条件可谈。比如说,父母必须要给孩子房子、车子等,否则我不做你家的孩子。父母也不可能说,你必须是聪明健康的孩子,否则我不要你。所以,很多东西是未知的,但是有血缘在联系着。所以,一个家庭依靠什么来维系呢?很自然地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但是,毕竟是有个体的利益,所以父子相残、兄弟反目的事情也就见怪不怪了。毕竟有些事情是无法理清的,比如对大儿子好些,所以清官难断家务事。


而夫妻关系则是一种选择关系。以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母会帮孩子做选择,媒人则做双方的沟通,总是想找到门当户对的。现代社会流行自由恋爱,自己找婆家。总归一句话,人人都想找到自己称心如意的对像来一起过小日子。


这个世界的奇妙之处在于,纵向的母子关系中产生了男人,如果你要把生命延续下去,又离不开横向的媳妇。而每个男人就处在横向与纵向的交叉点这上。世界是由横向与纵向两个维度构建,媳妇要老公在自己与婆婆之间做出取舍,这自然就成了千古难题了。


刁蛮的媳妇会用这个问题来为难丈夫,以逞一时之快,但是贤惠的媳妇就不会问这个问题,因为她不会让人处于两难的境地。


大家可以闭上眼睛想像人类社会当中,这种纵向与横向相互交错,又不断向前伸展的模样。横向关系,如夫妻关系、兄弟姐妹关系、朋友同学关系、邻里关系、同行关系、伙伴关系、客户关系、合伙人关系。纵向的关系如最亲近的父母、伯叔姑姨等,再上一层的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当然,也可以再一辈一辈地往上推,也可以一辈一辈地向下推。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在这个地球上有70亿人口,他们是处于怎样的一种状态呢?一部分人处于一个平面,这个平面中的许多男女会结合成立一个家庭,生下许多男女小宝宝,这样形成一个新的平面,当这些小宝宝长大成人后,他们又会结合成为一个个家庭,又生下好多男女小宝宝,这样又形成一个新的平面。一部人类史,其实也就是一个个平面的推进史。


或许有人会认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着这么多人,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一定是很遥远的。恰恰相反,你离英国女王的距离只是间隔了五个人而已。美国社会心理学家米尔格伦提出了一个六度分离理论,该理论认为你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五个。比如你的一个朋友的孩子在英国读书,他的老师认识某位议员,而这位议员的一位朋友与英国女王有联系。所以,别看世界上的人很多,换个角度来看,这个世界很小。


太极图蕴含的古老智慧


言归正传,其实,对于这情况,我们的老祖先早已观察到了,并且用图像把它表现出来。我们来看太极图,大家想像一下有无数个太极图处于一个平面。有无数条黑白鱼是相互缠绕着,吸引着,它们又生出许多小的黑白鱼,随着这些新生的黑白鱼的出现,在原有的平面之上又生出了一个新平面。而这些小的黑白鱼又渐渐长大,又相互结合生出许多更新的小黑白鱼来,又有一个更新的平面,以此类推,奔涌向前。我想,所谓的红尘滚滚,也就是这样吧。


太极图蕴含了二重性(资料图)


所以说,对于老祖先传给我们的太极图,我们不能只看到一个孤零零的太极图,要看到有无数个太极图;不能只看到静态的太极图,要看到黑点与白点会结合的动态的太极图;不能只看到平面的太极图,要看到立体的太极图,它一直在变化,在推进,但基本规律不变。不仅人类社会的关系是这样,整个客观存在的世界的发展变化都是遵循着这个规律。


那么,通过太极图,我们所挖掘出来的有什么呢?就是有两种非常重要的关系,这两种关系维系着整个世界得以长久地运作着。这两个关系,其一就是纵向的生养关系或新旧继承关系,其二就是横向的协作关系。同样的,在我们人类社会当中,如果是要大家都能安居乐业、长治久安的话,必然要认识到这两种关系在我们的生活当中的重要作用,要正视它,处理好它。


我家的西边有一座山,原本是接近荒山野岭,近期政府投资,建成了一个梅峰公园,由于环境好,竟引得周边小镇的居民也驱车前来游玩煅炼,人气是越来越旺。有一天傍晚,我也去散步,居然发现在公路旁边有一位老婆婆在摆摊卖矿泉水。这位婆婆把水运到山上来,是因为她心地善良,看到前来游玩的人们难免会口渴,所以出现在这里。我想,其实老婆婆的境界并没有如此之高,她真实的想法只不过是赚些小钱以补贴家用而已。


其实这个简单的社会现象,也蕴含着“道”的原理。就在梅峰公园里,先是人烟稀少,渐渐人多了起来,一些人会这样想,口真渴,要是有人卖水就好了。有一种对水的隐形的需求产生了,随着这种需求越来越强烈,也有与之对应的一些人感觉得到了。这不就是处于混沌积蓄的阶段吗?终有一天,爆发了,这个老婆婆挑着水出现在梅峰公园了。她在公路旁看着每一位过往的游人,等待向她买水的人。这不就像太极图中的初生的阴鱼等初生的阳鱼或者初生的阳鱼等初生的阴鱼,然后与之结合吗?这里面既有纵向的无中生有的关系,又有横向的顾客与老婆婆之间互生互根的共存关系,利益此消彼涨的横向关系。这就是天道二重性的表现。


可以想象,如果人气足够旺,不久之后,卖棉花糖的,卖糖葫芦的,卖氢气球的,以及卖烧烤的,都会出现。就会形成繁荣的市场。这里面不就是有横向的平行关系与纵向的新旧关体系在不断地扩大,相互交织着,所以有形而下的这种市场吗?


但是,如果人气不够旺,甚至消退的话,会连卖水的老婆婆也消失了。之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天道二重性影响了世界的演进


这个道理不仅仅是当下这样子,其实自从人类产生以来就是这种样子。大家可以想像,在远古的时候部落与部落之间偶尔有物品进行交换。当时人们的生产主要是自给自足,有所剩余用作交换。


原始部落之间偶尔有物品交换(资料图)


但是,随着生产力和发展与分工的细化,专门为交换而生产渐渐占了上风。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大分工就是畜牧业与农业的分离。接着手工业又从农业中分离出来,这是第二次大分工。社会上又出现专门以交换为目的的生产,又出现了专门从事商品买卖的商人阶层。这就是人类第三次大分工。我们可以把每一次大分工,或者细化到每一个新的分工出现,这些人都是在寻找与之相结合的另一半,就好像老婆婆守着水在等顾客一样。


其实,从事各行各业的老百姓的诉求非常简单,无非是能多赚些钱,安居乐业而已。俗话说,无利不早起嘛,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再打个比方,王五是一位农民,他在种田之余还从事打铁这项工作。原本只是利用闲余时间给自己家里制作些铁制工具。可是大家发现王五的制作的工具经久耐用,一传十,十传百,附近的农民都来请求他帮忙制作工具。很自然地,王五不种田了,他由一位农民变为了一名铁匠,这种转换就是王五自由选择的结果,也是相应而生。可以肯定的是,他作为铁匠的收入会比种田来得多。那么王五的收入来自哪里呢?自然,打铁器是一种积蓄,而只有把产品卖给了客户,钱货两讫后,收入才实现,财富有所增加。那么财富从何而来呢?对于王五来说,收入减成本,就是利润了。而对于顾客来说,通过其它渠道(如自己制造)获得产品的费用减去从王五处购入的费用的差额就是增值的财富。所以,大家可以看到,王五之于客户,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又因为双方都能从交易当中获得财富,且财富会均等化,之所谓“民莫之令而自均”,这就会催生这种关系,这种关系自然是一种和谐的关系。


王五从中获利,也就变得更加敬业了,发挥工匠精神努力制造出更好价廉物美的产品。随着客户越来越多,王五发挥创新精神,开发出剪刀等产品。为了扩大客户群,王五是童叟无欺,对人友善,诚信经营,大家可以想像,凭借着王五的勤劳与智慧,数年以后,王五一家人过上了富裕的生活。


一些人看到王五打铁挣了钱,也学着打铁,浙浙地形成了一个地方产业。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行业也不断的交流学习与变化,比如手工变机械化,原材料由铁变钢,家庭作坊变工厂,家族企业变合作社等等。


所以,我们在读历史时要观察分析这个社会的环境氛围是怎样的。它是能提高每个人的劳动积极性,令每个人蠢蠢欲动,想怎样获得财富呢,还是无情地打压了每个人的积极性,让他们不愿劳动,更不要谈创新,甚至出现了怠工,破坏劳动工具,逃跑,甚至暴力反抗?


从王五的身上我们可以扩展到各行各业之上,透过他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忙忙碌碌的身影,我们可以想像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是有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太极图相互结合又生出新东西又相互结合,横向扩张,纵向推过,如此这般,操控着整个社会向前发展。


天道的二重性就体现在横向平向关系的和谐与纵向新旧关系的顺利交替。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可惜的是“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纵观中国的历史,老百姓能过上这种日子是少之又少。那么,是什么妨碍老百姓和谐生产生活呢?正是人为地对天道二重性的破坏。


商鞅变法(资料图)


秦国的商鞅变法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据《史记·商君列传》记载,商鞅在推行新法之前,在都城的南门市场上立了一根三丈高大木头,告诉百姓,谁能把它搬到北门的话就给他十镒黄金。当时老百姓感到很惊奇,没有人敢去做,可以想像当时官府与百姓的关系是怎样地恶劣。商鞅又宣布,谁能做到的话,给他五十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一个人呢,就把这根木头搬到北门去了。商鞅马上给这人五十金。大家对这件事解读为“赏罚分明”,我个人认为,商鞅同时也在告诉大家,有劳就有得,你的就是你的。同时,商鞅变法中有一项是废除贵族的井田制,废除奴隶制土地国有制,实行土地私有制,国家承认土地私有,允许自由买卖。


刘邦进入咸阳后,与关中老百姓“约法三章”。《汉书》记载:“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者刑,及盗抵罪。”其实这律法内容很简单,谁杀人,谁抵命;谁伤人,谁受刑;偷盗者要抵罪。就是这么简单的法律,就得到了关中老百姓的拥护,其实这本质是保护了百姓的人身财产的安全。


在《孟子·梁惠王章句上》有这么一段话:“无恒产者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己。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这段话的大意是,没有一定的财产,但是心思不会乱,不走歪门邪道,偷鸡摸狗的人,只有“士”才能有这操守。对于一般的老百姓,如果没有一定的财产,过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日子,他就会动歪脑筋。等这些人因此犯了罪,再惩罚他们,这其实是君主的过错。要让老百姓有一定的财产,能够供养父母妻子子女,还要具备一定的抗灾能力。然后让老百姓向善,老百姓也就很容易听从了。


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一人家养了一只狼狗,这只狼狗是看家护院,尽忠职守,可是有一次主人忘了给狼狗喂食,这只狼狗饥饿难耐,挣脱了绳子去找食吃,不幸把襁褓中的小主人给吃了。大家说这能怪这只狼狗吗?孟子所说的这一堆话,大体也就是这意思。


重新思考百姓与政府的关系


百姓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又应该是如何的?


我们来看太极图,黑是黑,白是白,黑白分明,每一个独立的个体是应该受到保护的和尊重的。任何一个老百姓,一个家庭,一个团体,一个民族也是同理。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在商鞅变法中那位去搬木头人百姓,正是他有所劳而有所得,这些所得是归他自己所有,如果这黄金不是给他的,而是归他人所有,他还会这么积极有去搬木头吗?所以,当付出与所得相对应,人们就会变得积极起来,会想方设法去创造财富。但是在中国的历史上,这种保护与尊重却不常有,任何一群人取得了统治地位后,为了维持这种地位,就推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把天下的物与人都视为自已的私人财产,任意掠夺,供自己享受。“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一句话道出了这些人的心思。


人与人在交往过程当然显现出一种对等关系,体现出一种付出与得到的对应关系,如果双方都觉得可以接受,那么这种关系得以维系,双方也很开心,这就是物有所值。反之,这种关系会消失。比如王五的铁器生意也是一样,如果是物美价廉,能够满足需要,通过交易,双方财富都能增加。如果价格过高,质量太差,顾客就会消失,这种买卖关系也就没了。


人与人之间的每一次交易,都是在提醒着人们。在国家生活当中也是这样的道理,每分钱都要有对应它的值。


古代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资料图)


如果老百姓每分钱的付出都能得到对应的值,那么这种社会是安定的,如果没有得到对应的值,或者说是不值,很不值,甚至无所谓值与不值可言,那么这就是社会动荡的因素。这就涉及到一个国家当中非常重要的事情,税赋应该是多少才合理,缴纳税赋之后能够得到什么?值不值?如果一个国家的老百姓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估计皇帝的屁股在龙椅上都坐不住了。所以,孟子面对梁惠王,也只能说你要对老百姓好一点,不要让他们日子都过不下去。大家可以设想,如果孟子对梁惠王说,老百姓的是老百姓的,你要想从他们那里获得利益,你要得有相应的付出,估计梁惠王会把孟子劈成八大块,扔出去喂狗了。


我们也不要说统治者收了税赋就没有提供公共服务,他们也是有提供一些服务的,比如行政司法体系,水利工程建设等。那么,得到的是不是大于付出的呢?我们来看王五的生意,他的生意能够长久经营下去,是他与顾客之间不断交流的一种结果,讨价还价最终形成市场价。但是如果任何一方都觉得自己需求得不到满足,或者是付出代价不值得的话,有权力中止这种关系,而这种关系能够长久维系着是因为他们双方都是受益者,没有受害者。如果有人强行割断这种关系的话,他们会转为地下经营,来满足双方的需求,犹如走私黑市一样。


但是古代国家政权不一样,它是圈民而养,老百姓与统治者不存在这种对等的关系,根本谈不上百姓选择统治者,所以,统治者不必考虑自己是否损害了老百姓的利益而被抛弃,更多的是考虑老百姓的承受能力。如孟子的想法一样,最起码留口饭给他们吃吧!正是由于从百姓的手中拿走多少财富是由统治者说了算,这是形成了权力至上,官本位的思想。


现代有些国家奉行“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亡和税收是逃不掉的”,但是他们的税收不是没有回报或者少有回报的进贡,而是转换为公共服务产品,具体支出情况由大家讨论而得出,整个过程公开透明。其实这可以理解为另一种个人消费。打个比方,你可以为个人选择这顿饭是吃面条还是面包。这事你一个人作决定就可以了。但是你不可能为自己修一条公路,建一所医院,一所学校,一个警局。这些公共设施由众人筹建,大家享用。这样一来,每个人去纳税就觉得合情合理。不去纳税反而是可耻的。


以上是从平行的横向关系来分析,那么对于纵向的新旧关系呢?


人类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资料图)


大家可以深切地感受到,近百年来,人类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电饭煲的发明,使人类结束了几千年来用柴烧饭;洗衣机的发明,让人类告别了洗衣槌;还有电话、电视、电脑、汽车等等,是数不胜数。就好像动态太极图的转速一下子提高了,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但是在古代,新的事物无法顺利产生,就好像梅岭山上的人们一样,口渴了买不到水喝,而老婆婆有这想法却不能实现。新的产品与技术没有一个很好的孕育环境。因为每一次新的东西出来,对应着需求,就是一次双方的结合,就好像天道二重性在双方心里电了一次,给大家冲击了一次。


所以,在古代,有“士农工商”之说,“商”排在末端,大有除之而后快,因为商人的利益观点最重,什么事都是用值不值来衡量。


新产品与技术都不能有一个很好的产生环境,更不要谈什么公共产品、公共服务有创新了。中国人创造了科举制度,给平民老百姓们一个当官的机会,但是否混得下去还是要统治者说了算,就是这样,老百姓们已经是感激涕零了。如果老百姓能像上街买东西一样挑三捡四、货比三家地去选管理者,我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个体的利益得不到保护,交易当中的物有所值不能体现,新事物又不能相应而生,这种社会必然是很压抑的、呆滞的社会。


统治者为了维护统治是处心积虑,压制横向的发展,又要抑制纵向的创新,他们又是如何能做到呢?这一切关键是要靠暴力维系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服就来个杀鸡儆猴,这回都老实了吧。但又不好明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只不过是“兵强马壮”罢了。不然的话,今天我觉得强大了,我就要当皇帝,明天他觉得强大了就也想当皇帝,这不天下大乱了吗?


老子画像(资料图)


所以,大家可以想像到这里有一场无形的战争。一边是神,一边是人。神,他什么都不说,只管自己施展太极大法,像动态太极图一样不停地喷涌而出,感觉很柔弱,又很刚强,源源不断地输送出来:“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一边是各种各样的人,千方百计地破坏它,阻截它,各式各样的理论不停创造出来。好像是投石入江,要阻断它,又好像是用铁棍卡住车轮,不让它前进。但是神还是不语,仍在施展他的太极大法。


二千多年前,老子就说了,“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阅众甫”。这里的“甫”,是万事万物的开始的意思。


大家读历史,人类社会是不停地经历繁荣昌盛和动荡不安。只要是这个社会有意或者无意地遵从了天道二重性,老百姓就能安居乐业;反之,那就是人为的灾难开始了。(编辑:若水)


温馨提示:

亲爱的网友们,“道化天下 世界玄同”有奖征文活动投票环节开始啦!欢迎投下您尊贵的一票,投票以后,别忘了去评论留言哦。只要你留下脚印,就有机会在我们截稿时获得精装版《白玉蟾真人全集》一套,快来吧!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更多精彩道学参赛文章等你哦。



(本文为“道化天下 世界玄同”道学全球有奖征文比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吴小潭,原标题为《天道的二重性》。)